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读画笔记 > 刘文涛:从结绳到无穷变化

刘文涛:从结绳到无穷变化 发表于 2016-5-6 18:05:18

  • 面对刘文涛的作品,首先想到冷抽象派大师荷兰画家蒙德里安曾经说过:“非具象艺术正是通过自身的存在来说明,‘艺术’总是在自己的真实道路上不断前进的。它表明‘艺术’既不是我们眼前所看到的现实表象的再现,也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表现,而是真正的现实和真正的生活的现实……它们在造型中难以下定义,但却真实可感。”

    眼前,在形态各异的画框里,是一幅幅叠加起来的密密层层的线条画,这些看似简单的线条因为有光的介入,泛出独特的机理,那些线与线叠加后被挤压仿佛能渗出水的空间,那些远看是一个笼统的灰色,近看里面物象很丰富,有个中层级变化的作品,围绕着你,想要带你进入一个玄妙的空间。当然,你得有足够的耐心,和愿意参与到画家的作品中去的兴趣,在这样的作品前驻足,很自然地感受到一种深邃的静谧,如空谷,如远山,设若屏息,便又直截地联想到时间是什么?空间是什么?时间和空间究竟以何种方式展现于世人面前?这其实是颇深奥无解的哲学命题,虽然我不是个哲人,甚至不是个热衷于哲学思辨的人,但面对这些被一些艺术评论人定义为“三无”产品,无主题、无内容、无含义的作品,会忍不住地陷进哲学的思考中,尽管他自谦地说:“我希望别人看我画的时候起码静下来,安安静静的,脑袋里没有任何杂念可以安静几秒钟,能得到这种反馈我就很满足了。

    时间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是“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这里的时间被赋予了委婉缠绵的情感性,空间化的时间止于人,这其中既融汇了理性又浸润了日常感性的情感体验。在基督教文化中,空间化的时间止于上帝的怀抱,其中既抑制了理性又排除了日常感性的情感体验,完全是一种神化的演绎。在俄罗斯东正教圣像文化中,更强调苦难及拯救,他们不是走向光明反而不如黑暗才能永恒得救。时间是流变的,任何自然和人事都存在于这流变之中。尤其是当今社会,人们在倏忽疏忽朝夕的衣食住行中奔走忙碌,人们越来越沉迷于财色名利的追逐,时空观推而成为哲学家和极个别艺术家主观的命题,它因此也更加隐秘而神妙。

    印象极深的对时间的描摹是西班牙著名画家萨尔瓦多·达利。在他的超现实主义画作《记忆的永恒》中,加达凯斯海边正缓缓地升腾起一团又一团乳白色的迷雾,那些长长短短的指针便被这魅惑的雾气裹挟了,来到属于达利的小木屋中,我无法想象那些画面在他的头脑中进行了怎样的发酵,仅仅两个多小时,这幅举世瞩目的画作就诞生了。画面有着突兀的宁静,不,不是的,我明明听见了时间的行走,滴滴答答,它们有足够空旷的空间展示,棱角分明的平台,枯萎的树枝,海滩上该是一具动物的骨骸吧,若果真是,它也是被扭曲了的形象。

    刘文涛作品中的时间和空间是凭借线的造型,线的解构,线的驰骋,线的无边界来完成的。线,在岁月的长河中,曾经是丝、棉、麻、金属等制成的细长可以任意曲折的东西;线,在几何学上是指一个点任意移动所构成的图形,这看似极简的图形可以幻化出最为丰富的意向。在文涛的世界中,那些由铅笔描绘的看似普通的线条,那些最原始、最质朴的工具和形象经他长时间沉稳而内省、繁复而颇具匠心地创作,有了既超越此时此境,有隔绝日常生活的时间、空间与现实情感的内蕴。这其实也就是艺术永恒之所在,当一切均已消逝,唯艺术长存。

    1973年生于青岛的刘文涛,在青岛六中打下了扎实的美术功底后,考入了直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的唯一一所高等美术学校——中央美术学院,在央美版画系读三年级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尝试抽象风格的绘画。他开始于对大量版画做本体语言的探索。当时他选择的是铜版工作室,铜版画的线条表现非常独特,无论用任何技法,铜版画制作的线条质感都是其他任何语言无法比拟的。自此,他就一直在做“线”的尝试,逐渐地,“线”脱离了形象,脱离了最原初的物质本体。学习绘画的人,在最初的绘画基础训练时,都是从素描过来的,学习用“线”造型的技巧。用“线”构形从而塑造空间。经过那样一个阶段之后,这种方式已经无法达到自己“表达”的欲望了。于是画面中逐渐脱离了具体的物象,直接用线来表达情感。在进行本体语言的探索中,做各种不同技法“线”的尝试,也开始类似现在这种抽象绘画的尝试。

    2000年,身为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教师的刘文涛受聘于西班牙米罗基金会、美国波特兰太平洋西北美术大学版画系,2005年他毕业于美国麻省州立大学,达特默斯视觉与表演学院自由绘画系,获硕士学位。在此期间,无论是国内国际, 都甚嚣尘上,而他始终不忘初心,在强烈的西方文化的冲击下,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创作方式,笔直的,以标尺来绘制的层叠直线渐渐在他的意识中成形。在越来越浮躁功利的现实社会中,他反而愈发沉寂,摒弃了一切实用、功利心,沉浸在对人生、对自然的情感的交会、合一中。文涛以为,直线是最重要的绘画元素。我认为铅笔与直线能够表达我对一种朴素,单纯的理解。我相信,他的不断追索,已经让他发现和领略了艺术所创作的圣境。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38
  • 上一篇:梦想照进现实之地
  • 下一篇:回溯洛阳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