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社会好比一个万花筒

社会好比一个万花筒 发表于 2016-3-23 12:06:20

  • 《追寻逝去的时光》是法国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创作于一九零八年到一九二二年的

    鸿篇巨制。全书共七卷十五册四千多页、两百多万字。小说塑造的人物多达上千个。他们的言行、举止、意识和潜意识(人们对我们的真实情况,往往比我们想得要多),正因为这样,作者用他看似“臃肿冗长”的长句真实、细致地再现了法国上流社会的世事百态,生活情致。

    这该是西方评论家把它与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相提并论,称为“风流喜剧”的诱因吧!不过正应了大作家的弟弟罗贝尔的那句话:要想读《追寻逝去的时光》,先得大病一场,或是把腿摔折,要不哪来那么多时间?对中国读者来说尤其如此,,这出版周期极长的中文译本实在它考验人的耐性和毅力。

       《追寻逝去的时光读本》的出版让读者能够在短时间内了解和设身处地地感受普鲁斯特以为的“幸福的岁月是逝去的岁月”。在这逝去的岁月里,有贡布雷每间卧室里弥漫着的尘粒、花粉、食品的气息和虔诚的氛围,但“我”所憧憬的春天,并不是挂着霜花、寒意料峭的贡布雷的春天,而是百合花和银莲花铺满菲耶索莱的田野,对于“我”这样一个“非常敏感的、神经质和过分受溺爱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场值得记取的对自己‘缓慢成长过程’的追忆,刻着追忆并不局限于单调的个人感受,或者囿于“我”和吉尔贝特以及阿尔贝蒂娜的恋爱和婚姻,“我”只是遂着自己的心意,将不时从某种原本并不起眼的物件中浮现出来的各异的情感演绎出来,在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主人公马塞尔回忆起在一个少年时的冬天,一匙混有小玛德莱娜点心碎屑的热茶让他感受到突如其来的愉悦,这看似平常甚至所写的小事竟让这个原本混沌的少年在那一瞬觉醒了。可不是吗?这才是每个人少年时代的真实描摹,那时个敏感而自我的阶段,关于“我”是个不能用模板套或者标尺卡的时间段,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法国上流社会,文人雅士,风流贵妇们的生活其实就是在文学艺术的华丽伞盖下,过着庸碌的生活。这样的庸常生活显然不会让读者生发出阅读欲望,普鲁斯特于是从单纯地描写社会生活转向对人们心理、精神、情绪的细微分析,这剖析是精巧的,不露痕迹的,它们隐含在那些看似散漫却精致的场景中,这些剖析让小说中夹杂了大量的议论、联想、心理分析,一如同绚丽缤纷的万花筒。

    在第七卷《寻回的时光》中,这位伟大的作家毫不隐讳“今”与“昔”的回忆已纷繁而至。他放任自己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任由过去、现在重叠、交错,形成一种如蛛网般特殊的回忆结构。这种回忆表现的东西是"自我",是人的内心世界,是人的精神生活.这种表现大量采用了"自由联想"方式,一物诱发一物,一环引出一环,形成作品意识联想自由流畅的态势,作品因此呈现给读者的是由作家自己拟定的心理时间,这种时间按惯常思维来看,通常是时序颠倒混乱或者直接呈无时序状态的,正因为这种独特的构架和叙述方式,让小说具备了意识流小说的基本特征,《追寻逝去的时光》由此成为意识流小说的先驱。

    马塞尔·普鲁斯特出生于巴黎一个艺术气氛浓郁的家庭,由于身体孱弱,他的气质内向而敏感,对母亲十分依恋,倾心于文学,青年时代经常出入上流社会沙龙,这样的阅历让他熟悉上流社会人物的形形色色,成为他日后写作中各式人物的灵感来源。普鲁斯特说:“任何时候,艺术家都应听从他的本能,这样艺术才能成为最真实的东西,不管生活给我们留下的是怎样的概念,它的物质外形,它给我们留下的印象痕迹,依然是它必不可少的真实性的保证。由于纯粹的智慧造就的那些概念只具有某种逻辑的真实可能的真实性。惟有印象,尽管构成它的材料显得那么单薄,它的踪迹又是那么不可捕捉,它才是真实性的选择结果,因此,也只有它激发心灵的感知。心灵倘若能从中释出真实,真实便能使心灵臻于更大的完善。”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29
  • 上一篇:将手努力伸向月亮
  • 下一篇:梦想照进现实之地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968857
  • 文章总数: 671 篇
  • 评论总数: 3084 个
  • 今日访问量: 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