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夜莺不知疲倦地歌唱

夜莺不知疲倦地歌唱 发表于 2016-1-14 16:51:28

  • 《除非朝霞有一天赶上晚霞》是二十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玛丽娜·茨维塔耶娃《献给勃洛克的诗》中一首诗的结尾句,这首诗作于191657日。

    《致勃洛克》和《致阿赫玛托娃》,及献给曼杰什坦姆的系列诗歌是她献给圣彼得堡的伟大诗人们的敬仰之作,对于她敬仰的人,她总是不遗余力地用她的诗歌去赞颂,仿佛夜莺不知疲倦地歌唱,尤其是在她历时五年写就的组诗《致勃洛克》中,一开篇她就以饱满的激情赞颂: “你的名字是手中的小鸟, 你的名字是舌尖上的冰块。 你的名字是眼睛上的吻, 亲吻那合拢的眼帘温柔的寒意, 你的名字是一口幽蓝、冰结的泉眼。”在接下来的诗作中,勃洛克被赋予了极其丰富的意象, “温柔的幻影”、“完美的骑士”和“雪白的天鹅”等等,用这样醇美的象征来表达,正是年仅二十四岁的女诗人对她的充满神秘主义唯美主义的象征主义诗人勃洛克的赞颂和唱和。与此同时,她又怀有异常热烈的期盼,“在克里姆林宫的朝霞里”,“在莫斯科河边”,她渴望自己能够与“在涅瓦河沿岸散步” 的勃洛克心灵相通,这样的柏拉图式的爱与倾慕赋予她澎湃的诗情,她应该也被自己的高尚情感打动,并有着发自内心的骄傲了,也正是在这首诗中,诗人流露出对她的出生地,她的家园莫斯科的热爱,这炽烈的感情丝毫不亚于勃洛克和阿赫玛托娃对俄罗斯诗歌象征地彼得堡的热爱因为这里承载了她熟悉的精神与物质生活,在诗人的思想里,“克里姆林宫的肋骨承受着一切”。

    1892年玛丽娜·茨维塔耶娃生于莫斯科,父亲伊··茨维塔耶夫是莫斯科大学的艺术史教授,普希金国家造型艺术馆的创始人之一。母亲玛··梅伊恩给孩子们讲故事,诵读诗歌,教导她们不要在乎物质的贫困,而要崇拜神圣的美。正是在“音乐和博物馆”中,茨维塔耶娃度过了幸福的童年生活。这是诗人浪漫而美好的生之初。而在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生后,19418月,在鞑靼自治共和国的小城叶拉堡市,为生活所迫的她在申请了一份洗碗的工作被拒绝后,绝望和贫困的双重折磨导致诗人自缢身亡。她给儿子莫尔留下的遗言中,“我病得很重,这已经不是我了……我已陷入了绝境。”当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她的莫斯科诗人的骄傲,她的奔放的情感和爱,她的诉不尽的乡愁都悄无声息,这个为爱与诗而活的女子,在生命的最后瞬间,还能怎么做呢?“我总是被打得粉碎,而且我的所有的诗都是最清脆响亮的由衷的破碎的声音。”很多时候,俗世的人们都认为诗人是个极其特殊的群体,而这浸着血泪的表述,谁又能否认她的清醒和冷峻呢。

    茨维塔耶娃自述,她六岁时便开始写诗,此后一直没有中断。1910年,她18岁就出版了第一部诗集《黄昏纪念册》,它引起了不少文学前辈,譬如勃柳索夫、古米廖夫、沃洛申等的关注。她的作品有象征主义的遗风,她最关注自然而不主观,她的诗中有丰富饱满的意向,她也毫不隐讳自己的宗教信仰。尽管她初入诗坛,就得到了前辈们的青睐,但她始终独立于任何一个群体之外,这样的特立独行虽然没能带给她更高的荣誉,却让她保持了自己的风格,正如她在诗集《摘自两本书》中所写,我的诗行是日记,我的诗是我个人的诗。”她终生都在践行这一原则。

    茨维塔耶娃终结了自己的生命,这样的结局着实令人悲伤,但对于诗人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我这样语无伦次,仿佛蜘蛛 纠缠在自己结的网里”,这不是她要的命运。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56
  • 上一篇:天真的不会塌下来吗?
  • 下一篇:哈哈镜像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