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守护敦煌

守护敦煌 发表于 2015-11-20 17:31:57

  • 终于拿到手的《敦煌 众人受到召唤》是很厚重的沉甸甸的一册书,殷红色的封套右上角竖排着两个烫金字敦煌,红色的背景上是一幅黑色的线描第254窟壁画《舍身饲虎图》,书籍的腰封上则是一幅《莫高窟全景图》。 翻看目录,全书分为四卷,边城风云,民族的镇痛,大漠美术馆和继续敦煌,而所有内容都是由为敦煌付出毕生的敦煌人,也即敦煌的守护者们的经历串起来。

    在卷一“边城风云”里,开篇人物是历任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常书鸿,文章的标题为《命运的死结》,题记这样书写,“敦煌摧毁了他们一生的幸福,它贪婪地吞噬着他们的爱情,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生命,而他却仍要固执地守护着它。”这便是常先生一生的写照。大约是在1935年秋,在法国留学的常书鸿在巴黎塞纳河畔一个旧书摊上,偶然看到了由法国人伯希和编辑的《敦煌图录》。图录收入了约四百幅有关敦煌石窟和塑像的照片,这位已经数次荣获巴黎“春季沙龙”金、银奖的大画家惊奇地发现,自己的祖国竟然有这样一座艺术宝库存在,并且这座艺术宝库已经在国外引起了轰动,而身为中华子孙却懵懂未知,自此,他为敦煌魂牵梦萦,而他的人生也因为敦煌彻底被改写。

    1943年3月,被称作“敦煌的守护神”的常书鸿肩负着筹备“敦煌艺术研究所”的重任,经过几个月艰苦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敦煌。他原本以为自己进入了一片佛国圣土,可以在这里与举世瞩目的艺术瑰宝做最亲密的交流。事实却是因为连年的战乱,以及西方探险家们的劫掠,莫高窟内已经一片狼藉。就是在这样困窘苦厄的环境中,常书鸿裹紧了透着膻味的羊皮袄,开始在一百五十六窟中临摹《河西节度使张议潮统军出行图》,他不会想到执着于艺术追求的自己如张议潮一般开启了敦煌的新篇章。与此同时,他深爱着的敦煌成了他和妻子的矛盾中心,越来越尖锐的对现实的不满和家庭的矛盾让他的妻,信仰上帝的陈芝秀最终于1945年夏天抛夫弃子随同一个国民党军官离家出走,敦煌就这样沉默着见证了对它痴迷的一家人的离散,饶是这样,常书鸿仍带着一双未成年的儿女留了下来,并且在这样的艰难境地下将女儿常沙娜培养成了杰出的艺术设计家、教育家。

    正如书籍前言中所写,“一切都源于一场相遇。”这是一座洞窟与一群人的相遇,是千年佛国与数十载人生的相遇。在这里,只想记下那些执着于艺术追求的人们的名字:樊锦诗(现任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名誉会长)、彭金章、段文杰、关友惠、李云鹤、柴剑虹、平山郁夫、何鄂、赵俊荣、邵宏江、陈海涛、陈瑾等等,正因为有执着于艺术的他们的陪伴和守护,那一千多年前开凿的洞窟静默着,这千载沧桑剥蚀了造像和壁画的斑斓色彩,好在造像还在,壁画还在,那些经文里隽永文字演绎的经变画还在,相信敦煌的文化因为这些执着的守护者将更加辉煌。

    2015年春节假期去了河西走廊。没想到,在敦煌,在莫高窟,最先吸引我的是树,二月的朗朗晴空下,一排排只有枝桠的白杨树笔直地立着,它们努力地伸展手臂,仿佛要直插到云霄里去。那银色的树干上,有着神秘之眼,被那不规则的褐色圈纹吸引,久久与它对视,终于明白,这不正是敦煌人的精神所在。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884128
  • 文章总数: 671 篇
  • 评论总数: 3084 个
  • 今日访问量: 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