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念·上海(二)

念·上海(二) 发表于 2015-11-9 10:20:47

  • 陈丹燕在上海三部曲的总序中写道,“我在圣彼得堡见到了1950年代的上海,在1990年代的上海遇见的,是1970年代的伦敦,这些城市好似一个连环套,当你看懂一个,就看懂了更多其他的。”同样精美的老房子,一样安逸的生活方式,那些不曾被修复的十全十美的旧风景,正因为它的不完美,人们才能够从丁点的蛛丝马迹中轻轻地滤出淡入烟尘的,活的回忆,这便是上海,而曾经的沧桑因为那持久的梦竟变得比原初更加更好,这该是城市与爱着她的人们的最好的因缘了。

    对于上海的女子的认识,最早始于张爱玲的文字。那些风情万种的女子经由她曼妙的文字活生生地入了心去,待得自己开始写字了,方才觉得她们美是美的,却总与凡俗的生活也有些出入,终究是小说,演绎的始终是艺术化的生活,艺术化的人物。 陈丹燕笔下的人物是写实的,她们与库尔贝笔下的人物尤为神似,尤其是创作于1854年的《库尔贝先生,你好!》画面中的库尔贝高傲地仰着他尊贵的头颅和路上偶遇的朋友打招呼,那不可一世的山羊胡,倨傲的表情与他大庄园主家庭的出身完美地契合着,这不过是生活中一个太过普通的镜头,却被库尔贝用写实的笔触描摹得淋漓尽致,可不是呢,他最初沉迷于绘画,就是来自于浓重的自我陶醉,1855年,时年三十六岁的库尔贝举行了个人画展,针对这次个展,Du Camp给出了如下评论:“除了三四幅画,所有作品都是库尔贝先生复制自己。‘库尔贝打招呼’、‘库尔贝走路’、‘库尔贝停下脚步’、‘库尔贝坐着’、‘库尔贝死去’,到处库尔贝,永远库尔贝。”的确,这位超级自恋的画家最擅长用画笔审视自己。而陈丹燕擅长凭借她善感的心,灵犀的眸,去观察上海及赋予这座城优雅灵魂的人们。她用或阴柔,或坚毅,或婉约,或凝重的笔触勾勒出一位位风姿绰约却又隐于乱世的上海女子。

        张可,一位出生国内富裕的书香世家,祖上再北洋政府任职,十六岁考进上海暨南大学,师从郑振铎、李健吾学习英国文学的温婉女子,和受西式教育长大,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十八岁就成为上海地下党的王元化相濡以沫,无论世事多艰,她始终优雅、淡然、从容、崇尚自由,因为这些美好的品质出于他的血脉,因为她们来自于她的灵魂深处。

    作为华人资本家开创上海华人资本的标志,1918年,澳大利亚富商国家举家来到上海,开设了上海永安百货公司,郭家四小姐婉莹当时年仅九岁,只有一个英文名字叫做DAISY,她跟随家人离开了悉尼卡贝尔街有着玫瑰园的老宅,那时,她是个有着光洁额头,穿白色蕾丝裙子的美丽安宁的小女孩,她不晓得自己以后的岁月将在古铜色的中国度过,那日子曾经安宁,曾经幸福,曾经美好如梦,又曾经冷酷如冰,她的到了自己希冀的爱情,又看着那脆弱的感情在悲凉的大时代里黯淡,直至退色,一同褪去的还有似水的年华,和上海最后的贵族女子的生命与灵魂,而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真实的故事竟没有被灰色和颓败拢住。

    在这个初冬的雨夜里,用着暖暖的橙色灯光,捧读满纸写着上海记忆的精美图书,耳边屋子萦回上海滩优雅迷人的圆舞曲,那些在幽深安谧街道行走的上海女子,那些风花雪月的往事因了安静的阅读,做了遥远而恒久的陪伴。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116
  • 上一篇:念·上海
  • 下一篇:苦厄:追索童年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