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回望一座城

回望一座城 发表于 2014-8-27 9:28:13


  • 我在回望,回望那座城,三十多年的那座高原古城,记忆中的模样已经模糊。唯小桥大街深处省一建三处那座承载了我童年记忆的院落还在。

    我闭上眼睛,依稀看见,看见曾经熟悉的模样。那个阔大,无遮无拦的院子,进门不远处一座水泥垒的花池子里开满了红的、粉红的、玫红的大炮花,(不知是什么原因,在漫长的光阴里,我都将它们当成了魅惑的罂粟花)还有倒挂金钟,也终日红艳艳的。正因了这些花朵,这座城于我,总是一座缤纷之城,仿佛它与黄土,与古旧,与稍嫌凄清的冷灰色并不搭界。邻家的鸡舍建在斜冲着她家门的角落里,印象里,那一窝鸡是极不安分的,整天叽叽咕咕地叫着,其中有只芦花鸡尤其猖狂,它和小我三岁的弟弟仿佛是死对头,每次它看见那个并不淘气的小小子总要拼尽全力对他进行 围追堵截,弟弟的本事永不见长,除了层层败退,再无它法,偶尔还被折腾得丢盔卸甲。小脸上昏花一片,原本利落的衣裤也因为仓皇奔逃狼狈不堪,好在年幼的小子心情并不沮丧,只脸红红的,不敢言语。我那时已有些懂事了,便不再凑热闹,只安静地坐在桌子前面,翻来复去地读那几本妈妈的故事书。偶有的兴奋是,姑姑或者舅舅带表兄妹从大通县上来,妈妈为了招待亲戚,必定拿出看家的手艺做些稀罕的美食招待大家,比如压一锅肥美的手抓羊肉,那酥烂得几欲脱骨的羊肉在掀开锅盖的一刹,惹得一帮孩子齐刷刷地将目光聚集,有个别小家伙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但也仅止于此,在那个年代,规矩还是相当严的,我们也只能先饱了眼福,那些美味都要在大家伙簇拥到父亲和同事在工余时间制作的铁腿木圆桌上,主人(也即我父母任一人)温和地宣布开吃,才能动筷子,即使如此,美味也是定量的,想要大快朵颐基本没有可能。逢到母亲兴致好,还会将一锅软糯的米饭拌上酒曲,密封五到七天,能让人馋出口水的醪糟就酿成了,还有比什么饮料都诱人的红茶菌,遗憾的是生菌的配方和菌种都遗失在了岁月的间隙里。

    忽然一阵风起了,我坐在花坛边, 看着空旷的院子,熟悉的景物和人们都隐匿了,任我来回逡巡,终是没有印迹。忽然生出害怕忘却那段记忆的惶恐来,便在这个即将进入桑拿天的夏日里,急急打点了行囊,重新踏上曾经属于我的城。其实早听说那座于我魂牵梦萦的院落已经不在,却停不下追索的脚步,从建设巷口一路前行,在一个有着大约四十度的斜坡上驻足,仔细端详,已经有些许旧意的小院偏于狭窄,几个当地的男人或蹲或站在高原的阳光下,临近正午的光景,让他们有足够的闲暇与我对视,他们的脸红郁郁的,是承了高原上日光的情,还是灌了两盅青稞酒,倘是如此,该会熏熏然吧,他们无需讨论,很清楚自家婆娘晚上会做一锅熬(nao)饭,或者揪尕面片,那长了细碎皱褶的手揪起面片来,如风一般,轻薄的面片如雪花弹落煮沸的锅中,他只憨笑着看,也不言语,只等捞上厚实的一碗,用小勺舀一勺辣子,当然也是婆娘自己做的,嘘流着吃了,我好奇地寻思着,还是我熟悉的味道吗,或者如眼前的这条小街,承载记忆的只是那个名字。转念间,便已接受了眼见,记忆终归是记忆,我们怎能拒绝一座城的迁沿。毕竟场景已变,其中也许已没有我想要的故事。折回头来,目之所及是一片没有什么特色的商铺,我调动起所有的记忆神经,在它们所在的位置,该是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院落了。

    想起表妹近几年两次重回青海,她也许是幸运的,循着儿时的路走回去,走回曾经属于她的家,真的是物是人非了,现在的住家是好说话的,由着她在房间里东拍西拍,而我是自私的,不容我的城夹杂在别人的幻象里,所以我宁愿沉在记忆,那才是属于我的温情之城,风在,日光在,花在,梦在。



  • 标签: 分类 评论:9 | 查看次数:107
  • 上一篇:进入绘画的世界
  • 下一篇: 伦勃朗的抛物线人生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