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超元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情意深深思旧邻

情意深深思旧邻 发表于 2017-3-30 15:06:23

  • 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然而现在的邻居,即便是相处多年还是显得那么生分,有邻居来敲门问事,我请他们到屋子里来,他们忙说:“别,别,踩脏了地!”而我到邻居家有事相问,也有被拒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当然我也不会主动走进门去。这常常会使我想起昔日的老邻居......

    在解放后的二十多年中,我家住在威海路的一间小门头房里,而后门则与一个小院子相通。记得那时无论院里院外,邻居们相互串门、走动那是很平常的事情,而我们走动得最勤的就是隔壁家。隔壁家由两个老人开着一爿杂货店,儿子是警官,家里在青岛市区有几处房产,在我们街道上算是有钱的人家,但是他们家的人对邻里或者路人都非常和蔼可亲,对我们家更是亲如家人。他们家里有一个瘦俏俏的老奶奶,经常从后门到我们家来和母亲拉呱,有时还坐在我们家的床上做针线活,所以母亲对他们家里大人孩子的事情知道得非常清楚。据说邻居是清朝皇族的后裔,所以在饮食上非常讲究,他们家常常做的小菜就花样百出,每每做好小菜,老奶奶就会送一碗让我们品尝,如芥头煮黄豆,酱腌嫩瓜,韭花酱等等。老爷爷花白胡子,红脸,主持着小店的生意,每每我去给父亲打酒,他便会明知故问:“给谁打酒?”“给俺大大。”“多么大?”记得有几次到很远的房客家收房租时,老爷爷都带着我前往,一路上说说笑笑逗着我玩。我那时少不更事,一有空就从后门跑到他们家去,这间屋看看,那间屋瞅瞅,记得很清楚的是,他们家的一间屋里的桌子上,总是摆着一盘子西红柿,而另一间屋子则是四壁皆书,就是在这间屋子里,我第一次知道了有一本书叫《红楼梦》,有一本杂志叫《新观察》。

    院子里面则有李姓邻居和我们家走动得最勤,兄弟两个一个老姐都分开过,还有一个老爷子轮流赡养。老爷子常常在长长的白日里坐在我们家里喝茶,说与不说皆随自己的意愿,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常常是在床边上坐着坐着便打盹睡着了。老爷子到我们家里还有一桩事,那便是向我父亲借钱:“刘掌柜的,家里有钱吧?再借几块用用!”父亲便如数点给他,不用记账,也不用打欠条,儿子开钱后保准送过来。那时的小孩子到邻居家去,常常是推门而入,像进自己家一样随便。李家老姐有两个闺女,没有儿子,我到她家去,一进门就喊:“李大娘!”李大娘便说:“干儿子来啦!”如果遇上吃饭,就像坐在自己家里一样吃上一顿。母亲见了李大娘便说:“这孩子就是吃人家的东西香!”长大之后,李大娘便想撮合我和她家大嫚成亲,但是母亲却不乐意。这之后许多年中,李大娘没有断下给我介绍对象,尽管一直没有说成,但是我却永远心存感激。

    那时的邻居来来往往,亲如家人,一旦有的邻居要搬走,大家还真有些恋恋不舍。记得当年李家老大从威海路搬到标山路印染厂宿舍后,除了我常常随母亲前去探访外,自己一有空就溜了去,走到宿舍跟前,心里想着:第二排,上楼,左拐第三户,于是一到门口便喊:“大娘,我来了!”。不但大爷大娘一定要留我吃饭,他们家的女儿爱姐还会带我到街上给我买零食吃。那时爱姐正在青岛二中上中学,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可是搬家几年后爱姐却因病去世了,后来听人议论说,爱姐的病拿现在来说非常普通,而在那个医疗落后的年代却成了不治之症。爱姐走后,母亲更是嘱咐我常去标山路看望大爷大娘,可是当我看到墙上挂着的爱姐的照片,看到爱姐甜美的笑容时,内心便不由得生发出许多悲哀来。爱姐走后,多少年中,老邻居们都是隔三差五到标山路看望大爷大娘,于是大爷大娘也不再寂寞,家里常常是欢声笑语......

    时光荏苒,世事多变,昔日的老邻居们如今已然很少再见,然而每每回想起来,便使我内心充满融融暖意——老邻居们在风雪雨霜中的关切询问,在蝉鸣虫吟时悠然的喝茶漫谈,抑或在炊烟升腾时相互赠送的饭菜,在家中拮据困窘时的慷慨相助,其情其景,都还一一如在眼前......

  • 标签: 分类 评论:6 | 查看次数:124
  • 上一篇:追忆儿时端午节
  • 下一篇:书香、墨香和油香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9464
  • 文章总数: 94 篇
  • 评论总数: 15 个
  • 今日访问量: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