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书生123 > 日志 > 我的日志 > 读《汪曾祺全集》感受水一样的人

读《汪曾祺全集》感受水一样的人 发表于 2017-6-12 10:41:27

  • 读《汪曾祺全集》感受水一样的人

    读到汪曾祺的书还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一次,在城阳新华书店淘书,看到一本《汪曾祺集一辈古人》,读到书名感到有些怪怪的,随手拿来一探究竟,没有想到第一篇《自报家门》就被吸引了。“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江苏北部一个不大的城市—高邮。在运河的旁边”。这样直白描述,没有华丽修饰,也没有故弄玄虚,直接告诉你想要表达的意思,读下去,字里行间像大运河的水,静谧、舒缓、温馨,仿佛是一副泛黄的江南水墨画,润红的落日,优雅的水鸟,恬淡的船夫和扶案翻着白眼珠的小老头。收获了第一本书,便一发不可收拾。

    汪曾祺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斯人已逝二十载,近来媒体再次关注升温,重述汪曾祺那些故事,从不同的视角追忆和诠释汪老点点滴滴,不过,我可不想拾人牙慧来阳春白雪。我读《汪曾祺全集》,却感受到了水一样的人。正如汪曾祺在《我的家乡》中所描述的:“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我是在水边长大的,耳目之所接,无非是水。水影响了我的性格,也影响了我的作品风格”。如水的个性,如水的文字,如水的生活态度,融奇屈于平淡,以俗为雅,雅俗共赏。让人想起老子对水的赞美:上善如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治,事善能,功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见字如面,字与其人,息息相通的心灵,似旧友相聚。一壶温茶,俩个知已,落日黄昏时刻,凉风轻柔,娓娓道来,不存任何私心,不提任何不快,只在宁静淡泊中叙述。语言干净疏散、淡而有味,不愤世嫉俗,不汹涌波涛,不加人为雕琢。这就是汪曾祺的文章,与人共鸣产生的美。在汪老的笔下,文字如画,《我的家乡》:“湖通常是平静的,透明的。这样一大片水,浩浩淼淼,让人觉得有些荒凉,有些寂寞,有些神秘”。写得是湖面,更洽切的说是人的心情,当一个人面对辽阔空旷时,荒凉之感由然而生,这是人性的主动或是自觉,是潜意识的反应。“黄昏了。湖上的蓝天渐渐变成浅黄、橘黄,又渐渐变成紫色,很深很浓的紫色。这种紫色使人深深感动。我永远忘不了这样的紫色长天”。又是一种优美的意境,荒凉的心情,被变换的湖面所感动,看到得是的湖面变换,让人联想的却是黄昏时刻天上的彩霞,雾岚缭绕,情韵悠然。让人情不自禁想起李商隐《送杜秀才归桂林》“两岸晓霞千里草,半帆斜日一江风”畅然心快;也会念起白居易《暮江吟》“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悲壮气氛。直白描述,意境相送,这就是汪老的感人之处,过人之处,总是牵动你内心的缕缕情丝。

    平和的心态,如水之宁静,波澜不惊。

    在《一辈古人》中,讲述了三个主要人物,分别是:靳德斋、张仲陶、薛大娘。靳德斋是练武的人,汪老在叙述中没有直接说,从天王寺讲起,由吴道子的画,引到父亲功夫能躲过一条眼镜蛇的进攻,然后说到天王寺旁边的靳德斋,写靳德斋的武功,没有武斗的壮烈场景,更没有惊天动地一声怒吼。而是平静地引用江湖上流传的两句话来概括说明“打遍天下无敌手,谨防高邮靳德斋”。那靳德斋武功到底多深?用江湖人的眼睛来告诉你“靳德斋一手端着满满一碗酱油,一手端着满满一碗醋,快步如飞,但是碗里的酱油、醋纹丝不动。这人当时就离开了高邮,搭船走了。”靳德斋突出一个“武”字,用“武”字客窜上下左右出场的人物,脉络清晰、松紧有度,处处散发淡淡幽静的清香。

    谈张仲陶则从《故乡的食物》开场,用一补充材料来述说,“张先生身体不好,很瘦,背微驼,除了朗读《史记》时外,他的语声很低哑的。”一个鲜明人物形象,孱弱、隐忍、无争的老人展现在你的面前,没有一丝赘述,人物出场了,好象跟着节奏看演出引人入胜。最先跟张先生读《项羽本纪》,到后来张先生下整天研究《易经》,收获颇丰,完全可以通达显赫,只是张先生生不逢时,才俊之士,皆困于篷牖之中,声名不出于里巷,深为惋惜!惜才爱才是汪老普世心愿,谁又不希望人材辈出?

    讲薛大娘,从薛大娘家的地理坐标入手,方位明确,一下子拉近读者的距离,如同薛大娘就是我们左右邻里。薛大娘平日间主要是种菜卖菜,因用水方便,菜长得特别好,菜色鲜灵好看,通过对菜的描写,来点缀薛大娘优美的身段、爽朗性格,不拘泥于条条框框里。他是这样写的:“薛大娘五十来岁,穿的虽然是粗蓝布衣裤,但是十分干净利索。脸洗得清清清爽爽,双眼有神,扶着扁担一站,有一股英气。她给蒲三爷拉拢了个女的,这个女的不是别人,是薛大娘自己”。笔调轻松坦荡,没有道德标准的凝重,也没有眉来眼去的轻挑,人性问题自然流畅,薛大娘为人所想,成人之美,这有什么不对吗?结论是:薛大娘的道德观念和大户人家太太小姐完全不同。笔端流趟水一般洁净,这样一个市井人物,没有猥琐、卑下、自私,却是处处流露着快乐、向上、无邪,彰显了汪老的宽容大度,人性之美。读罢,闭上眼睛,空气似乎游动着淡淡的忧伤和感动。

    融奇崛于平淡,以俗为雅,以故为新。汪曾祺将人生的一草一木、一水一渠、点点滴滴幻化成优美文字,让我们再次感受上个世纪苏北高邮水乡发生故事。这样故事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城市化进程这架巨型机器,碾碎了许多人乡愁,我也不愿多想了。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29
  • 上一篇:我的乡愁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6706
  • 文章总数: 18 篇
  • 评论总数: 60 个
  • 今日访问量: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