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乡愁 发表于 2017-2-23 15:33:19

  • 我的乡愁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越来越多的乡愁被人们唤起,这情感微弱的声音,却振耳发馈,令人震撼。缘于每一个人的成长,往事历历、情思依依,乡愁是一种情感,一种记忆。只需拉近记忆,就会出流趟着浓浓幽思、温良、期盼,没有伤感,与生俱来的孤独感和那份遥远的亲情谁又能拒绝?与影随从,放在心头,静静地欣赏。

    乡愁是一种追忆,把幼年的时光写进童话世界,让思念轻轻温贴在小人书上,让心随孙悟空筋头云—十万八千里。乡愁是一种拉近推远的美景,有时是大沂路望不到尽头的高大杨树,有时是隋姑山飘动一抹紫霞,有时是沂山群峰山峦。乡愁是花儿绽放姹紫嫣红五彩缤纷,鸟儿飞来翠声鸣叫,树叶蔌蔌飘落。乡愁是青年匆匆的步伐,奔向五湖四海,盛满了全部的离苦与感念。

    家乡的春天,那些平凡的日子。白雪融化的大地充满着新奇和希望,处处是莺歌燕舞柳絮飘扬。料峭的春寒和贫困紧紧裹着兴奋冲动的身体,想在春天大地里奔跑又怕汗水湿透棉衣了,脱掉又忍受不了倒寒的春风,尚稚嫩的年龄谁又想那么多?任凭汗流浃背,两腮彤红。大地上游动泥土的气息,生产队新翻的地瓜垄,比写字本还整齐。有时会偷偷跑上去留下几个深浅不已的小脚印,让大人发现了,定会骂到:‘半大小子一条狗’。管它是狗是猫也不理论,只要随性高兴就好。河流从冰冻中苏醒过来,清澈、缓慢、怡然,最吸引童年目光的是小溪里游动的小鱼、小虾,冰河融化后几周,拿着脸盆、纱网,不惜手脚被冻得刺痛麻痒,截一段河流把水淘干就可以竭泽而渔,那些可怜的小鱼小虾竟成了一种收获,为童年增添了解馋的美味。多年后,回家想去看一看那条欢快的小河,然而一切都变了,小河断流了,河流两边婆娑的树木不见了,河道已被推土机改造成麦田。麦田里用水需要从二、三十米地下抽水浇灌,不知道是不是杞人忧天,地下水不断下沉,用完了地下水,我们子孙后代将如何面对生命?那时剩下最后一滴水恐怕是人类的眼泪。

    上学的小路上穿过一片杏树林,春天里开的一片雪白,那时感觉不到一顶点的美,只是白得有些冷意,白得有些悲戚,只会令人想起“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诗句。无心赏花,却有心盼果,杏花在春风吹拂,纷纷飘落,毛戎戎小果实像婴儿一样在阳光呵护下逐渐长大,那是一种由李子树架接的杏树,不到杏变黄成熟是不能吃的,那青涩年还有什么好怕的,偷偷摘了就吃,至今嘴里还翻动“酸波”。等到杏子黄了,金黄一片,十来岁学生那能管住嘴,承包人加强了监管,学生变成时刻盯防的“偷杏贼”。平时由一个年七、八岁的小女孩,每天在上学路迎来送往,密切监视,只要有一点“不规行为”,她便大声喊叫,从附近房子里出来大人问东问西,仿佛真丢了宝贝。同行的小伙伴们很生气,想法整一整这个烦人的小姑娘。大家纷纷开动脑筋想办法,最后由小豆子总结形成绝佳方案,利用小姑娘天性害羞的特点,当她跟在我们后面的时候,大家都准备就地小便,小姑娘一定不敢看,然后趁机下手,放学前小豆子还特意多喝了凉水,放学回家快要走出杏树林的时候,实施了行动,小姑娘真的羞色地向后背过身去,小豆子尿还真多,每人摘了一口袋他还没尿完,暗号响起他才提着裤子追上我们,我们把采摘的杏纷纷奖励给他,但是小姑娘还是发现了我们的异常举动,第二次方法就不灵了,小姑娘大声喊叫就跑出一个壮实家人追赶,吓得我们就怕爹娘少生一条腿,但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第二天上学的路上,被那人截住一阵推搡谩骂,再也不敢想杏的美意了。那黄橙橙的杏子依然回荡在眼前。

    乡愁里翻动夏日的水光丽影。村西小河流的上头是一座不大的水库,炎炎夏日是欢乐的海洋。白天是男人的,晚上属于村里女人。虽然没有人出来做出这样规定,纯朴的乡人自觉的约定。夏日劳作了一身臭汗,一头扎进清凉的水里,是多么惬意的事,孩子早就等不急了,上午十点就开始泡在水里,饿了也不回家,从玉米地匍匐到生产队西瓜地里大快朵颐,既使被发现也没关系,看瓜的大爷、叔叔也不跟孩子们计较,大声喊两嗓子,有时不得不做出驱赶的样子,无论如何也抓不住“浪里白条”。吃完西瓜,把瓜皮挖出眼睛、鼻子、耳朵形状,防晒,也可以作头盔,“泥巴战”继续开打,玩得天昏地暗,忘乎所以,有时被家长狠揍一顿,过几天照常泡在水里。

    秋日里,瓦蓝的天空下,到处都是成熟的景象,处处洋溢丰收的色彩,像一副画、一首诗、一支曲,幽静深邃,安祥怡然,让人温暧亲切,让人幸福甜密。在童年的目光里,没有华丽的色彩,没有丰富的想象,唯有饥饿的渴望。玉米穗已经老干了,是烧烤玉米最好的燃料,约几个小伙伴,钻进生产队玉米丛里就地取材,一阵分工忙碌,点火烧烤,灰色的烟雾像绿色原野里一根拔地而起柱子,很快就会吸引生产队长的目光,美味还没有送到嘴边便成了生产队长的缴获品,一顿训斥后,垂头丧气地带着破坏集体公物的‘大帽子’赶急溜走,失望之余,总结经验,烧烤玉米时间长,容易被发现抓‘现形’,那就换黄豆,约好的小伙伴每人偷拔一些黄豆,机智与生产队长‘抢时间’、‘打游击’,不断变换地点,每次烧烤时专人负责将烟雾散开,隐蔽目标,几次成功后,竟成了我们改善口味的最好办法。地上的庄稼收完了,还有地下的。最苦最累当数收地瓜,白天是跟着生产队集体刨地瓜,过秤分堆,晚上是每个家庭分砌晾晒,常常干到夜里十一、二点,那时尽管年龄小,干不了多少体力活,但是将家里大人们砌好的地瓜干一片片分开排整齐还是必须做的,经常感到又累又饿,企盼尽快完成早点回家睡觉,有一次竟干着干着也睡着了,被家人抱回家也不知道,再艰辛的生活第二天也忘得一干二净,随着升起的太阳,一切变成了欢快的世界。

    乡愁也曾记忆着贫困。冬季里没有什么体力活了,也是吃糠的日子,所吃的糠就是秋天里采摘的地瓜叶,生产队给每家分几笼地瓜,允许采摘地瓜嫩叶。那时跟着母亲,提着大竹筐,一边采摘一边剪成丝状收集到筐里,带回家找一块干净的地方晾晒,晾干后存放到专门的仓囤里,冬天家里人没有什么体力活了,将晒干的地瓜叶拿出来,先放在水里侵泡,泡开后掺上一些玉米面或豆面,再上锅蒸上半个小时就可以沾着调料吃了。吃第一次还感觉挺新鲜,成了家常饭,小胃口就不满意了,不时咕咕直叫,心生向往“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梁”境地,有春韭和黄梁可吃是多么幸福的事,比地瓜叶一定好多了。贫困催生了改变命运想法,努力学习,将来不能“朱门酒肉臭”,可衣食无忧。

    乡愁像一支万花筒,不停变幻场景,一时无法写尽十八年岁月时光,封尘起来,慢慢品读。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77608
  • 文章总数: 20 篇
  • 评论总数: 65 个
  • 今日访问量: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