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的水 发表于 2016-5-5 15:22:49

  •                 泰州的水

    作为北方人,看惯了山川、平原、黄沙泥土,见证了近几年由厄尔尼诺造成的持续干早,对南方的水乡由衷地心生向望,因工作忙一直没有成行。读了汪曾琪老先生的书“水影响了我的性格,也影响我的作品的风格。”竟究是怎样的一种水,能够影响一个人和他的作品。

    今年三月抱着随缘的态度跟旅游团到泰州看油菜花,却意外收获了南国水乡的魅力。泰州的水分布在油菜花和麦田之间,水是静的,水状成一条条、一块块、一片片,透过车窗一闪而过,像一面镜子,一幅水墨画,远观是美景,近看亲柔,留在脑海里久久飘荡着不肯离去。

    到了游览地,下车经过两座小桥,桥面不宽,水在渠里很静,偶尔有几只鸭子优哉游哉划过,水纹走不多远就停下脚步回复平静,安静的神态好象专等你的到来。渠边水草丰茂,还有许多五颜六色姹紫艳红的小花,跟一片片金黄油菜花相比更显得淡雅妩媚,遇世无争。再登上一座高架桥,油菜花映入眼帘,满眼的金黄色一眼望不到边,插在金黄油菜花中间的是一条条明亮的水道,水道里有各类大小不同船,有摇橹船、滑杆船、机器船,有专门为旅游服务的,也有居家生活的,无论什么船,都离不水,泰州地势低,从水下挖出了田,挖出了路,挖出国泰民安。让水有路,让水构成道,水不再兴风作浪危害人类。水平静了,便有了满眼的富贵,有了欣欣向荣的富裕生活。记得“诗经”有这样的描述:“淇水滺滺,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望着平静水面,是真正‘扬之水,不流束薪’,不知许穆夫人是否忧愁依旧?

    真正让我领略到泰州水乡魅力是夜晚游护城河和溱湖湿地。到了桃源码头,夜色已经笼罩了整个泰州城,下车走向游船,护城河的水已经流光异彩,灵动静谧,烁烁其华,两岸名胜古迹、杨柳飞絮、歌舞喧嚣早已将护城河装扮得分外妖绕。人随船游,两岸美景、高楼台榭尽收眼底,轻柔飘逸、浓情入水,婉转柔情,吴越之音飘入心窝,禁不住将两眼紧紧盯着窗外,这时的护城河温顺像一位慈善的母亲,静夜里展示着温暧、和谐、宁静,以自己的宽容大度、和颜悦色随迎接着四面八方宾朋好友。船行缓慢,划过的水波延伸不远停下消失了,回复平静的神态。望着伸手可及的水,真想捧一把在手,带回那尘土飞扬的北方故乡。

    溱湖的水静静像一面镜子,更是引人入胜,静得让人难以忘怀,靠近它有一种“静女其姝,俟我于城偶”的感觉。

    湖水内敛温和,恬淡、富足、气质非凡。湖面不算空旷,没有四目垂天的感觉,视力范围内可望到绿树花草,可发欣赏到翠鸟鸣叫,仍有一种“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绿水之波澜”豁达。位于湖中央的药师佛像,是湖里最高点,它如同腾空出世的巨龙,在蓝天、碧水中,宁视着明静的水面。船行驶进湖心,人像这片水一样安静下来,在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份渴求:“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无私求。”这是水的高贵品质,水的理想境界,平静无欲,真诚奉献,是生活当下大部分人基本诉求。这柔软的水,性灵的水,它可能经过长途跋涉、千回百转、猛浪洗礼来到这里,从此住了下来,构成了中国式的瓦尔登湖,构成泰州厚重稳沉的性格,养育了泰州人的祖祖辈辈。这时,忽然想起了齐桓公与管仲对话,其中桓公问管仲:“富有涯乎?”答曰:“水之有涯,其无水者也;其富以涯,其富已足者也。人不能自止于足,而亡其富之涯乎!”水的涯是岸,人的福是知足,不知同游的人们是否有此同感?

      最后游览的地方是老街,印象有些模湖了,连接老街的一条河道印象却极为深刻,水道混浊不清,堆集了满满的沙石、煤炭、木材的运输船吃水很深,好像一个波浪就能掀翻入水,船尾急急地喷着黑烟,波纹间闪动着五彩的“油花”,让人心生厌烦。记得台湾星云大师说:“人不能只盯着钱,要看国家的未来。”那些喷着黑烟的铁皮船,不必眼晴只向“钱”看,回头望一望船尾后面混浊的水,洗洗手让船靠岸吧,社会上还有其他谋生之路,祖宗留下清澈的水还将传给子孙,物质生活可以简单一些,一池碧水,一道明镜的水流,会让我们收获比金钱更多想象。


  • 评论:6 | 查看次数:57
  • 上一篇:城管老魏
  • 下一篇:值班趣事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35256
  • 文章总数: 20 篇
  • 评论总数: 65 个
  • 今日访问量: 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