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书生123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秋日的扁豆

秋日的扁豆 发表于 2015-11-20 13:40:15

  • 秋日的扁豆

    岳父的院墙南面有六、七十平方米的空地,原来是一户人家,因房屋年久失修,就在岁月中坍塌了,失去房顶的旧房因墙壁仍存有不安全因素,村委会出资将房屋彻底铲平。夏天空地里长出许多杂草,有人随手将一些垃圾扔在草丛里,生出许多蚊虫、苍蝇,给周围环境带来十分不便。为了改善门口这片环境,岳母就天天除草,今天除了明天还长,岳父就劝岳母不如把地深翻一下种上一些时令小菜,既有收获又可能改变环境。岳母就发扬愚公移山精神,深挖土,细过沙,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开垦出三、四十平方的菜地,当既种下了菠菜、莴苣、茄子等蔬菜,还在菜地的边缘种上一些扁豆。在同一个位置种扁豆,是岳母几十年一直不变的做法。她说扁豆不骄贵,结豆多实惠,初夏种上就不用管了。新生扁豆,顶着两个扁叶,努力向上,爬上树枝做的架子,爬满附近所有空地,恣意盎然地生长,夏季一片墨绿,由三叶一支组成附生在主藤上,叶叶相连,构成绿色的世界,成了“喓喓草虫,趯趯阜螽”小环境。扁豆叶成圆心型,三叶一组,叶片圆的温润婉约,生动又拙朴,肃静而不闷。花朵极像槐花,却没有槐花那样甜腻,淡淡粉红或清清粉白,都是与世无争,自然和谐,既不特别又不引人注目,我由衷地喜欢。

    秋天,扁豆开始自己的结果繁盛期,一支支花朵高傲立在绿叶之上,有紫红色的,有纯白色的、有淡黄色的,每枝上花朵不同,结得的扁豆就或多或少不尽相同,除了花朵受粉主观原因外,也有客观原因造成数量的差异,各类草虫虫是始作诵者,扁豆花很香很美,使小虫们耐不住寂莫,纷纷爬上花枝,做了“偷花大盗”,这种情况下人们对待扁豆的方法是不用“打针吃药”,会自然全愈,因为秋日后虫虫们也经受不天气的考验,早早下枝入土了。没有虫虫们的打扰了,扁豆长得更是秋风得意,洋洋洒洒,既有“悠悠见南山”自然心态,又有“凌寒独自开”孤傲清高。秋日的早晨,温情的朝霞轻轻图抹在浓浓绿叶上,柔和镶着金边的露珠,从叶片上缓缓滚落下来,滴在虫虫藏匿的土地上,惊的虫虫们用力向土里钻,费了半天劲才将尾巴收进去。落日的阳光,带着一丝丝的凉意,扁豆没有退缩的迹象,沐浴在落日下的阳光里,听着牧牛童歌,遥望着凫凫炊烟,守候着母亲颤抖的双手。蝴蝴躲进叶子,蜻蜓降落花枝头,秋风劲吹,吹得一切无影无踪,热热闹闹的世界只有“拾得云几片”荒凉境地。

    扁豆挂满了枝头,一堆堆紫红,像朝霞泼洒在地上;一行行嫩白,像草原雪白的羊群;一片片金黄,像砌放幸福富足。谦卑的扁豆没有春天青菜芬芳迷人,没有夏日瓜果婀娜风情,有的纯朴、温和、勤奋、责任,生为一株苗,爬出千根藤,结出万片果。不卑于粗俗,不惧夏季烈日炎炎炙烤,不畏秋风啸啸肃杀;顽强生长,撑起一片生命的天地,不被人赞扬,不被人称道,只要有生长的土壌就会无私的奉献。我对扁豆充满了十分的感激之情,它是童年贫困的记忆,是生活物资馈乏的象征,每次吃扁豆我都会说,重复的次数多了,有人说是怀旧,有人说是怜贫,有人说是神经病。我只为扁豆说了几句公道话,我只赞扬了应该赞扬的理念,不是我神经有问题,而是有人在物质生活改善了忘本。还是那个曾经的农民,被城市化为市民,却把农民不该丢弃的优秀本色质朴、正直、爱惜每一寸土地丢的一干二净,

    听说岳父的房子也要城镇化改造了,不知何处才能看上那几架扁豆?

  • 评论:3 | 查看次数:127
  • 上一篇:我和马
  • 下一篇:城管老魏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83873
  • 文章总数: 20 篇
  • 评论总数: 65 个
  • 今日访问量: 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