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书生123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欢快的郑风

欢快的郑风 发表于 2015-7-14 10:19:31

  • 欢快的《郑风》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共有三百零五篇,又称《诗三百》,是先秦时期我国劳动人民生活的真实反应,它又是我国文学辉煌的起点,孔子给予它崇高的评价:“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历经千年变迁,《诗经》在中国文学领域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我们今天阅读,仍然可以触摸到古人心灵脉动,收获不一样的心灵感悟。

    《诗经》分为三部分,分别是《风》、《雅》、《颂》,郑风是《风》里面的一部分,共有二十一篇,它既与其它《风》格有相似之处,又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是简约明快,不需过多的修饰,以欢快的格调来叙事,像两个牵手走路的儿童碰面,不用彼此介绍,很快牵手走到一起,相同的心灵,相同的内在呼唤。不同的地方是:欢快的《郑风》,好像远离悲愤、伤疼和苦脑,既是有一些不快,也是隔空呐喊,没了伤感。如《箨兮》“箨兮箨兮,风其吹女。叔兮伯兮,倡予和兮。箨兮箨兮,风其漂女。叔兮伯兮,倡予要女”。有韵律有节奏,读来琅琅上口,给人轻松、欢快之感。这种场景让人想起了电影《刘三姐》,人们在劳作的间隙,率性自然地唱起山歌,一切如同孱孱流水顺其自然,歌声从人们的心中流出,是喧泄的心语,是彼此的问候,展示出壮美的山河、瓦蓝的天空、辽阔的草原。人们在歌声中快乐,在歌声中收获,歌声中陶醉。《箨兮》共有32个字,结构严谨,语言生动活泼。我想做这样的解释,也许更容易让人接受。“秋日阳阳,树叶金黄。秋风吹吹,你我最美。帅哥小弟,放声歌唱。秋日暧阳,树叶簌响。秋风清爽,令人欢畅。帅歌小弟,你歌我唱。”这样随性的歌声,飘动在金色的树叶里,美如孟姜,婉如清扬,如梦如幻,此情此景,谁不为之心动,谁不为之欢唱。

    《郑风》里面也有悲伤的故事,却没有悲伤的声音。《遵大路》就是这样一篇短文,篇文没有悲情的描述。只是借女主人翁之口,来表达心中的愤怒,而这种愤怒也许只是小夫妻之间的争吵,也可能是最后绝情之笔,任由你想象,短文中没有深仇大恨,也没有无情无义,没有缠绵悱恻,也没有凄婉动人。却让嗅出一股薄荷糖味,也许有些惊涑麻口,过后是甜蜜悠长。按美国人威尔、杜兰特对人性观点“就已知的历史来说,人类的行为没有发生多大变化”来分析这则短文,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变化是社会性、生产工具,不变的是花前月下,山盟海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无论是远古,还是今天,无论民族的,还是世界的,故事只要侵淫到“爱情”两个字,便会永恒。这是人类本性所固有的,不是随时空变化而改变。所以就已知的人类历史就有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本与祝英台,牛郎与织女,纯洁的爱情,唯美的爱情,亘古不变的爱情。回到《郑风》“遵大路”的原文“遵大路兮,掺执子之祛兮。无我恶兮,不寁故也。遵大路兮,掺执子之祛兮。无我魗兮,不寁好也。”这是截取在大路上一对小情人的场景,小情人依然携着自己男人的手,问他为什么对自己不好?是有了新欢,还是我做错了什么?没有男人的回答,任凭小情人的指责。小情人是真愤怒,亦是真爱,兴许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俩人会高高兴兴回家了。没有过分悲感,没有伤心的怒气,只是一个小情人几句责备之语,道似无情胜有情。此文让人耳目一新。是真怒!亦是真爱。

    《郑风》有一部分是赞颂男人英俊洒脱,魏武雄壮,高大威猛,搭弓狩猎的场景,是少女高山仰止的情愫,真挚情感的表露,没有“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那种含蓄、爱昧、扭捏,也没有“汉有游女,不可求思”单想思的苦恋。文中情感的直白,是爱的宣言也是少女初豆情怀。像宋代李之仪的《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这种直抒相思之情的表白,语言简洁,凝练精致,感人之深。或许有人对这种情感的表白不泄一顾,称之谓一碗清水,缺乏深度和广度。孔子曰:水,君子也,其性温,其质白。那不是一种平凡的白,是一种境界,当我们在探寻自己内心深处的时候,感到一碗水,是一种肃静的美,清晰温润、雅洁空灵。《郑风》里《叔于田》就是这样的代表:“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狩,洵美且仁。叔于狩,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叔适野,巷无服马。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这里面的“洵美且仁,洵美且好,洵美且武”。这是少女心中的“美”,洵美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美?今天我们无法与故人对质,但我们可以想象,洵美的标准有多高,洵美的尺度有多深。当然我们想象多么完美都不如少女心中那个“叔”。

    《郑风》里面有赞扬女人的美丽温婉,多情可爱,有的是取自夫妻间的对话,相互之间关心,相互倾诉;语言简洁爽快,直截了当,没有过多的修饰,反应当时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较为坦荡、耿直、忠诚、担当、磊落、热情、豪爽。如《女曰鸡鸣》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弋言加之,与子宣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知子来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本文取自黎明前女人叫男人起床狩猎的过程,男子困乏不愿起床,然后与妻子亲密交流,誓言好好对待自己的妻子。是情趣盎然的爱情,是平凡和谐的生活。没有惊世骇俗,没有甜言蜜语。平凡的如同不竟意间发生,语言朴实晓畅,结构严谨,不华丽、不浮躁,完美显现出一千年多前夫妻之间的浪漫恩爱。有些不情愿起床的男子,在妻子的恩爱调教下,决心用真情的付出来回报自己的女人,这样的场景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让我们感同深受,似曾相识,产生共鸣。梦乡酣睡的我们也曾在妻子的柔情下不想起床,经妻子鞭策鼓励,也想努力干一番大事业场景。当然那对恩爱的夫妻已经与我们相去遥远,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情感,仍然激励着今天的人们忠诚于爱情、忠诚于婚姻,勇于创新,敢于担当,仍然可以激发我们修正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仍然可以指点婚姻迷津的人们做出正确的决择。婚姻幸福是人类最大的幸福,没有那一种幸福与婚姻幸福相比。金榜提名是勿忙的幸福,洞房花烛夜是曾经的幸福,升官发财是一时之幸福。只有婚姻的幸福历久弥新,源源绵长。

  • 评论:2 | 查看次数:62
  • 上一篇:读书实现梦想、劳动创造幸福
  • 下一篇:爷爷的小辫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90750
  • 文章总数: 20 篇
  • 评论总数: 65 个
  • 今日访问量: 1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