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书生123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移不走的那座山

移不走的那座山 发表于 2015-5-28 8:35:29

  • 移不走的那座山

       伫立在我内心的那座山,是不敢拿来与名山来作比较的。单就山东省内而言,也是不敢说出口的,无法与巍峨高耸的泰山、观海赏日的崂山相比。单放在潍坊市内而言也是默默无闻,无名小辈。但作为地理作标里却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它位于昌乐县中部,乔官镇西南一公里,在大沂路与胶王路两条省道的交汇处,距东南五公里处我的家遥相对应隋姑山。它海拔254米,四围无山脉相连,平野拔笏,突兀而立,既无雄壮秀丽之色,也无伟岸挺拔之貌。我离开它已经三十多年,它却从未从我的心里移走。

       小时候,知道父亲兄弟四人,父亲是长子,经常见过二爹、四爹,不知为什么总不见三爹?一天问母亲,她含了一眼的泪水告诉我说:“孩子,你三爹十八岁参加抗美援朝走了,再也没回来,你奶奶活着时候说到隋姑山上能看见他。”我坚信不疑,总想找机会到隋姑山上看一看自己的亲人。

       在童年的视野里,隋姑山是遥不可及的地方,它是视角里最高的山,高到每天迎接太阳,高到可以摘到星星,高到将白云揽入怀抱。又是个神圣的地方,梦魂牵绕的地方。因年龄小不能去登山,就不厌其烦地缠着大人们讲述动人传说。隋炀帝有个胞妹,小名叫阿兰。阿兰长得美丽动人,宛如清扬。杨广继位后,弑父杀兄、奸淫残暴。一天,他在后花园见在赏花游玩的妹妹阿兰,姿态飘逸,风情万种,立即淫心大发,想对阿兰下手。阿兰原本对这位皇帝兄长敬而远之,避恐不及,得到要对自己下黑手消息时,立即化装民女逃出皇宫,直奔东方。当路过昌乐县乔官时,已是盛夏,天气又干又热。阿兰渴得实在走不动了,就跑到山沟里找水渴,找到一个小水湾,水少得可怜,不能饮用。阿兰就蹲下身子用手挖,一霎工夫就挖出一眼山泉,泉水咕嘟咕嘟朝外冒。阿兰喝饱后看到附近土地干裂,庄稼苦萎,又将泉水引向干裂的土地,怨天心焦的农夫听到哗哗地流水声,十分惊奇,见清澈的泉水已流向庄稼地,无不欢天喜地。这时,一队兵马带着烟尘从南边赶来,阿兰知道是追自己的官兵,急忙向山里逃走,追兵步步紧逼,阿兰见无路可走,下马一头撞向山间的石头上,追兵见阿兰已死,无耐只得回去禀报。附近的百姓得知后,怀着敬意将阿兰埋葬了,尊称隋姑,山因此得名为隋姑山。后建庙宇上香火,纪念这位坚贞守节皇家女子。故事凄婉,是封建妇人礼赞之歌,在不平等的封建社会里,还有什么比传说更能让人相信美好。

    上中学时,学校就座落在隋姑山东北角下。一天,老师带领同学们登隋姑山,是人生第一次要登隋姑山,心情非常激动,一是实现了童年的愿望,二是山顶能见到自己的亲人。出发了,同学们热情高潮,边走边议论。山脚下,一片绿油油的麦田,像翻动着绿色的波浪,男同学高兴的你追我赶,女同学边走边采野花。一部分同学围在老师周边,听老师讲隋姑山的美丽传说,还记得老师还朗诵一首诗,听起来非常优美,于是就记了下来。有一位名叫唐兆觐的诗人写的《九日登隋姑山》:遥向烟峦策杖游,仙风吹袂碧峰头。奚奴解事携茶具,宾友同心带酒筹。寺有白云能恋客,山无红叶不妨秋。欲将诗句酬佳节,醉把枯肠细细抽。隋姑山原来有庙宇,登山可以携友带酒筹,让人很容易想起了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姑山竟是如此美,能用诗来歌颂,一定有自己独到的地方。

    登山前,老师提了要求,登山过程要仔细观察,然后写一篇登山的散文。然后分成三五人一组,从不同的方向各山顶出发。登山时,我特别留意花草的颜色,树木的分布,石头的形状,登山的感受。沿一条沟壑涧溪往上走,不时被茂密的杂草藤蔓缠绕得无处下脚,两边峡谷拥翠,绿茵葱茏,石光耀彩,野花烂漫,景色十分宜人。山的北侧是古柏层层叠叠,荫翳蔽日,看上去它们龙干虬枝,蟠蜿屈曲,棵棵都悄然端立,壮貌伟岸。大约三十分钟,就到了山顶,尽管气喘嘘嘘,感到意犹尽,静立片刻,猛然醒悟,这就是我久久向往地方,这就是童年梦想的地方。站在最高点用力向远处跳望,想见到自己的亲人,视力内,蓝蓝的天空,仅有几朵白云,却怎么也看不到亲人的影子。不解,深思,登高望远那也只不过是对亲人一种感情向往。三爹是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牺牲的,那颗年轻的生命再不能返故乡了,带着全家人无限的思念和痛苦。

    同学们在山顶一边擦试汗一边四处张望,个个群情激昂,期待找到最佳的表达方式。有同学背颂着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毛泽东是在长沙和橘子州头,我们却是家乡的山顶上,虽是不同的方位,却有一样的激情。此处还有同学诵出了杜甫《望岳》: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昏割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无论什么样的诗,无论如何表述,都无法体现同学们快乐的心情,在这样的一个兴奋的气氛里,自己却暗生一种苍凉,不是矫情,是从心底涌动。期待与现实的落差,美好与存在的差别,这就是自然送给人们最好馈赠。

    有一次登山后,我更加注重审视隋姑山的美,早晨,一片黛色,洒满金光,空旷、深邃、凝重;傍晚,一团紫霞,飘渺山顶之上,范宽、淡雅、纯粹。春天,先有杏花枝头春意闹,绿色盎然满山腰。接着是桃花迎风初绽,嫣然含笑,一抹粉红,遍满山脚。夏季满山皆绿,清风凉爽,一派洒脱。秋风萧瑟,层林尽染,空旷达观。冬雪履盖,近手可致,不染一尘。

    山不能移,却飘进了我的心,再也移不走了。

  • 评论:7 | 查看次数:133
  • 上一篇:炊烟
  • 下一篇:我读过的一本书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83948
  • 文章总数: 20 篇
  • 评论总数: 65 个
  • 今日访问量: 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