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书生123 > 日志 > 我的日志 > 青岛的春天【感受青岛变化】

青岛的春天【感受青岛变化】 发表于 2015-5-21 14:30:41

  •  今年去了,明年又至。

     青岛四季的轮回,没有内陆地区那样明显,总是在不竟意间,悄无声息发生。

    羊年的春天来的特别早。立春过后,等一周,再过一周,仍是春寒料峭,一派残秋瑟瑟,一缕海风凉凉。疑春踪迹何处觅,切看故人怎样叙?“天街小雨润如酥,遥看草色近却无”,早春的影子在海风的吹拂下若隐若现,初露端倪。

    最耐不住寂莫是信号山上的迎春花,遥望着前海湾,在刺骨的寒风伸出僵硬的手臂,鼓动嫩红的小脸,吐着羞涩的花蕊,招唤着春天的临近。一抹的亮色,在未醒的天地里,构成沿海一线精致的美。可远观,也可以登山亲近,随你兴致所然。

    十梅庵的梅花,依然重复古人笔下的故事。“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满院的梅花,错落有致,开得美艳动人,开得的骨肉香彻。花是怒放人,魂是铮铮铁骨,傲视群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这是梅的信仰、追求和底线。梅不是柔骨的女子,它是春天的信使,万物扶苏的脚步,赏梅过后,便是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算是春天的序幕拉开了。

      崂山西侧的北宅、夏庄、惜福镇的樱桃、杏花争相开放,田野、山坡、河道、宅前院后,一簇簇、一堆堆、一片片,白得纯翠、肃静,白得朴实、纯洁,白得情真意切。不愤疾、不激烈、不呐喊,一副淡雅之态,一副安祥顺承之态。没有粉蝶漫妙之舞,没有蜜蜂缠绵之情,生于斯、长于斯,只留清白在人间。

    天阴阴兮欲雨,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杏花雨,淅淅沥沥,惨惨淡淡,落絮无声春堕泪,可呼红楼梦中“两玉”来葬花,埋掉一切痛苦和离愁。“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早早起床,擦亮心情,推开窗帘,小姑娘带着细雨滋润的杏花向巷口走来,扎着两个跳动的小辫,穿着蓝布翠花小褂,提着带叶柳枝新篮子,一声清脆叫卖声,响彻小巷内外,只需几个钱可买枝杏花让满屋生香、淳雅。在宁静的时空,幽深的巷子,还能惦念世外桃花源吗?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唐代诗人李商隐这样暗自伤神的诗,无法溶入今天欢快的场景,少了生机缺了活力,与春天美好时光格格不入。让明快的杜鹃悲悲切切,几度销魂情未了,是不真托词。“回看桃李都无色,映得芙蓉不是花”。是杜鹃有应的写照。胶南的大珠山杜鹃盛开了,满眼的粉红、玫红,像火焰、像云霞,感情炽烈,热情奔放,染红了半个天空,置身其中如同仙境,芳香扑鼻,泌人心裨。举目远望,辽阔壮美,可以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喜洋洋者矣,何乐而不往也。

    春天的青岛满眼秀色,美不胜收,一一道来,恐误了诸位宝贵的时间,只放眼几枝花上就太浮浅了,崂峰峭拔,宛如风骨,松柏翠竹,交相辉映。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深蓝辽阔,海天一色,其不美哉。


  • 评论:1 | 查看次数:83
  • 上一篇:秋日的城阳【感受青岛变化】
  • 下一篇:炊烟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90759
  • 文章总数: 20 篇
  • 评论总数: 65 个
  • 今日访问量: 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