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润之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又听蝉鸣

又听蝉鸣 发表于 2018-7-16 16:18:35

  • 漫步乡间的小路,夏风吹拂着我,眼前的庄稼经过一场雨的滋润,绿绿的叶子随风摇曳。沿着错水河的上游溜达着,走到金水桥边,小桥流水,小小的瀑布吸引着我,下到河边的青石板上,坐下来,把脚伸进河水中,惬意地闭上了眼睛,默默地享受着水的亲吻。

    避开了烦躁,避开了城市的繁华,避开车水马龙,走进乡野,走进村庄,走进童年的乐园,视野辽阔而高远。

    绿荫树下,阵阵蝉鸣钻进我的耳朵里,蝉鸣掀起了我的思绪,让我走进蝉鸣的夏天。童年的故事,布满了路边树林,流水的河边。

    吊知了

    农村靠山,路旁,河道旁栽植树木,作为防护林。每到夏天入伏以后,树林成了舞台,知了成了这个季节的演员。全家大人小孩拿着板凳,蓑衣在大街巷口,乘凉,听蝉鸣。更是小伙伴的乐园。顺溜起吊知了的装备,一根长长的竹竿,几根驴尾丝,竹竿好找,马尾丝不好弄。记得有一次我去马尾丝,先站到驴的跟前,等待驴用尾巴打苍蝇的时候,瞬间几根。得有技巧,多了不下来,最好的机会是驴尾巴下滑的瞬间,三四根最好。又一次,没注意,在驴的后边,被驴踢了一蹄子,至今难以忘怀。

    挖知了猴

    晚上是知了猴出来的时候,拿一个手电筒,满路边上、园地里找,多的时候一晚上能拾到20-30个,回家找个铁盆扣着,第二天早上知了出壳,再把它放到树上,让它自然飞掉,那时没有吃的想法,一切都是放归自然,现在的说法叫“放生”,总是觉得好玩。现在有很多人喜欢拾知了猴,捡回来有的卖给饭店,有的回家自己炸着吃。在大集体时代,油料少,饭店也少,没要收的,餐桌上很少见的到,因此,夏天是知了的大舞台。听我爷爷讲,夏天晚上知了叫的多,时间长,天气就热,这是前辈总结对天气的经验。

    回家,拿一个板凳,坐在过当里,扇着一把芭蕉扇,听着知了的叫声,多么美妙的声音。小燕子蹲在电线上,用嘴梳理着羽毛。我问妈妈今年小燕子没来?妈妈说:“今年没来”。去年来了,一只小燕子从窝里掉下来,我捡起来,踏着兀子把小燕子放到窝里。

    捧一本书,在禅意的鸣叫中阅读,妈妈问我,这些书是你写的?我说不是,这是一套黄岛往事,我只是参与《灵珠山卷》的编写,有我写的几篇故事,我找出来给妈妈看,这是我写的,妈妈识字不多,没上过学,只是上过识字班。认得我的名字,翻了几页,又合上了,只是微微一笑。妈妈知道我出过书,内心也很高兴,知道我喜欢读书,回家带的书,有时放在沙发上,妈妈拿到我的写字台上放着,不让其他人动,怕弄丢了。

    人到中年,回忆起童年的往事,感觉是快乐的,时光是美好的。大山深处,绿树繁茂,整洁的街道,整齐的民房,夏天雨水醒来,高山流水之音,伴着蝉鸣,门缝里,钻进一道曙光,在生命的源泉里,日子升腾着。随着回忆的脚步,走着走着人生之花开在故乡的小路上。

    润之

    2018.7.15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在菩提寺赏雨
  • 下一篇:金沙滩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052784
  • 文章总数: 344 篇
  • 评论总数: 1020 个
  • 今日访问量: 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