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润之 > 日志 > 我的日志 > 那些永不退色的记忆

那些永不退色的记忆 发表于 2018-3-20 20:24:19

  • 最近进社区时间较长,闲暇之余与同龄人谈起了集体时代,干过的活,玩过的游戏,河里抓虾摸鱼,冰上打过陀螺,玩过链子枪,这些都是童年的记忆。

       值班在社区办公室,独自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霓虹,闪烁的灯光,照耀着我,如同一座走进记忆的桥,我沿着光影的桥,闭上眼睛,思绪回到故乡,回到童年。记忆中的时光,随一道炊烟,拉长了童年的长河。

    摆瓜干

       70年代,农村的粮食主要是地瓜,春天吃的是瓜干,秋天储备好。没到秋天农村学校放秋假,目的是让我们这些学生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小孩子重活干不了,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秋天生产队晒瓜干的时候,帮着摆瓜干,一天帮着家里挣4分工分。

    切瓜干一般都是用铡刀切,手工活,一般都是中年妇女,一个铡刀两个刀,一个男劳力领着一帮妇女,小孩摆瓜干,我摆瓜干的。

      摆瓜干是个细活,必须认真,不能粗陋,瓜干压在一起太阳晒不透,瓜干三天之内干不了,长毛。我摆瓜干是一把好手,每个小组都愿意要我,认为我干活仔细。一般生产队有种棉槐的习惯,用棉槐条子编篇篓,生产队用来运输土杂肥,编敦底盛物品。摆瓜干前,到塘坝上割一根棉槐条子,一头削的尖尖的,用来摆瓜干,这样脚不宜踩到瓜干,每天都得到组长的表扬。

    割瓜蔓

      每到霜降前,必须把所有的瓜蔓割完,不要被霜霜了,新鲜的瓜蔓,运到生产队的场院里晒干,瓜叶喂猪,瓜蔓梗喂牛。这个活一般在早晨,不耽误上学,早起,有时赶着月光,天气渐渐地变冷,穿着单薄的衣服,跟着大人上坡,一早上挣2分工分。早晨割瓜蔓,天黑影影的,瓜地里有蛇,不注意手里攥到蛇。我从小怕蛇,又一次在村铁石窝子割瓜蔓,因为看不清,摸到一条菜花蛇,碰到我的手上,蛇的身子发凉,我大喊一声:“蛇!”大人们赶紧跑到我身边,问我没咬着?安慰我几句,把蛇打死。

       拾粪一般在冬天,早起,撅着拾粪筐子,漫山根找,狗粪,牛粪,送到生产队的饲养员屋的粪场,过称按斤计分。冬天没有棉大衣,穿一双单鞋,手,耳朵冻得通红,冻得淌鼻水,逛得衣服袖子中明。为了生活不得不做,这也叫参加劳动,因为劳动最光荣。

       这些都是我童年的记忆,在记忆深处有着快乐和幸福,那个年代藏着生命与生活的乐趣,还有滋有味。那时的生活给了我坚强体魄,坚实的人生路,这条路是我人生的阶梯,这条路是成熟的。伴着我从春天走到冬天,走过月色,走过梦幻,能记住的,都不能遗忘。

      现在离开了那座大山,那些老屋,那些泥泞的山路。但它们的影子,永远铭记在我的心里。每当我回家的时候,都到原来劳动过的地方走一走,转一转,寻找那些被时光埋没记忆。看一看房顶上持久不散的炊烟,听一听满山里的鸟鸣,闻一闻那些叫得上或叫不上名的花香,喝一口那清澈的山泉水,寻找一下错水河里的身影。

    喊一声故乡,我要用山泉水一样干净的词汇,把故乡写进一首诗里,把故乡装在心灵深处。故乡是一面镜子,映出许多无眠的星光,照耀我的路程,在时代幸福的路上前行。

    润之

    2018.3.20

  • 标签: 分类 评论:13 | 查看次数:76
  • 上一篇:生产队的记忆
  • 下一篇:小珠山传说之遇见陌生人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859845
  • 文章总数: 305 篇
  • 评论总数: 960 个
  • 今日访问量: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