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润之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生产队的记忆

生产队的记忆 发表于 2018-3-20 8:20:57

  • 晚餐和同事一起吃康师傅方便面,平时吃的不是很多,有时偶尔吃一碗,感觉味道很香。此时我想起生产队时,秋天忙的时候,中午的饭在坡里吃,与同事开了一个玩笑,要是那时候,有碗方便面该多好啊!用餐后,我忆起了当年生产队的记忆。

    我的童年在农村度过的,对生产队的管理模式、生活方式非常了解,一个大队根据居住位置分几个生产小队,一起参加劳动。早晨、中午队长吹哨集合劳动力一起劳动,队长、小组长与社员一起干活,不分职务高低,同吃、同住、同劳动。那个年代,没有贫穷之分,都在一个起跑线上。没有私心杂念,集体观念很强,一心为公。大人小孩都没有耍滑的,认认真真地去完成各自的工作任务。晚上一起开会学习,学习的内容记不大清楚了,主要进行思想教育,记得最清楚的是“斗私批修”运动,“批林批孔”运动,用大喇叭喊,墙上用石灰粉刷标语,用毛笔写的大字报、小字报满街都是。

    70年代,我是学生,是一名红小兵管理会的主席,小学五年级开始领着学生翻大寨田,薅草沤肥,剜猪菜喂猪,养兔子,砸石子等。晚上带队到大队里搞宣传,参加演节目,和社员一起搞剧团,唱样板戏,印象最深的是《红灯记》、《沙家浜》等。组织妇女学习认字,以小组为单位,一起学拼音、写字上语文课。

    印象最深的是忆苦思甜,有一天,在村东南岭大寨田的劳动现场,学校1-5年级的学生吃忆苦思甜饭,中午饭是大队统一安排的,地瓜叶放一点玉米面,做成“窝窝头”,黑糊糊的。我当班长,我给每个同学发一个,同学们攥在手里,等候哨音,哨音一响,大队辅导员说:“开始”,同学们低着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想吃,为了应付,咬一小口,在口里慢慢嚼,那味道有涩又苦,咽不下去。大队辅导员一般都是穷苦出身的老贫农,一个一个的监督,看看哪个同学吃得快。

    我耍了个心眼,嘴里嚼着,用一只手在地上挖一个窝,咽不下去的窝窝头吐在地上,一个窝窝头吃完了,用土埋好,其他同学也效仿,“报告!我吃完了,其他同学也跟着说:“我吃完了!”。辅导员问:“同学们!好吃吗?”同学们一起回答:“好吃!”。“真的好吃吗?”同学们鸦雀无声。其实我的行为早已被辅导员发现了,辅导员脸带生气的样子说:“你们在说瞎话,根本就没咽到肚子里,气哼哼地走到我跟前,大声说:“你起来,”我站了起来,他用手扒开我埋得窝窝头,生气地说:“你吃了吗?”他开始给我们讲起忆苦思甜的故事。说他们那代人挨饿的时候,吃树皮,吃榆树叶子,脸都肿了,一点劲也没有,哪来的力气干活。现在日好了,能吃上地瓜了,能填饱肚子了,我知道你们咽不下这些“窝窝头,今天的这顿饭,是忆苦思甜饭,是让你们接受再教育的饭。”回到班里,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好吃吗》的作文题目。

    1978年三中全会以后,农村进行改革开放,到1980年开始撤销生产队,分田到户,集体财产人均分到个人,土地实行承包经营制,一包三十年不变,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

    润之

    2018.3.19

  • 标签: 分类 评论:6 | 查看次数:67
  • 上一篇:想和你一起赏雨
  • 下一篇:那些永不退色的记忆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925247
  • 文章总数: 324 篇
  • 评论总数: 1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