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润之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小珠山传说之冬至幽灵

小珠山传说之冬至幽灵 发表于 2017-12-21 20:58:32

  • 冬至来临,我想跟你说冬至的故事。冬至在二十四节气中,最重要的节日。冬至源于人的阴阳观念,“阴”的黑力量与阴寒最强烈的时节。在农村,冬至也是一个鬼节,人们给已去世的人上坟。在这个时节,我也想起了我们村大油房的一个民间故事,冬至吃饺子。

    据传说,解放初期,1946年9月胶南县公安局在村驻扎,开展斗地主,打恶霸运动,过程中抓捕了好多人,本村就有十几名被列为狗头对象准备处决。冬至的晚上,公安局在东新屋的西厢屋(顺兴屋)里(大油房),按当地的风俗习惯,包饺子吃,晚上下饺子的时候,包好的饺子下到锅里煮熟后出现驴粪蛋子,饺子没有了,冬至的第二天,有人看见整盘子饺子都堆在当门吃水缸后面。夜间忽然传出成群的狐狸从大街由北向南浩浩荡荡的经过,一时间人心惶惶,引起了人们的不安,见此情景,上级研究决定延期执行,有进一步落实实际情况,后来上级撤销决定,只有少数几名罪大恶极的被毙,多数人免于处罚。据说这是狐仙显灵,告诉人们不能武断行事,要顺应民心。

    1947年5月,中共胶南县委根据华东局关于《土地复查》的指示,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土地复查运动。县公安局根据县委的指示,在独垛子乡率先开展了这项斗争。7月的一天晚上,公安局刘唤农股长带着两个公安员,把我和村长王进富叫到办公室,要求独垛子村枪毙4个地主。村长一听,找了个理由走了,再没回来。刘唤农一看这种情形,严肃地说:“独垛子有五六个地主,必须枪毙4个,这是硬指标。不能手软,更不能含糊。”我一听懵了,4个人的生死就攥在我的手心里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沉思一会儿,什么也不说。刘唤农把笔记本往桌上一拍,指着我:“你说吧,先枪毙谁,再枪毙谁,一个一个地说。”“一个没有。”“不对吧,这么多地主一个不枪毙,你能交待过去吗?”我很不耐烦地回答:“一个没有。他们都没有民愤,没有罪恶,枪毙了反而会引起民愤!我是贫苦农民出身,在这个村长大的,知道这些人没有罪恶。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枪毙了,我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吗?”刘唤农生气地说:“你就不怕成了党的罪人吗?”说着翻开笔记本,读着地主的名单……我说这些人一个也不能枪毙。刘唤农怒了:“老邢,你的立场站到哪边去了,还有没有党性原则?你这样是很危险的,再这样下去,非处分你不可。”当时,我虽然心里很不服气,也不满这种做法,但嘴里不再说什么。住了一会儿,见气氛缓和了一些,便主动解释:“陈顺兴(铺号)是大财主不错,可是好人。遇到灾荒年头赈济穷人,谁家借粮、借钱总是说拿去用吧,不用还了,弄得好多人都不好意思。谁家有个三灾八难的,他都给予借济,全村人没有说坏的……再说邢慈民,历代是书香门第,虽说有二三十亩土地,也雇过长工,可没有做过一件亏心事儿……还有几家地主,根本不上唇齿,才十几亩土地……这些人一个也不能枪毙。”刘唤农默默地听着,不住地连连点头,却没说什么。最后我说是这个党支部书记不当了,也不能枪毙这4个人!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刘焕农让我回家再考虑考虑。住了几天,又找到我说是经过调查情况基本属实。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次土地复查,独垛子乡没有放走一个坏人,也没有冤枉一个好人。

    积德行善是修行,“积德”是行善的结果,“行善”就是积德的含义。君子上善则迁,有过则改。择善人而交,择善书而读,择善言而听,择善行而从。

    润之

    2017.12.21

    参考书目《黄岛往事》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727309
  • 文章总数: 291 篇
  • 评论总数: 871 个
  • 今日访问量: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