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润之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小珠山传说之

小珠山传说之 发表于 2017-12-10 14:35:16

  • 我和“狐仙”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从小生长在独垛子,而独垛子有很多传奇的民间传说故事,听的最多的是有关“狐仙”的故事。解放前的,大集体时代的,过年的,打枪的等等,爷爷常说:“故事故事啦一裤子”。而我最害怕的是过年的时候,五更头坐在炕上不敢说话,过了三点以后,才可以下去玩,串门拜年,传说故事在我的少年时光里留下阴影

    我成家以后,我儿子岁了,那一年腊月十一开始发烧,在家找赤脚医生看看,说是感冒发烧,给打几支退烧针就好了,一连几天不管用。后来到乡医院检查,也说是感冒了,挂上点滴就好了,不烧也不闹,当时离家近,没有住院,回家还是一样,发着高烧不退,又哭又闹的,一到医院说有笑的,跟正常人一样。到了腊月二十六这一天,快过年,还要准备过年的东西,实在没有办法,找到民间一位神妈妈,进门一看就知道了,神妈妈说:“不用看了,他老人家要到你们家去住,你们回家烧上一炉香,做上三个小菜,把他老人家请到家就好了”。妈妈背着我儿子,走累了,叫我儿子的小名说:“帅帅!下来走会吧!奶奶累了”,子嗯了一下,从大南庄村南,一直走到独垛子,一路小跑。照办了,儿子的病也好了。

    93年,我在的单位有事,喝醉了酒,睡在值班室,在梦里一直想回家,就是家不去,那时每个单位都是铁栅栏门,爬到铁栅栏上,一迈腿,铁门上边的三角刀就扎腿,这是办公楼后边的邮电局,后来,又到黄河西路上的交通管理所,也是同样的进门方法,也是同样的情况。回不了家在黄河西路和柳花泊路之间来回走,一翻身醒了,躺着看看四周,看看表,时针指向夜间12点,坐起来,看见一只白色的动物蹲在门口,我下了床,走到门口,这动物又到西边一个凉亭子上,互相望着,一眨眼的功夫,不见了,他醒了,我也醒了,这天晚上还下着毛毛雨,回到办公室找到自行车钥匙,骑车回家了。回家跟我爷爷说了,爷爷说他喝酒喝醉了,第二天到单位的凉亭子上去看了,什么痕迹也没有,我的一个同事知道了,我也看见,在柳东的苹果

    还有一次,冬季防火,我和家富在独垛子村的小二层楼上值班,本来走进这个院子就有点敬畏感,嘴里不说心里也知道这里的神秘,但家富不知道冬天大街上人很少,风吹着十一点多,我俩在床上说着话,谈论着工作,过了十二点关灯睡觉了。家富睡着了,我还没睡,一点多我起来下楼解手,下楼的时候头发一炸一炸的,害怕,当时穿着衣服睡觉,回来刚坐在床上,自己不知不觉就倒下了,心里明白。躺着两手攥着狐狸的两只前脚,睁着眼,是只黑色的,感觉很亲切的那种感觉,对方互相对望着,不会说话,快明天了,我大喊一声,家富吓了一大跳,怎么了,急忙到了床跟问我怎么回事,我说:“狐仙来了”。

    我讲述的都是真实的事,有人说是“瞎胡”,而我是亲身经历的,我和“狐仙”不得不说的故事,信不信有你了。

    “狐仙”住在大油坊屋里,很多人到这里上香求拜,有的信有的不信,但很多传奇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润之

    2017.9.10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727305
  • 文章总数: 291 篇
  • 评论总数: 871 个
  • 今日访问量: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