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润之 > 日志 > 我的日志 > 一只雏燕

一只雏燕 发表于 2017-8-2 15:54:23

  • 周六回家,天气闷热,下了公交车,烈日当头。地面蒸发着热气,树叶一动不动。蜓蜓半空飞舞,在街胡同几只蜓蜓在我湿漉漉的头顶盘旋过。

    一进家门,妈妈在过当摘韭菜,天井几只燕子唧唧叫着,低空飞着,有时落地面,有时晒衣服的铁丝上叫,我妈妈怎么回事芽?妈妈告诉我,没多时,一只小燕子从窝里掉了下来,还不大会飞,大燕子看着,妈妈说你把他抓回来再放到窝里,听了妈妈的话,先抓住小燕子,攥在手里。在过当里看看燕子窝高度,我说妈怎么能够到?踩着个兀子不行?我说不行,够不到。妈妈起身到天井搬了小梯子,我踩着梯子,一手攥着小燕子,轻轻地把小燕子飞回窝里。这是几只大燕子蹲在屋檐上焦急地叫着……

    这是燕子往外领窝了,大燕子引领小燕子飞起来。我走到大街上,看见许多燕子蹲在电线上,迎着热浪,梳理着翅膀,知了叫个不停,这就是农村人所说的,“燕子凉翅”天来雨了,第二天来了一场大雨。

    以前没有电视,也不知道天气预报,有雨没有雨,只能观天象,动物的一些异常现象,那时不是迷信,很灵验的。许多“谚语”都是我跟着爷爷学的。

    小燕子勾起了我的童年记忆,在农村很穷,房子很小,大门楼子很小,而且都放着生产用的工具,燕子很少进农家。那时,生产队有个地方j叫“饲养院”,养猪、养牛、养驴的地方。牛棚、驴棚没有门窗,是燕子搭窝的好地方。

    每到夏天,到牛棚里去薅一根牛尾毛,吊知了,经常发现有小燕子掉下来,有时捡回几只喂养着,放在一个爷爷给草编的小笼子里,早晨起来抓小蚂蚱喂燕子,等到燕子长出翅膀和尾巴,自己能飞了,再放回“饲养院”的大院,不知能否和大燕子回到一块住。那时,也不管那么多,反正知道自己能生存了。为了记住它能回自己的窝,在燕子身上抹上一些红颜色,做记号,晚上去看看回来没有,这样就放心了。

    后来大包干了,“饲养院”拆了,大牲畜分到户饲养,农户的房子也开始盖起大瓦房,平方,南屋,燕子到了“三月三”开始从南方飞回来了,寻找自己的窝,继续繁衍后代。有的人家讲卫生,不让燕子住在自己的家里,垒好了窝顺便给它戳掉,燕子从此不进这个家门。我家这窝一直在这住好多年了,每天起来给燕子扫粪便,住的很和谐。

    妈妈经常对我们说,不准对燕子使坏,戳燕子窝瞎眼,妈妈很善良,过当再脏不准戳燕子窝。

    燕子很懂人性气,天快亮的时候,清晨,在天井里叫,恰似有人唱春歌,是人间最美的呼唤。

    这种声音又回来了,带着我童年的记忆,走进大山深处。这些辽阔的往事,随着大街小巷慢慢流淌,大地蒸发的汗水,流淌成记忆的长河。漫游在长河里,时光咣当咣当地撞击着那扇门。如同燕子的歌谣,走进梦幻的季节。

    润之

    2017.8.2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581471
  • 文章总数: 264 篇
  • 评论总数: 806 个
  • 今日访问量: 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