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润之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妈妈住院的日子

妈妈住院的日子 发表于 2016-12-11 16:29:36

  • 我正在班上忙着,小妹妹来电话,说妈妈在家呕吐、拉肚子,我打通了弟弟的电话,一起回家。妈妈躺在炕上,头朝窗台。妹妹已叫来了乡医,乡医简单地问了情况,看了病状,说是肠胃不好。在家里挂了两个点滴,病状有些减轻。时直下午4点,妈妈说:“你回去吧!我没有事了”。妈妈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坐在炕前里,喝了一碗水。我看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就回单位了。

    晚上10点多,弟弟来电话说,妈妈头有点晕,还想呕吐,我说去医院吧!去了黄岛中医院。我和我的媳妇赶到医院,妈妈已进了急救室,躺在病床上,弟弟已办理好住院手续。

    妈妈的主治医生是当班的安医生、王医生,他们都在急诊室忙碌着。我坐在妈妈的病床前,此时已是深夜,医院除了急救车的呼叫声外,一切是平静的。病房里灯光是白色的,床垫、被褥是白色的。我坐在白色的空间里,点滴在一滴滴地流淌,妈妈有些睡意,细看妈妈的手,手很粗糙,头发白了,抬头纹留下岁月沟壑。我在岁月的沟壑里寻找妈妈的影子,妈妈朴实的性格给予了我做人的基石,忠厚是传家宝,记忆也在这白色的空间里流淌。

    突然,妈妈醒了,说是想吐,吐又吐不出来,很难受,眼睛含着泪珠,妈妈从来不大喊大叫,我看妈妈是在忍受病魔的痛苦。我去了急诊室,叫来医生,医生护士跟着走进妈妈的病房,医生拿起听诊器,放在妈妈的腹部、胸部听着,护士测了体温、量血压,都在忙碌着。医生开了处方,让我到药房取药,打了两支小针,妈妈睡着了。

    第二天,吊瓶继续,妈妈的病情没有减轻,做了彩超、心电图,彩超显示有轻微的阑尾。有点炎症,问题不大,不用手术。我回单位上班了,我媳妇和我弟妹一起陪护,有事电话遥控。

    今晚的夜班是我和我的二妹一起,一切处于平常状态。我和妹妹说这话,说起妈妈的事情,有一年妈妈过生日,有半瓶可乐没有喝完,仍在平房上好几天了,被妈妈看见可,顺手拿起来喝了,结果也是被送往医院。这次,妹妹说,妈在家听人家说吃“毛蛋”能治病,(“毛蛋”是孵小鸡没成功的蛋)。和邻居一起坐车到开发区去买,走了几个商场没有买到,又到武夷山地商场去,也没有买到。再返回的途中,看见烧烤摊上有卖的,得到宝了,买了30个,高兴地回家。当天晚上,煮了2个吃了,肚子有点不舒服,想吐,想拉,轻微的,第二早又吃了2个,出去闯了个门,和人家说肚子痛,急忙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吐了好几次,我们回来时没有告诉我们,自己想信自己是个大夫,酿成大祸。

    一天打了9个点滴,撤了吊瓶后,妈妈说不管应,还是跟以前一样。夜里10点多,妈妈的症状又上来了,想吐吐不出来,拉稀,我又找到值班医生,医生说不敢再打了,怕老人出问题。看着妈妈难受的样子,我坐立不安。于是,打通了普外好友王医生的电话,回电说他不在班上,他给当日值班的薛医生,不到几分钟,薛医生到了急诊室,和医生一起看了病历,又和急诊医生来到我妈妈的病房,认真地检查腹部部位。我问医生是不是阑尾炎?用不用做手术?医生说有点阑尾炎,不很重。又重新开了处方,给妈妈打上。医生很负责人的,对病人的成为很热情,我对医生不很熟悉,第一次见面,医生对病人像自己的亲人一样,无微不至的照看,值班医生一宿没有眨眼。

    第三天,医生商议将我妈妈转到普外科治疗,还是跟前几天一样,检查、治疗。护士按照医生的吩咐打点滴,一天9个点滴打到晚上10点多,姊妹们有事还未到,我一人在看护,临床的病人今天出院,床位闲着。打完点滴后,妈妈睡着了,我倚在临床上,看着书,突然,妈妈在呼叫,我下床推醒了妈妈,妈妈醒了,我问妈妈怎么了?啊要!我做了一个梦,妈妈把梦里的故事给我讲了一遍,梦靥里的故事很吓人,是一个恶梦……

    天亮了,妈妈自己下床洗漱,打扫房间,我高兴极了。我问妈妈饿不饿?我想喝点小米粥,我说不行,医生有交代,不准吃饭,听医生的吧!妈妈点了点头。医生查房时,看到病房的地面很湿,护士问我谁拖的地面,太滑了,应易滑到。我说:“我妈妈!”都很惊讶,我把昨晚妈妈梦里的故事讲了一遍,医生和护士都笑了。

    润之

    2016.12.11

  • 评论:6 | 查看次数:27
  • 上一篇:初冬季节
  • 下一篇:残荷之恋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790686
  • 文章总数: 344 篇
  • 评论总数: 1020 个
  • 今日访问量: 3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