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影视读书 > 从孔子“周游列国”到康德“仰望星空”

从孔子“周游列国”到康德“仰望星空” 发表于 2018-4-28 20:31:41

  • 从孔子“周游列国”到康德“仰望星空”

    中国的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对这句话充满了无尽地遐想和期待。借用太史公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走天下路,读天下书,这是何等洒脱的生活。

    最初接触《论语》,知道孔子这个老师被尊为“万世师表”。心里那份虔诚无与伦比。1993年的春天,初涉人生的我到了曲阜,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徜徉于孔林、孔府和孔庙之间,最后站在孔子的墓碑前点头哈腰,拜了又拜。那时候我正好20岁,尚未经历多少人间风雨,对孔子“周游列国”的故事顶礼敬仰。

    待长大以后,书读得渐渐多了些,才明白孔子周游只不过也是为生存所迫。他老人家在鲁国不得志,迫不得已只好出走“远方”,寻求施展才华的舞台,企盼实现内心的政治抱负。不过自始至终,热心政治的孔子似乎都是一个政治上的失败者。面对“礼崩乐坏,天下动乱”,孔子万般无奈,自认为比不过一条“丧家之犬”。实际上,以现代人的眼光看,孔子一辈子从未走出过今山东和河南两省,明确记载的国家也不超过10个。但是在那个“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时代,孔子已经算是周游世界的人了。

    晚年的孔子无论是事业上还是生活上,都得益于弟子们的支持和资助。特别是他去世以后,其弟子更是把他抬到了至高无上的“巨儒”地位,成为历代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标签”——无论“尊孔”还是“批孔”,孔老师都默默无闻地站在高高地讲台上,一言不发。然而众声喧哗,不知所云。当世不得志,死后多殊荣。想必孔子自己都不会明白,一生立志“从政治国”的他,走后却能成为别人治国理政的“工具”。

    与孔子不同的,是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康德的一生都没有离开过他的家乡——东普鲁士的疆土,终其一生,他都在那里过着离群索居,机械一样有规律的生活。据说当地的居民都参照康德每天散步的时间对表,但地域的局限性并没有成为他思想上的桎梏。在他的出生地,那个叫哥尼斯堡的地方,这个叫康德的老人让自己的灵魂一次次出行,他的学说和精神超越了他所生存的那个时代。他的灵魂一次次踏入思想的禁区,一次次挣脱时空的蕃篱。在某种程度上,康德的灵魂其实已经远行到了今天。我相信,他还将继续远行未来。在这一点上,似乎又与孔子殊途同归。

    如孔子一样,青年时期的康德父亲已经去世。大学毕业的时候他衣食无托,前途渺茫。因为一时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他不得不到哥尼斯堡的小镇上去做家庭教师。这期间,康德没有满足于一般的讲课,他善于学习和思考,许多重大的人生哲学问题总在脑海里萦绕。他就在一边教书的过程中,一边开始进行深入地学术研究。五年之后,康德回到哥尼斯堡,自此再也没有离开过家乡。

    康德一生对自然法则和道德定律最是敬畏。他有一句名言早已成为很多人的座右铭:“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这段话出现在康德的著作《实践理性批判》最后一章,也刻在了他的墓碑上。去世后的康德,是人类思想天空里的巨星。

    思想的厚度往往决定一个人的高度,孔子的伟大不是他的“周游列国”,而是他的思想对其弟子们的影响。正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孔子之后的战国时期,活跃于政治舞台的恰恰是他的弟子,亦或是他弟子的弟子,特别是子夏,功绩卓然。康德的伟大不是他一生都在家乡“仰望星空”,而是他在孤独中的思索,成为德国古典哲学的开创者。换言之,是康德的思想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真正来源。

    一个是在2000多年以前,一个是在200多年以前。从孔子“周游列国”到康德“仰望星空”,这两个人类思想界的“巨人”告诉我们:一个人走多少路和读多少书对人生其实是没有终极意义的。决定人生长度的,不是读书的速度和数量,而是读书的广度和质量。不以满足兴趣为目的,但却能满怀兴趣地阅读——正是这种习惯培养了一个人对于阅读的爱好,也有助于一个人不断地开拓他的视野!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505502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