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变亦未变 发表于 2017-10-13 23:25:21

  • 十年,变亦未变

    两个多月没有更新博客了,今天打开,觉得有一丝挥之不去的歉疚之感——为自己的惰性。这两个多月来的状态,并不像以往周期性“蛰伏”那样勤于研读和静修。以往每年,我都会拿出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应酬,忌荤腥,苦读书,用这种“闭关自守”的方式逼迫自己砍掉生活的一些繁复,做一些理性思考,使生活回归本真。今年我没有刻意去做样的安排,或许是因为年龄的缘故,如今冲劲儿锐减,因此就有了这个慵懒的夏天。

    今年夏天是上海历史上高温持续最长的季节吧,即使今天——虽说本是秋高气爽的九月,可是中午的时候,上海中心气象台还是发出了高温黄色预警信号:最高气温将超过35度。这样一来,上海今夏就有了35个高温日(≥35度),其中24个酷暑日(≥37度),极端高温日是40.9度,出现在今年的721,是上海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回首这个炎热的夏季,感觉就像烤着火一样走过来。

    事实上的确如此,对于我们家,这个夏天有些煎熬。今年15岁的女儿迎来了她人生的第一次大考——中考。这也是她人生的第一个自主性选择,之所以说“自主性”,是因为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她升学去向的决定性因素是她的中考成绩,这完全需要她个人的努力。如今,女儿的中考以及我们家与中考有关的故事全部告一段落,现在女儿已经入学成为上海一所高中学校的住读生了。然而,对一个家庭来说,抚养孩子的艰辛和孩子成长路上的喜悦总是相辅相成,连同求学路上那些大大小小的考试,还有因为考试而生的那些焦虑和烦恼都会永远在记忆里闪闪烁烁。

    我的博客里有一个分类是关于女儿,里面星星点点地记录了她的一些成长的片段。我是在女儿5岁的时候开始写博客文章的。那是2007年的8月,我从一家知名的国有大公司辞职一年以后,身心依然处于离开国有企业优越感的调整之中。毕竟,我在那家国企公司已经工作了七年之多,很多东西已经固化了,包括身体的养尊处优。所以离开国企以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很不适应。本来,我最初决定辞职的时候是准备去北京发展,并且与北京的合作方已经进行了初步的接洽和磋商,然而等真的辞职以后才发现苦难重重。那时候女儿才刚刚4岁,正是需要用人照料和照看的时候。想来想去实在不忍心走,就把北京的机会放弃了,暂时留在了青岛。之所以说“暂时”,是因为我那时已坚定一个信念——迟早有一天我是要离开青岛的。

    犹记得2007年的时候,青岛一家杂志社做了一个城市与人的发展的主题策划(具体什么题目已经记不清楚了),作为一个从农村步入城市的迁入者,一个熟识的记者在采访我的时候问我:“如果可以选择,你希望在哪里工作?在哪里生活?”我当时几乎没有做任何思考,脱口而出的话是:“在上海工作,在青岛生活。”我1994年至1998年在上海服兵役,对上海充满了深深地眷恋之情,总希望还能回来。杂志出来以后,很多人看到后说我是异想天开,我只好笑笑,算是默认,然后默默前行。其实,“异想天开”有什么不好呢?每天冒出很多念头,那些不死的东西和执着的坚持就叫做梦想。可是我们身边很多人,眼里往往只有梦想,而没有坚持,当然更没有执着,这是我们现行社会最缺失的一部分。

    200782,一个非常平凡的一天,我决定开博,记录坚持与执着。我在开博之日写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变化》,当时的“变化”主要是觉得电脑改变了我的书写方式。在2006年以前,我的主要任务是文字工作,用通俗的说法就是“写材料的人”,每天要处理很多文字,从纸笔到键盘,电脑改变了我的写作方式和思考方式。至于今天,电脑又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这也是那时候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生命无常,人生伦常。作为生活者,在自然的时间里阅读、思考和记录;在社会的空间里,实践、变革和创造是我最理想的状态。开博为的就是记录生活中那些存在的,同时又在时刻变化着的永恒和感知。

    生活总是突如其来,命运总是狭路相逢。随着光阴荏苒,女儿日渐长大。她上小学了,看着她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身影,我那“不死的意念”又开始在心底复苏,我觉得我是到了该“动一动的时候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能是因为之前在上海当兵的缘故,我本能地以为这一动应该选择去上海。冥冥之中似有神助,2010年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决定动身离开青岛。那一年,女儿读小学三年级。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一天是2010年的93,开学第一天,我先把她送到学校,然后回家,一个人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踏上南下的火车。开启了“在上海工作,在青岛生活”的双城模式,昔日的“异想天开”成为活生生的现实。平常妻和孩子在青岛,我一个人在上海。几乎每个月我都回一趟青岛,时间紧张的时候就选择周末往返,时间宽松的时候就会在家多呆两天接送一下上学的女儿,以尽父道。这样两年之后,又一个想法在心中萌生——搬家,迁居,全家去上海。说干就干,2012年,待女儿读完四年级以后,我就连根拔起,举家从青岛迁徙上海定居。

    细思极恐,从2007年8月在这里写下第一篇博客文章至今已经过去10年。10年光阴,虽无可道之迹,却有不灭之痕。一个人的思想常常不是直线发展的,而是包含着种种矛盾和冲突,需要经过某些迂回和曲折。面对变化的变化,面对改变的改变,尤其是这样。梁启超曾言:“变者,天下之公理也……变亦变,不变亦变。变而变者,变之权操诸己,可以保国,可以保种,可以保教。不变而变者,变之权让诸人,束缚之,驰骤之,呜呼!则非吾之所敢言矣!”社会如此,国家如此,人也如此。无论是10年,20年,还是30年,40年,在变化的世界里,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时刻保持应变的能力。

    十年,变亦未变。这一刻,我在这里,宛如初心!

    就在不知道选什么照片配文的时候,突然看到女儿学校公众号上她们军训的照片,右一是女儿。索性就贴上这一张,这10年,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女儿,她长大了。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