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时事观察 > 改判、罢赛、山体垮塌之灾及其它

改判、罢赛、山体垮塌之灾及其它 发表于 2017-10-11 21:34:40

  • 改判、罢赛、山体垮塌之灾及其它
    刚刚拜读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于欢案刑事附带民事终审判决书。判决书洋洋洒洒,对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进行了详细地陈述。证据不可谓不详实,言语不可谓不精准,遣词不可谓不严谨。就案件本身,你不得不相信法律的公正——判决书逻辑清晰,证据确凿,实在是没有任何毛病。
    相对于原判,尽管结果有了一些改观,可现实就是这样把于欢一步步逼上了犯罪的道路,法律就这样一步步把于欢置沦为犯罪的囚徒。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于欢案终审判决下达的同一天,中国乒乓球运动员发生了罕见的罢赛事件。这两件事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捕捉本相,你又会看到其内在的一面性——那就是“社会的痞气”和“哥儿们义气”似乎正在成为我们新的主流价值观。“社会的痞气”逼迫了于欢的“愤而犯罪”,“哥儿们义气”则让我们引以为豪、引以为荣的体育健儿置比赛大道于不顾,视职业道德如虚无,在国际性的比赛中做出“愤而罢赛”的“惊人之举”。
    “罢赛”本是一桩荒唐事,可是比此更荒唐的——居然有相当一部分国人却视罢赛者为英雄,并为之欢呼雀跃,力挺声援。诚然,体制有体制的诟病,政治有政治的龌龊。但是不要忘记,工作也有工作的本职,信仰也有信仰的神圣。对于一个职业运动员来说,还有比参赛更大者乎?!孟子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任何问题,“道”都是第一位的。然而遗憾的是,今天的人们,为了那么一点利益,“道”早已不在视线之中。“罢赛”也好,或者说引起“罢赛”的人事任免也好,其本质不就是利益的争夺吗?
    同样是在上个周末,几乎与这两件事同时发生的还有四川茂县山体滑坡垮塌之灾。一大批鲜活的生命又被大自然无情地夺去了生存的权利。灾难沉重,国人似乎也已麻木,对灾难的关注度远不如过球队队员的振臂罢赛。2017年的初夏,几个乒乓球运动员的“任性”与“痞性”引得众声喧哗,淹没了于欢的内心悲苦和四川灾民的呻吟无助。
    我们当前有个说法叫“精准扶贫”,每天充斥眼帘的是战胜自然、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和热情讴歌。我实在想不明白,类似这样的灾难为什么还是会经常经常地发生在我们身边。扶贫,扶什么?何谓“精”,何谓“准”,这真的是个问题,远不是给钱脱贫那么简单!这几天令人纠结的还有杭州保姆纵火案。在利益和欲望面前,很多人已经到了完全失控和扭曲的地步。世界之不可救,实则乃人心不可救也!我觉得,解决心灵的困乏可能比解决物质上的贫困更严峻。
    “我们无论革命还是改良,总得守住一点什么”。写到这里,想起民国著名军事领袖蔡锷将军当年的这一扪心自问。为此,他曾经请教过他的老师梁启超。师生之间有过如下一段对话,现摘录于此,并作为今天的结束语——
    蔡锷:“中国人最缺少的是什么?”
    梁启超:“公德其一端也。”
    蔡锷:“倘无私德,何谈公德?”
    梁启超:“人人独善其身者谓之私德,人人相善其群者谓之公德。倘无私德,尽是虚伪卑污残忍愚懦之人,无以为国。然而虽有无量数束身自好、廉谨良愿之人,却没有或鲜有为国家、民族慷慨悲歌之士,仍无以为国也。”
    蔡锷:“立德之早,也许莫过吾族。德政糜烂若今,夫复何言!”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