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关于女儿 > 细节见笔力,平淡见真情——与女儿谈作文琐记之三

细节见笔力,平淡见真情——与女儿谈作文琐记之三 发表于 2017-4-26 15:50:06

  • 细节见笔力,平淡见真情

    ——与女儿谈作文琐记之三

    或许是出于对读初中时语文课本的怀念,也或许是出于对鲁迅文章的热爱。在我与女儿谈作文的过程中,我总是会有意或者无意地提起鲁迅先生的作品。除了《文以载道,“小事”不小——与女儿谈作文琐记之二》一文中列举的《一件小事》外,《藤野先生》被我单独挑出来作为一篇“写人”的重要范文向女儿讲解。

    《藤野先生》是鲁迅的一篇回忆散文,19261012写于厦门大学,记叙了作者从东京到仙台学医的几个生活片断。最初发表于192612月《莽原》半月刊上,后收录在鲁迅的散文集《朝花夕拾》中。文章记叙了作者在日本留学时的一段学习与思想经历,重点回忆了与这段经历有重要关系的老师藤野先生。藤野先生本名藤野严九郎,日本福井县人,毕业于爱知县立医学专门学校后留校任教,后转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鲁迅逝世后,他还曾专门协作《谨忆周树人君》,可见其师生之情溢于言表。

    从写作本身来说,《藤野先生》选择了东京、仙台、中国三个地理上的点,依据时间的推移、地点的转换和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通过回忆自己的见闻和感受,重点记述藤野先生的可贵品质。全篇内容丰富,笔意纵横,形散神凝,详略布局错落有致,发人深省。在作者的笔下,那些看似琐碎的留学生活跃然纸上,字里行间始终贯穿着鲜明的爱国主义思想和大爱情怀。特别是对藤野先生的人物刻画,可谓入木三分。

    文章一开始先描写东京的樱花渲染气氛,然后借“上学年不及格的留级学生”之口交代藤野先生穿衣戴帽不拘小节,“管车的疑心他是扒手”。然后笔调一转,写藤野先生过了一周就把我叫到研究室问:“我的讲义,你能抄下来么?”。当我说“可以抄一点”时,他马上提出“拿来我看”。当我交给他以后,第二三天便还给我,同时要求我每星期都要送他看一回。通过这些环环相扣的对话细节,我们大抵可以感受到一个虽然“穿衣服太模糊”,但是对教学决不“模糊”的老师。这种对比描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和蔼可亲,对学生关心和细心的滕野先生向我们走来。

    作者接着陈述,当我把讲义“拿下来打开看时,很吃了一惊,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和感激。”因为“我的讲义已经从头到末,都用红笔添改过了,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连文法的错误,也都一一订正。这样一直继续到教完了他所担任的功课:骨学、血管学和神经学。”寥寥几笔,便生动形象地刻画出藤野先生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教学精神,还有那为人师表,善始善终的工作态度。“你看,你将这条血管移了一点位置了。——自然,这样一移,的确比较的好看些,然而解剖图不是美术,实物是那么样的,我们没法改换它。现在我给你改好了,以后你要全照着黑板上那样的画。”

    当解剖实习了大概一星期后,他又叫我去了。“我因为听说中国人是很敬重鬼的,所以很担心,怕你不肯解剖尸体。现在总算放心了,没有这回事。”并且“他听说中国女人是裹脚的”,询问作者怎么裹法,足骨变成怎样的畸形,还叹息道:“总要看一看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作者通过这些学习片段的记述,娓娓道来,层层推进,让我们看到一个高大丰满,对学术严谨细致,实事求是,尊重客观实际,尊重文化差异,且没有民族偏见的藤野先生。最后作者袒露心声:“有时我常常想: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

    “作诗无古今,惟造平淡难”,北宋有个现实主义诗人叫梅尧臣,他极力提倡“平淡”的艺术境界,要求诗要写景形象,意于言外。他的这句诗既表达了平淡是其追求的境界,又是难以达到的境界,正如苏轼所言:“平淡乃绚烂之极也!”从内容到形式,《藤野先生》都是朴实无华的素心之笔,它通篇都没有惊人的题材、离奇的故事和俏丽的语言,但却处处涌动着赤诚的爱国注意情怀和浓浓的师生情意。如此深刻的主题思想,鲁迅却是用琐碎的记录表现出来,可见其笔力非凡。难怪教育家蔡元培在为《鲁迅全集》所作的序言中,力透纸背地评价鲁迅:“他的感想之丰富,观察之深刻,意境之隽永,字句之正确,他人所苦思力索而不易得当的,他就很自然地写出来,这是何等天才,又是何等学力!”

    平淡乃绚烂之极也!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