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生活实录 > [路上海·申城行思录]合肥路:一种心情

[路上海·申城行思录]合肥路:一种心情 发表于 2017-4-20 11:25:28

  • [路上海·申城行思录]

    合肥路:一种心情

    外出办公事,结束的早。因为没有开车,索性就沿着合肥路一直走。平常忙忙碌碌,来上海这些年里,如此悠闲的时光并不多。这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公司在嘉定,远离上海中心城区。前几年一心扑在工厂里,身兼数职,贴着地皮抓管理,不得分身,更无法分心;二是日常出行都是开车,出门办事开车是便捷,但也有一个停车难的问题。往往因为找不到地方停车,浪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最近开始尝试乘坐轨道交通,发现这些问题借助地铁便可迎刃而解。事情做完,一身轻松,沿途寻找地铁站口,同时顺路欣赏城市风景。


    说起上海的路名就不得不说一段路名的故事:上海虽然有“合肥路”,但上海没有“安徽路”。上海以中国地名取路名的历史始自租界时期,凡是南北向的路统一以中国的省名取名,如江苏路、山西路、浙江路等;东西向则以中国地名及城市名取名,如南京路、北京路等,这一惯例保留至今。北洋军阀割据时期,上海属皖系军阀的势力范围,皖系军阀首领段祺瑞依仗日本人的支持,以上海为主要据点,对上海及上海人民犯下了种种暴行,譬如压榨百姓、抢夺民女都曾是皖系军阀的恶习。1920年直皖战争,皖系军阀被直奉系军阀打败,由于上海人非常厌恶段祺瑞,段祺瑞又是安徽人,所以上海人民一直要求不用安徽省名命名上海的道路,但仍保留一些以安徽地名及城市命名的道路。这就导致上海有合肥路、凤阳路、安庆路和黄山路,而南北向就没有安徽路。


    临近傍晚,太阳西斜。走着走着,不经意间一些小的咖啡馆就会映入眼帘。上海有许多这样的咖啡馆,它们一般开在名人故居或者历史老建筑的所在地,门头不大,装修也不奢华,但是消费却并不便宜。其实从消费的层面来看,咖啡这种东西,价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腔调”。你有了某种情调,买和卖都不是问题。合肥路上也不乏这样的咖啡馆,空间狭小,光线昏暗。进去后虽然影影绰绰,但与历史的建筑融合在一起,似乎马上具有了一种凝重和幽静的气场,感觉不是来喝咖啡的,而是要留住时光。


    不过咖啡向来不是我的兴趣,我的兴趣是看那些历史老建筑。我一直觉得,老楼和老建筑是城市的文脉和长者,历经岁月,它们或者容颜苍老或者身躯斑驳,可他们是城市变迁的见证者。一代代人进进出出,哪怕声名显赫,哪怕富可敌国,然而终究都抵挡不过岁月。人去楼空之后,“小楼”总要“东风”,今人何知旧人老?从这一点上来说,人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合肥路376号是一处比较典型的优秀老建筑,门口标牌上介绍说是1928年建设的,2005年政府将其列为不可移动文物。从外面看,三层楼体科林斯式圆柱、门廊与底层客厅的天花、部分窗檐,以及腰线上的装饰花纹,都呈现出一派浓郁的古典主义风格。


    合肥路101号,现在是上海新人民摄影有限公司的所在地。看门口介绍上海新人民摄影有限公司是原来位于淮海中路上的人民照相馆。人民照相馆是沪上的老字号,以独特的高、低调风格的海派艺术摄影而享誉。对于老字号,现在国家的主导思路是保护和发展,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一刀切”。一些传统的手工,包括食品加工品牌等,应该加大保护和发展力度,但是相对于一些工业技术性行业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的好。科技是日新月异的,譬如摄影,现在已经完全大众化。即使一部手机所具有的摄影功能已经十分强大,所以摄影已经不是技术问题。借助先进的摄影器材,几乎每个人都能拍出上等的摄影作品。在这种形势下,照相馆的作用及市场就非常狭窄了。时代变迁不可逆转,必然要淘汰的东西,人为地存在也是痛苦。


    在上海,合肥路并不是很有名气,但是我觉得这可能是与它所处的位置有关系。因为在合肥路周围,有名气的地方太多了。沿着马当路、黄陂南路向北走,过了复兴中路不远,就是现在著名的上海新天地。如果有雅兴,可以选择晚上来,逛逛小店,泡泡酒吧,看看灯火迷离的夜上海。当然,在新天地一角,还有一个不能回避的地方——中共一大会址,那是一个光辉的荣耀之地。

    一抹阳光,一抹绿:藤蔓缠绕的合肥路。

    合肥路上一栋别有韵味的居民楼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