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随笔感悟 > 大学的本分——由星巴克开进上海交通大学校园所想到的之一

大学的本分——由星巴克开进上海交通大学校园所想到的之一 发表于 2017-1-16 10:11:01

  • 大学的本分
    ——由星巴克开进上海交通大学校园所想到的之一
    “大学是社会之光,不应随波逐流!”
    说这句话的是前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彼时是1936年至1946年间,竺校长带领浙江大学于漂泊动荡之中成为中国最有建树的大学之一。与此同时,由北大、清华和南开组成的西南联合大学也在战争炮火的轰炸中顽强抵抗,艰难前行。一大批坚守节气与使命的学人、学者在颠簸流离中孜孜以求,在中西合璧下,既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也有“独立人格,自由精神”的人文气度。忘了是谁做了一个形象的评价,说西南联大八年间培养的人才比建国后几十年都多。事实确实如此,八年间西南联大培养了后来中国二分之一的学部委员,产生了李政道、杨振宁这样的物理学家。
    今天,西南联大的精神依然是教育史上挥之不去的卓越功绩。冯友兰先生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文》中写道:“联合大学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转移社会一时风气,内树学术自由之规模,外来民主堡垒之称号。”在抗战期间,西南联大当仁不让地成为中国青年的精神圣地。“所谓大学,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大学不是“大楼”的别称,而是“大师”的总称。在这个简单而透彻的认知下,梅贻琦校长执掌下的西南联大,令今天诸多不仅有高耸入云的“大楼”,而且还有金碧辉煌的“学术中心”的大学和大学城望其项背,无出其右。
    相比而言,今天的大学似乎总是在抱怨经济压力过大,强调要与市场经济接轨,成为经济建设的发动机。然而如果稍有良知,回头看一看西南联大的经济困境,今天大学的条件是不是太优越了呢?去年,星巴克咖啡开进了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每次经过都感觉与跨越三个世纪的校园极不相称。当下,教育与经济接轨已成共识。放眼世界各国的大学,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拥有名目繁多的校办工厂和校办公司。同时,今日大学本身也和这些工厂和公司一样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也成为司空见惯的新常态。过去我们说大学是象牙塔,可是今天的大学更像是一个批量生产证书的流水线加工与服务机构,丧失了理想主义的信念、担当和智慧之光。
    在国难深重的战争和动乱的年代,偌大的校园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然而今天,这张平静的书桌依然难放。在任何一个大学校园走一圈,公司、商行、超市、礼品店,乃至酒店、宾馆和歌舞厅,这些设施大学一样都不少,可是唯独缺少理想、理念和那种内在的精神气质。英国19世纪自由教育的伟大倡导者和捍卫者纽曼说:“大学不是诗人的圣地,但一所大学如果不能激起年轻人的一些诗心的回荡,一些对人类问题的思考,那么,这所大学之缺少感染力是无可置疑的。”纽曼主张大学存在的目的在于知识本身,大学是传授普遍知识的场所,而自由教育是实现大学目的的途径。为此,大学必须享有相对的独立性和自治地位,必须远离各种世俗和功利性的目标。纽曼式的教育思想使大学具有了一种凌驾于社会之上的独立风格,试图用大学的精神气质来引导社会。
    尽管大学从出现到现在,始终都无法完全具有“遗世而独立”的秉性,或多或少大学总是与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以说,大学是为社会而存在的,但这种存在却是目光远大的。大学不应该为即刻满足这个社会的需求而存在,而是应对社会的远景做出承诺与研究而存在。正如牛津大学的校长曾经在世界大学校长论坛上所说:“大学应该成为打扫这个日益发达的物质世界的重要力量。尽管大学与社会不可能完全分离,但是大学的作用之一就是用良知批判社会。”由此可见,我们把市场机制照搬引入大学,使大学成为经济建设的主战场是多么愚蠢的举措。在当今社会,我们对大学的普遍认识,似乎只剩下那一纸文凭。大学的光荣与骄傲、职责与使命,还有理想和信念,如今都已经被大多数人忘却了。
    大学之道在于回归大学本源,而不是去毫无原则地适应社会!
    上海交通大学老图书馆,也就是现在的校史博物馆夜景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009996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