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随笔感悟 > “认真”,何过之有?

“认真”,何过之有? 发表于 2016-12-29 9:00:12

  • “认真”,何过之有?
    我已经不止一次地被别人当面斥责为“太认真”了。
    最窘迫的一次是在法庭上,因为公司的一起债务纠纷,我与对方据理力争。法官的目的是想以调解达成一致,而我不希望公司受任何损失。就在调解限于僵局的时候,法官突然抛出了一句令我意想不到的话:“你太认真了。”我一时不置可否,难道在严肃的法律面前,认真是一种罪过吗?即便是,我想我也不会放弃认真,抛弃底线和原则。这件事让我思考很久,为什么在我们国家,大家普遍都不是敬畏法律,而是敬畏能操纵法律的人。因为,我们的这个社会缺少认真,特别是执着的认真。
    其实,我因为认真而吃亏已久。很多年以前我在体制内工作,做媒体策划与传播,每次执行案子,我都是身体力行,调动所有资源,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和纰漏。这样做自己干得很辛苦,但并不讨领导欢喜。有一次一个领导拍着我的肩膀暗示我说:“自己找那么多累干啥,一起打包转给某某公关公司,需要多少费用报批一下就好了。”我明知领导言语之间的“意味深长”,但是因为认真,我最终没有去执行转包的方案。当然,最后我自然在体制内混不下去,辞职是后来唯一的出路。不过今天回想起来,我一点儿都不后悔。因为这些工作的经历,着实锻炼了我的实战能力和执行能力,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成长和进步。如果在体制内得过且过,我可能会面临身心蜕化变质的危险。伟人不是说过吗?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不过今天来看,后半句可能经不起历炼和考量。
    阿拉伯有一句谚语:“认真的人只错一次。”认真其实和信仰一样,是安身立命的生活态度。然而现在,大行其道的不是认真,而是玩世不恭和敷衍了事。譬如现代人现在见面彼此问候。“最近忙吗”,回答往往是“瞎忙”或者“马马虎虎”。听上去是自谦,实际上是一种极不认真的草率敷衍。现在我们社会也流行说“工匠精神”,并且热衷于对“工匠精神”进行复杂的概念解读,这实际上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什么是工匠精神?一言以蔽之,无非就是认真严肃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克强总理的工作报告中表述为大力培育这种精神,对于一个有着历史悠久和古老文明的大国来说,我个人以为这种表述太不认真了。很简单,因为这种精神原本就是生产和生活中固有的常识性的东西。
    鲁迅曾说“认真”是一个致命伤,他在《忆韦素园君》一文中写道:“认真会是人的致命伤的么?至少在那时以至现在,可以是的。一认真,便容易趋于激烈,发扬则容易送掉自己的命,沉静着又啮碎了自己的心。”这是我迄今为止看到的关于认真的最好诠释。对于一个认真的人,认真的确是一种煎熬,同时也是一种享受。虽然因为认真,有时候难免痛苦,但如果让他不认真,则会更加痛苦。
    “坚守严肃让人尊敬,同时也意味着你被嘲弄的危险。”一个叫许知远的年轻人在他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一书中潇洒自如地写下这么一句话。我尽管已经不再年轻,但我仍将严肃地对待“认真”。如果说嘲弄,那么谁又不是在被生活所嘲弄呢?!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被自己嘲弄,就好!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009975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