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随笔感悟 > 12年,偶然的杭州淹没在时光里

12年,偶然的杭州淹没在时光里 发表于 2016-12-15 9:56:26

  • 12年,偶然的杭州淹没在时光里
       时间从来就不是一种偶然的片段,在一串看似零乱的数字背后,生活与此有了某些无法割裂的关联。弗洛伊德让人类意识到,除了外部世界,我们每个人的内心还蕴藏着另一个更为丰富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科学的规则与定律,它往往被一种偶然性所控制。
       12年前,我尚没有离开国企,也没有离开黄海之滨的青岛——那是一座后来被很多人形容为盛产“大海的泡沫和啤酒的泡沫的城市”。我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一隅,同时在一家非常强势而又非常有品牌知名度的国有大企业里上班。每天朝八晚五,按部就班地出入临海的办公大楼。我经常透过办公室宽大畅亮的玻璃窗眺望大海,尤其是闲散或者说是工作困顿的时候。法国人有一句谚语说“闲暇生艺术”,我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我那时候专注于文字工作,说白了就是一个“写材料的人”,很多文字我都是要看看窗外大海翻滚的浪潮才能静下心来落笔。当然,后来落笔被电脑键盘所取代了——可是我还是常常怀念那个用墨水钢笔的时代。
       我是1999年当兵退伍应聘到这家大公司工作的,在人事关系正式调入之前,我经过了长达将近一年的试用期。我在这一年中,我每月只拿600元的生活补助,部门奖金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可我对此毫无怨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人在年轻的时候,精神生活远比经济生活要重要的多。在当兵之前,我曾有一段在渔轮上从事海洋捕捞工作的艰苦经历。从生活的最底层开始,一步步走上自己所希望过上的体面的城市生活,我对身边的一切都抱有深深地虔敬之情。我当时幼稚地以为,自己一生也许都不会离开这家公司和这个公司的团体生活了。然而,一个偶然性的事件彻底摧毁了我的精神意志和职业观念。
       现在想来那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一天,普通的甚至有些俗气。2004年的某个下午,我的一个领导从杭州出差回来后召集开工作会议。工作内容布置完以后,这个领导开始惯有的训导。这一次,领导的训导结合了杭州出差过程中领导们在一起的共同意见:“相比于杭州,我们的青岛是有优势的,不仅我们的品牌有优势,我们的大海更具优势。杭州有什么好呢?西湖就是一潭死水而已,看看我们外面的大海,多么辽阔多么壮观。”说这番话的时候,我的领导满脸自豪,确切地说应该是一种骄横和傲慢,再确切地说应该是强势和偏见。这段话让我大为感伤,工作以来以谦逊之心所建立起来的精神堡垒在瞬间坍塌。当时的场景深深地印嵌入我的脑海中,成为日后无法抹去的一个阴影。以至于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有心情再去眺望窗外的大海。其实,对于一个曾经深入大海深处从事过海洋捕捞作业的人来说,窗外的海是不叫海的,那只能算做一道风景线。
       如果说格局决定了视野,那么认知便决定了接近事物本质的能力。我大约就是从那次会议之后开始考虑个人的发展和去留问题,我觉得我不能再被体制所限制和束缚了。对于我一个没有技术也不具有学历优势的“写材料的人”,格局和认知将决定了我的走向。我深深地体会到,在国有企业的体制内,我的走向在某种程度并不是取决于个人的努力程度,而是决定于我身边的领导和架构之间复杂的等级关系。我猛然强烈地意识到,继续在这个团体里呆下去,是没有出路的。2004年,已经是我在这家大公司工作的第六个年头。那年的12月10日,受上海朋友的蛊惑和邀请,我借参军入伍10周年(我是1994年12月10日从青岛参军的)的机会特意回了一趟上海。在我曾经奉献过四年青春的申城、在挥洒过汗水的军营、在自学考试的复旦大学,我与过去做了一次最彻底的清算。那一年我31岁,我隐隐约约地意识到,我如果继续在那个被认为“西湖是一潭死水”的江湖里再浸泡六年的话,可能我自己就真的将成为“一潭死水”了。
       在上海临回青岛的前一天——12月12日,我专程从上海去了杭州,只为看一眼西湖水。汽车去,火车回,一日往返。那是我第一次去杭州,虽然是匆匆地一瞥,但却是给我一生的回忆。此后多次往返杭州,似乎只有第一次在西湖边的驻足留在心里。“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公元822年,唐代白居易为逃避宫廷党争的政治旋涡,自求出守杭州。两年后届满归京之际,他曾怀着对西湖无限的眷恋不舍之情写下《春题湖上》一诗。我自知没有白居易的才情和能耐,但是面对历史的湖水,我还是萌生出许多年轻的勇气和信念,我觉得生活不能再按部就班下去了,我试图寻求改变。我下决心要离开,不想再与认为西湖是一潭死水的人为伍。
       回到青岛以后,我开始相机而动,左右突围。一年后的2006年,我辞职离开了那家国企大公司;五年后的2010年,我只身告别青岛回到上海创业开辟新路;七年后的2012年,我举家迁徙定居上海。时间是人们生存发展的空间,它不仅记录我们的生活,也改变我们的生活。在做这些决定之前,我都没有想过完美的结果,只是凭借知觉和直觉往前走。世界不是一个中立的事物,偶然性会改变人的一些观念和看法,但决定未来和走向的不是偶然性,而是格局和认知的必然性。

       

       杭州西湖

       

       历史的江湖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

       

       12年前的杭州和杭州的12年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