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的成效 发表于 2016-11-22 13:44:55

  • “遏制”的成效
    “全国房价第三季度以来过快上涨的势头已经得到初步遏制”,上周五国家统计局发布相关房地产统计数据后,连日来各大主流媒体报道如是说。数据显示,10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明显降温,放假环比涨幅快速回落。官方缓引数据指出:上海10月份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上涨0.5%,为今年各月中的最低涨幅。
    “遏制”能解决市场的难题吗?这就好比婚姻包办,强势的父母反对儿女自由恋爱,为了阻止儿女恋爱而采取强制手段把儿女关禁闭。如此一来,恋爱可能是阻止了,可是婚姻的幸福和家庭的和睦也同样被扼杀了。生活中,古往今来,因父母反对婚姻自由的悲剧并不在少数。房地产业就是走在这样一条被包办的道路上,政府控制了全部的过程,从土地中获益。经济学家吴敬琏所说:“有保有控的产业政策是无效的、有害的。”房地产越遏制价格越高的试试是不容置疑的。
    今天许多媒体都报道了马云在上海市浙江商会成立30周年大会上的一个演讲。标题做得有点吓人——《马云:未来30年计划经济会越来越大》。初看这完全是反改革的言论,找来原文仔细一读,才感觉到马云的可爱,好在他是在“谈经济”而不是在“谈政治”。马云说的是基于数据的分析和推断来控制过程,也就是用数据预测未知的问题。不过我个人觉得,马云“大数据时代”的思想是建立在他淘宝网的基础上的,有其自然的局限性。他在演讲中提到的马克思主义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其区别并不是数据的多少和优劣,而是资源配置的方式。显然这不像网购配货那么简单,更不是依靠网络摆摊就能实现的。
    最近我一直在想,我们现在的社会到底需要什么声音?今年以来,从王石的“野蛮人”论调公开排斥和蔑视民营企业,到王健林一个亿的“小目标”受全社会所调侃,企业家群体发出的声音令人失望。除此之外,学界的声音也是令人惊讶。前不久,也就是11月4日,在深圳举办的第三届大梅沙论坛上,厉以宁就公开说:“未来也许不存在企业家,需要领跑人。”虽然说时代充满变迁的特性,但是不能否认,企业家在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中所发挥的促进和推动作用。可以说,只要有企业存在,就不可能没有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从古代美索布达米亚到现代社会都可以证明,企业家及其创新和创业活动都对经济经济增长和国家繁荣产生着巨大影响。对一个国家来说,最重要的是建立起一套引导企业家合理追求财富的制度规则和社会价值观。
    市场是企业的源泉,企业的行为反过来又决定了市场的活力。所以,政企不分是企业的大忌,往往会使企业在无形中失去竞争的机会和发展的机遇。所以,同样是在本届大梅沙论坛上,从国资委主任职位上卸任的李荣融就结合自身工作经验和体会大声疾呼:“今天的中国企业家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没有一批优强的企业中国不可能成为现代化的强国。社会最需要的,首先是企业家。”如果没有了企业家而只有“领跑人”,无疑就等于抛弃市场,撕毁契约而信奉权力。长此以往,国家永远都将处于“人治”大于“法治”下的小社会大政府状态。
    这几年在上海,我一直在观察两件事:一是楼市,二是车市。当然我主要不是看汽车的销量,而是看车牌价格。可以说,上海车牌的价格和上海楼市的价格几乎是同步同比上涨的。今年11月沪牌拍卖平均价为88665,比上月增加306元,创年内新高。要知道,上海就沪牌拍卖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的情况,官方所采取的措施也是一直在不断地“遏制”。但是遏制无法改变需求,随着年关临近,汽车消费需求的小幅回升,未来沪牌价格继续走高都是必然的趋势。
    其实,可怕的不是遏制市场,而是遏制思想。前者改变的只不过是供求关系,而后者改变的却是人的未来和人的生活。相比于人们眼中的既得利益,人的思想观念更应该受到重视。无论是我们国家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改革还是过去及现在世界其他国家的一些重大变革都表明——重要的改革并不是权力和利益结构的变化,而是当权者将新的思想付诸实施。改革不是发生在既得利益者受挫的时候,而是发生在他们运用不同策略追求利益的时候,或者说他们的利益被重新界定的时候。利益和思想观念是改革的一体两面,囿于利益而不敢在思想观念上有所突破,改革就不可能破冰前行。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