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时事观察 > 教育:家长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从《人民日报:教育改革要从家长教育开始》说开去

教育:家长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从《人民日报:教育改革要从家长教育开始》说开去 发表于 2016-10-2 16:21:22

  • 教育:家长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从《人民日报:教育改革要从家长教育开始》说开去

    国庆节,祖国母亲67周岁的生日,按说要写点歌舞升平的文字歌颂一下英明的领袖和伟大的盛景。然而看看全国各地的交通状况,各种惨烈和各种拥堵的壮观,长假高速公路变停车场的壮举,可能是也我们所独有的特色吧!“中国式的免费”真是害惨了热爱祖国河山的子民,这样想着,“整个人就一下子不好了”。于是,想起前几天《人民日报》发表的那篇署名文章——《教育改革要从家长教育开始》。如果按照这个模式,交通改革应该从哪里开始呢?

    言归正传,回到“家长教育”的问题上来吧!在那篇《教育改革要从家长教育开始》一文中,作者分析说,大家对教育不满,无非是孩子们出了问题:即现在的学生脆弱,抗挫折能力差,动辄离家出走,或者轻生;只知道做题,创造力差,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差;太自私,团结协作的能力不足,等等。列举这些“归根结底还是做人的问题”之后作者得出结论指出:“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也是最重要的老师,但目前中国家长在这方面是严重缺失的。”我不知道作者的“这方面”是哪一方面?难道是做老师的本领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教师”这个职业是不是可以取消了?——如果是的话,那么学校、教育机构似乎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这并不是否认“家教”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和影响,包括感恩、尊老爱幼、基本的道德标准和日常行为规范,家庭和家长都起着不容小觑的示范作用。但是要“让孩子成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学校的作用无可替代——我想,这也是学校存在的必然性。学校存在的必然,就决定了老师存在的必然,这是教育的根本要务和基础因素。所以,回到教育的本质上来,要谈“教育改革”,首要的问题是“改革教育”,而不是“教育家长”。这是改革的主体问题,常识问题和原则性问题,如果我们谈改革,连改革的主体对象和基本结构都搞不清楚,也难怪教育出了那么多令人感到糟糕透顶的问题了。

    说到这里禁不住想起有着“当代孔夫子”之称的陶行知先生。当年他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办学,而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和成就。看陶行知的语录,几乎都是感人肺腑的教育箴言。譬如:“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以教人者教己,在劳力上劳心”;“义则居先利则居后,敬其所长恕其所短”;“敢探未发明的真理,敢入未开化的边疆”;“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类似的句子还有很多,字里行间都是陶先生教育理念的根本: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学校作为社会教书育人的场所,国家和人民拿出钱来,首先要担当教育的责任。没有了这个前提,学校不能称之为学校,教师则不能称之为教师。如果“搞教育”连这种使命感和责任心都没有,还怎么会有师道和师德?!

    正如他的名字,陶行知推行的是“知行合一”的大众教育理念,但其过程却是非常的“精英”。比如他的“育才三方针”——“迷”(孩子着迷的东西)、“悟”(启发性培养引导体悟能力)、“爱”(集体生活中的自觉之爱)”,最终指向的都是“向着创造生活前进”。对比今天的应试教育、填鸭式教育,难道你能说现在的孩子“只知道做题”是家长的责任吗?“人民贫,非教育莫与富之;人民愚,非教育莫与智之;党见,非教育不除;精忠,非教育不出。”欲救中国,必兴教育,这是多么浅显明白的道理。可是现在教育产业化了,多的是依靠教育发财的理念和发财的人,却少了陶行知先生“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的勇气和魄力,更别说“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精神了。

    怪不得鲁迅曾悲悯地写:“觉醒的父母,完全应该是义务的,利他的,牺牲的,很不易做;而在中国尤不易做。中国觉醒的人,为想随顺长者解放幼者,便须一面清结旧账,一面开辟新路——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这是一件极伟大要紧的事,也是一件极困苦艰难的事。”

    无独有偶,鲁迅写《我们怎样做父亲》的时候是1919年10月,距今整整97年过去了。今天,又是一个鲜活的10月关头,一切都在变,一切又似乎都没有改变。教育,实在是家长“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199067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