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时事观察 > 比“不忘”更重要的是“后勇”

比“不忘”更重要的是“后勇” 发表于 2016-9-19 9:40:26

  • 比“不忘”更重要的是“后勇”

       “九一八”事变85周年,历史的耻辱当然不能忘记。作为民族的伤痕,不能忘却的纪念不是去记住我们的敌人,而是正视当下的自己。今天转述一段历史中的历史,以期给深陷历史中的我们更多思考。

    抗日战争时期,一个叫陶孟和的社会学家带领他创办的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19451月改为社会研究所)在四川南溪李庄安顿下来。因为陶孟和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各国各方面的损失估计以及和会谈判十分了解,所以他提出应该早日进行研究,为以后抗战胜利和谈赔偿问题提供资料准备。之后,他和同伴一起辗转几万里,含辛茹苦,耗时多年,以国际通用的科学计算方法调查研究出一份科学报告——《抗战损失研究和估计》。然而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因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与日本政府的复杂关系,这个研究成果竟成了一堆废纸,被当局弃之麻袋。最后的结局是:中国人民坚持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终于打赢了,但国共双方分别代表自己所统领的党派却主动放弃了对日本政府的战争索赔,致使中国在战争中折合当时计算数额高达1000亿美元以上的经济损失未得到一分一厘的赔偿。

    这令当时身在李庄恶劣环境下艰难度日却不失斗志的社会学家们所始料未及,同时也是中国普通民众所没有想到的。更不可思议的是,几十年之后的2004年,一个捡垃圾的老汉在北京某地一个丢弃的废墟中捡到一麻袋文件。其中有一份是陶孟和等人署名的编号为17号的秘密文件,该文件末尾附有“本会三十五年(1946)八月十一日编制全国公私财产损失统计表暨全国人力损失统计表”等字样。经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研究所李学通等专家鉴定,正是当年陶孟和等学者在李庄时期所完成的抗日战争期间中国损失调查报告。而对这堆“废物”作何处理,仍无人理会(参见《京华时报》2005426报道)。

    战争是残酷的,但是比战争更残酷的,往往是胜利。国共内战,难道不是胜利之后的残酷吗?“九一八”国耻日不能忘记,然而痛定思痛,更不应该忘记的是“知耻而后勇”的民族气节和奋起精神。在这个世界上,谁想打倒谁都是不可能的,能打倒自己的只有自己。尽管战争是非人道的,可在历史发展的更替中,非人道的战争不可避免,这是人类发展的悖论。人类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场,战争的背后多是经济利益领域的冲突与竞争。在此重温晚清时期郑观应的一个观点,对于当下的中国依然大有裨益:“西方强大之本,在于通过商业和工业以致富,因而对于中国来说,学会进行经济斗争,比学会军事对抗更为有用。”

    “九一八”过去85周年,但愿历史的悲剧不会白白发生,时间不会白白流淌。对于后人,我们需要做的是理性直面历史,或者在历史中寻找经验,或者在历史中寻找教训。毕竟,我们从历史的发展而来,我们也将为后人创造新的历史。归根结底,铭记历史不是为了愤懑和仇恨,而是为了发展和奋起。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183218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3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