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琐记 发表于 2015-12-16 11:33:45

  • 丹东琐记

    北上:童年的影像

    因为工作的关系,11月29日至12月1日,出差丹东,第一次认识这座位于中国东北部的边陲小城。木心说:“我习于冷,志于成冰”,当乘坐的高铁驶离上海虹桥火车站的时候,我发了一条微信——躺着北上,去辽宁感受冬天。

    很久没有北上了,北方的冬天已经渐渐遗忘。自从青岛搬家定居上海,雪也极少见到。犹记得2010年的冬天,上海连续下过两场雪。那是我到上海工作后的第一个冬季,妻女还没有来,我自己一个人卷缩在单身宿舍里,看窗外满天飞舞的雪花,内心有着空濛的寂落。当时朋友们还跟我开玩笑说,因为上天眷顾,我到上海后南方开始多雪了。可是此后,上海的冬天似乎再没有下雪。不过,上天眷顾我倒是真的,两年后,妻女也从青岛连根拔起,随我一起迁居上海了。鲁迅说:“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日日生活在江南,北方的冬天着实变得越来越遥远。

    有一些希望总是在远方,有一些乡愁总是在路。高铁在轨道上奔驰,车窗外山川河流纵横旋转,内心在不觉中顿生一种人在旅途的惆怅。高铁穿过江苏境地,进入山东大地的时候,我脑海中升腾的是我家乡的图景。在济南站的时候我脑海里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火车在此向东拐弯,便是青岛方向了。这种离愁别绪充满我的整个旅途,当火车行至天津站的时候,我想起我童年的一段隐秘的时光——大概10岁左右的样子,我特别迷恋霍元甲,并因此知道了天津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此对天津念念不忘,并对天津有一种本能的迷醉情结。

    米兰·昆德拉说:“速度是技术革命献给人类的一种迷醉方式。”我们日日迷醉在岁月缤纷而漫长的世界里,距离其实并不遥远。因为技术,瞬间便可抵达,因为记忆,瞬间便可追寻。久别重逢,回首天涯,童年的影像,真的可以成为一个人一生的底色。

    天津影像|2015年11月29日,摄于天津站

    抵达:久违的大雪

    路上得知东北三省普遍大雪,影响了火车调度。广播通知火车将晚点半个多小时,所以到达丹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多了。一出丹东站,果然积雪厚重。好在一抬眼,看到毛泽东高大的雕像在广场中央巍峨矗立,单臂挥手,指向前方。那气度,颇有气势,让人顿觉热血沸腾。

    我在全国各地见过许多毛泽东的雕像,特别是在许多大学的校园里,几乎都是一个姿态。然而这个站在鸭绿江边上的毛主席像,其巍峨挺拔的气势感觉完全不同。在边境之地,是否就此蕴涵了某种象征意义?这令人不得而知!因为客户已在火车站等候,容不得仔细思量,快步钻进来接我们的车,居然没有感觉到冷,至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在寒冷的北方冬夜,这个像还是给了我某种力量!

    晚上入住离火车站不远的鸭绿江大厦,是当地的朋友推荐去住的。到了才知道,所谓“大厦”也只不过是11层楼,之所以称大,无非是老牌,据说这是丹东市第一家中外合资的四星级涉外旅游饭店。好在地处市中心,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新义州市隔江相望。一夜无话,清晨拉开窗帘,直接惊呆了——窗外白茫茫一片,是那种久违的北方大雪。

    酒店楼下是丹东市第六中学的大门,孩子们聚集在校园门口。因为大雪封住了校门,他们正在一点一点地在皑皑白雪中开辟道路。当大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孩子们如流水般涌进校园,在楼上俯瞰,他们在雪地里缓慢移动,呈发射状向校园的各个角落散开去。那一刻,时光又一下子倒流,这样的雪和这样的景致,只有童年的记忆里才有过。

    丹东印象|上图:2015年11月29日摄于丹东火车站;下图:2015年11月30日摄于鸭绿江大厦

    断桥:历史的哀伤

    到了丹东,鸭绿江是不能不去看的。办完公事,朋友驱车带我们前往沿江大道。丹东鸭绿江古称霸水,汉为皆水,益州水等。唐朝始称鸭绿江,因其水色青绿,俨然如鸭头而得名。鸭绿江发源于吉林省长白山南麓,流径长白、集安、宽甸、丹东等地。向南注入黄海,全长795公里,是中朝两国的界河。鸭绿江流径丹东市这一段,据说大概有300多公里。站在江边远眺,江面极其宽阔。不过那天天气阴郁有雾,目力所极有限。在入海口一带,盛产大银鱼。那几日,天天品尝丹东的江海美味,蚬子、仙茧、海蛎子、江鱼、螃蟹等等,数不胜数。与上海相比,丹东的海鲜好吃又便宜。

    鸭绿江断桥是丹东市的一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也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谓“城市名片”。鸭绿江上造桥的历史很早,据说可以追溯到辽代,具体没有去考证。目前能知道的是在20世纪初,鸭绿江上始建铁桥,先后在丹东和朝鲜新义州市建了二座铁桥。第一座桥长944.2米,宽11米,共12孔,由日本驻朝鲜总督府铁道局于1911年建成,是一座开闭式桥梁。1950年朝鲜战争中被美国飞机炸断,桥墩至令犹存。中方一侧仅存四孔残桥,顾名鸭绿江断桥。第二座桥建于1940年,为铁路、公路两用桥,它是中国朝鲜两国的交通要道,也是观光览胜的景点,鸭绿江风景名胜区皆因鸭绿江及鸭绿江桥得名。

    断桥处有中朝边境的碑石,站在那里,有对国土的神圣之感。江水蜿蜒舒缓奔流,对岸便是那个叫朝鲜的国家。如果乘船在江中游行,可以一览两岸的风光。一中一朝,隔江而望,景致完全不同。朝鲜的一面,几乎看不到高楼大厦,只有稀疏的树林和零零散散的建筑物。而我们中国这边,却是一派现代化的城市格局。沿江建起了许多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密密麻麻。我们谈起朝鲜,更多是谈论他们的贫穷和落后。不知道朝鲜人民看我们,会是什么样的眼光?富有吗?发达吗?我觉得是,也不一定是!

    断桥残雪|2015年12月1日摄于鸭绿江断桥

    虎山:雪后的明长城

    沿鸭绿江逆流而上,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郊外的虎山。

    虎山原名马耳山,因两个并排高耸山峰,状似两只竖立的虎耳,亦称虎耳山,至清代演化为今日的虎山,虎山突起于鸭绿江边,平地孤耸,视野开阔,对岸朝鲜的田地、房屋一览无余。中国万里长城的东端起点即在于此,重新修复的虎山长城犹如一长龙盘旋在鸭绿江畔。到了虎山我才知道,“万里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这句话可能是错误的。因为早在《明史·兵志》中就有记载:“终明之世,边防慎重,东起鸭绿,西至嘉峪”。这说明长城“东起鸭绿江,西至嘉峪关”。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作为国门重地,明长城选址虎山,确有军事意义。丹东历次被外敌入侵,虎山首当其冲,总被视为军事要塞而最先遭到攻击。任何一个懂得军事的人都知道,占据制高点,就等于控制了战斗的主动权,在虎山建长城自然顺理成章。睿智勇敢的中国先人,身受卫国之命,责任、义务和自家性命,都不容他们不选择虎山为屏障。在虎上长城上看雪后北国,其壮美令人流连忘返。

    虎山视野开阔,环境优美,据说是早年安东八大名景之一。这里有长城、睡佛、虎口崖和中朝一步跨等许多景点,是丹东城郊绝好的旅游胜地。只是因为时间和天气的关系,我们只匆匆登上虎山长城,没有走到中朝“一步跨”之地。对于旅行者,这是个不大不小的遗憾。不过从另一个角度去想,即使去了也是一种遗憾——一步之遥,却无法跨越,难道还有比这“明明能为而本身却不能为”的境地更大的无奈吗?!

    人世间,距离从来不是无边的屏障,无边的屏障恰恰是那有边的疆界。

    长城雪景|2015年12月1日摄于丹东虎山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190429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