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道(下) 发表于 2015-11-5 16:34:27

  • 长安道(下)

    走在西安的街头,你无法回避的一个思考是:就在2000多年以前,这里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帝国首都,并且那也是中国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鼎盛的帝国时代。大雁塔已经有1300多年的历史了,与现代化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相比,它实在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高度上,大雁塔并不出众,今天看到的七层塔身只不过才64.5米;面貌上质朴无华,也没有什么夺人眼球的瑰丽。然而历经1300多年的朝代更迭,沧海桑田,一直到现在,这座建筑依然不屈不挠地屹立在西安市的中心。远处看,它沉稳平静,不张不扬;待你走到近处看,它又那么不露声色,那么坚挺厚重,让人似乎看不出一点岁月的痕迹。在整个中国,已经很难找到保存如此完好的唐代建筑了。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在整个西安市区,真正的唐代建筑只有大小雁塔了。

    一个城市的风景可以看,但是一个城市的风骨和风度,却要用心去品读,去思量。其实对于现在的西安,除了骊山、兵马俑、华清池、碑林、钟楼、鼓楼和大小雁塔这些文物名胜古迹,其它的地方已经很难再看到古都的历史影像了。西安的繁荣虽然在唐代达到鼎盛时期,但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保存完好的古城墙却是明朝修建的。西安人以古城墙为界,分为城里和城外。在城里,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现代的,估计建设年代都不会超过半个世纪。“长安依旧在,何处寻唐风”,如果你想在西安的街道上寻找古都长安的痕迹,恐怕是要让人失望的。夜空灿若星河的霓虹灯,人流如潮的闹市和商业街区,四通八达的立交道路和琳琅满目的商品和五花八门的门头,无不在向你昭示着一个现代化城市的崛起。历史的西安,恐怕只能是在梦中,在心里。《梦长安——大唐迎宾盛典》在西安演出广受欢迎,成为西安的一张新的文化名片和待客礼遇,想必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西安,见到了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从其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他很为西安的古都称号而自豪。在他看来,中国真正算得上是“古都”的城市只有西安。对于100年的上海他根本不屑一顾,南京和杭州虽然历史上也称之为“古都”,但是其建都的朝代,要么太短暂,要么太没有影响力。北京作为元、明、清三个朝代的首都,理论上讲已经是古都了,但是在这个西安人看来,历史在一千年以内的首都,是很难称得上是古都的。而西安作为秦朝、西汉和唐朝的首都,不仅影响力大而广,而且其年份也要比北京长久的多。所以,在他看来,真正的古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西安。

    这个西安人应该代表了大部分西安人的心态和心声,从给我们做讲解和服务的导游的语气和语调当中,也能深深地感受到西安人对历史的推崇。历史是个好东西,热爱自己的家乡也是值得肯定的事情。但是面对未来,又不能坐井观天只看方寸,被历史的沉重包袱所束缚。从发展的眼光来看,今天的西安其大唐盛世的景象已经荡然无存。现在的西安城带有很浓厚的穆斯林风情,大多数餐馆打出的招牌都是清真风味。并且西安人有意给自己贴上历史的标签,但他们所理解的历史,除了雨打风吹的帝王将相,就是基于农耕文明的传统理念。这和现代社会之间,往往有一些明显的距离感。2014年,陕西省的人均可支配性收入排在河南省和四川省之后,在全国位居19位。更为有意思的是,西安市的人均收入居然位列全陕西省倒数第一。现在,西安市的最低工资标准是1480元,这还是今年刚调整过的,而排在全国第一的上海这个数字是2020元。西安的昨天和今天,似乎是天壤之别。

    实际上,历史常有它的偶然性。安史之乱是唐帝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安禄山在最初发动叛乱的时候,也许他并没有想到,因为他的这一行径,会给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生产带来重大的战略性转移和调整。从安史之乱开始,中原大地民不聊生,大量人口开始南移,经济发展的重心随之开始悄悄向南部迁移。特别是到了北宋以后,中国经济中心已经完全向东南转移,西安作为一个政治首都的重要性就显得不再那么重要了。在过去的一千年历史中,西安的定位更像是一个西北地区的中心城市,出于地理位置和国防安全的考虑,西安的战略影响力自不待言,但这种影响力和首都相比,要明显逊色了很多。因此,西安城里的许多老房子没有保留下来也就不足为怪。漫步在西安的街道上,或在古城墙边游走,遥想这个城市的过往,你会有一种“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感觉。历史是现实的教科书,它的价值就在于告诉我们——再辉煌的纪录都只是属于过去,往日的成绩往往也会在无形中成为创新的绊脚石。国家如此,城市如此,人也是如此!

    “红尘紫陌,斜阳暮草,长安道,是离人。断魂处,迢迢匹马西征”,这是北宋柳永的《引驾行》。在西安,我也见到了有八年未见的友人。当年我们一起在青岛工作,虽然不是同一个公司的同事,但因为从事相同的业务而经常碰到,继而成为好朋友。后来我辞职,朋友也被调往广州。再后来,我离开青岛到了上海,朋友也又“迢迢匹马”调到了西安。彼此谈起这10年来的变化和变故,也是感慨万千。回来的时候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的候机楼里,我看到一本叫《长安客》的广告刊物所做的教育主题为“关爱成长”。其实,时代发展的历史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成长史,我们都是被历史的洪流和时代挟裹着前进和奔跑的人。

    一座城市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远不是几日走马观花可以阅尽。人生又如此短促,那些带不走的,只好留在记忆里。唐朝中期的孟郊《登科后》写下“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诗句,我实在是佩服他的功力和笔力。要离开西安了,在登上飞机的那一刻,我想起唐代白居易的《长安道》——“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我打开微信,写下这一句,然后关掉手机,沉浸在梦回大唐的驿道上。

    西安,我还是会再来的!

    西安钟楼夜景

    陕西历史博物馆,中国唯一一个以地域命名却没有省字的历史博物馆。

    西安博物院

    大慈恩寺前广场的玄奘法师,其背后便是大雁塔

    大慈恩寺

    大雁塔,七层塔身,64.5米,俯瞰长安1300多年。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190425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