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道(上) 发表于 2015-11-3 16:41:43

  • 长安道(上)

    大地倾斜,飞机开始降落,西安到了。透过机身的舷窗,我看到天地间一片灰朦朦的世界。因为雾霾,刚才飞机在云层之上飞行时所见的碧空和流云刹那间无影无踪。所谓天上人间,竟然是如此泾渭分明。泾河和渭河的交汇处即在古城西安的北郊,由于含沙量不同,呈现出一清一浊,清水浊水同流一河互不相融的奇特景观,形成了一道非常明显的界限。后人就借用泾河之水流入渭河时清浊不混来比喻界限清楚或是非分明,也用来比喻人品的清浊。面对山河奇观,古人充满了智慧。

    尽管是第一次来西安,但是对这里却有一种本能的亲切之感。在我心灵发育的影像中,坐落在秦岭以北,渭河流域中部关中平原上的西安从来就不仅仅是一座城池,而是一个坐标——历史的坐标、文化的坐标、文明的坐标,当然还有成长的坐标和阅读的坐标。儿时读《西游记》,玄奘法师一句“我自东土大唐而来”充满的是何等的自信和豪迈。后来,读到唐诗,为之叹服。李白、杜甫、白居易、孟浩然、王维以及初唐四杰,唐诗盛况空前,一大批诗人留下了许多描绘长安古都的经典名句。无论是李白的“长相思,在长安”,还是贾岛的“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不仅脍炙人口,而且让人对古时的长安和长安城的生活充满无尽的遐想和情思。唐代之繁荣,从唐诗这一璀璨的文化明珠即可窥见一斑。

    出于对历史的敬畏,古时的长安,对我来说不啻是一个极大的诱惑。然而因为家境、生活和地域所限,无法天马行空,自然也就没有游历西安的可能。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意识到,外面世界的精彩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拼搏获取欣赏的机会。所以,参军入伍来到上海后,我一心想报考军校,出于对唐代诗歌的偏爱,并且受“西安事变”的影响,我的目光一度锁定为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政审的时候因为超龄,我被取消报考军校的资格。我的军校梦就这样化为乌有,从此,西安也就成为我脑海中的一个缥缈不定的时空意念。

    无独有偶,退伍回到青岛参加工作,我到了一家国有大公司就职,并且这家公司在西安还有个子公司。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跟西安人慢慢有了一些交集,我自然而然地以为,到西安出差恐怕是迟早的时间问题。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在那家公司工作了七年多,去西安的机会也不少,但每次都没有轮到我。倒是在工作中结交的许多西安籍同事,纷纷借来青岛出差的机会探望我。特别是有一次,做西安子公司的一个商业传播案例,从头至尾,事无巨细,都是我在起草、撰稿和联络。可是在最后的一刻,我的部门领导却拿着我的计划书独自飞西安了,留下一个失落的我在办公室里发呆。那一刻,我想起李白《登金陵凤凰台》的最后两句诗: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我想我已经没有在此地继续干下去的必要了,不是因为没有去成西安,而是因为去了西安又能怎样呢?!这时候的“长安”二字,于我心中,已经不是一个地域的概念。

    此后不久我就从那家国有企业辞职了,逃离体制,成为职业的自由人。我决定自己走路创业,开辟新道路。在大企业工作习惯了,刚离开的时候确实有些不适应,因为什么事情都需要自己去解决,去突破。如此风雨兼程10年,前五年我在青岛努力转型,后五年我转战上海努力转身。10年一晃而过,想想挺漫长,可是对我来说,只不过是时空变换的一个短暂过程。当前,国家经济面临严重的下行压力,公司也面临一些问题和困境。我开始思索下一个10年该怎么走?怎么干?人总要给自己一个目标和定位,但是当目标还不能确定,对定位又感到迷茫的时候,不妨回头看看过去。有一句话不是说吗?“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毫无疑问,看过去的最好方式就是历史。在历史中反思自己的历史,在反思中总结自己的过往。总结过去的历史你会发现,事物发展的规律总是极其惊人的相似。意大利学者克罗齐曾经提出一个观点:“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想想是非常有道理的。我们都从历史中走来,并将走向新的历史。美国的小说家马克.吐温有一句经典名言:“历史不会重复,但会押韵。”恰在这个时候,复旦大学的老师通知我,他们国学班有一个西安游学的活动,邀请我一起参加。我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了。我决定借此机会,前往西安,学习历史,思考未来。“是到了该去看看西安的时候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秦中自古帝王州”,在世人的眼中,西安是以历史的姿态呈现在世人面前的。追溯远古,西安有着7000多年的文明史、3100多年的建城史和1100多年的建都史。因此,西安不仅是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重要的发祥地之一,也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所在。历史上的西安古时被称之为“长安”,意为“长治久安”。从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10世纪,先后有周、秦、西汉、隋、唐等13个朝代和政权在这里建都。特别是到了唐代,长安的繁荣昌盛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在陕西历史博物馆里有反映当时外交情景的唐代壁画,唐人都是一番气宇轩昂趾高气扬的神态,而异族客却是一副谨小慎微言听是从的卑微模样。现在,我们国家提出“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是不是有着对大唐盛世的追问和对“丝绸之路”的怀念,这令人不得而知。

    因为游学讲座的特殊性,此行西安没有去那些人群扎堆的旅游景区,而是以陕西历史博物馆、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和汉阳陵考古陈列馆为三个基本切入点,通过品味解读文物中沉淀的历史沧桑,来探寻历史中隐含的秘境桑田。在西安的四天,利用早晚的间隙,我也去了钟楼、鼓楼和大小雁塔,这些地方都体现出了古都西安的历史风韵和风貌。特别是早晨散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就在所入住的酒店——西安皇冠假日的斜对面,居然就是我当兵的时候想报考的军校——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军校大门敞开,但却戒备森严。不能拍照,也不允许随便进入。当时天空下着丝丝秋雨,我撑着伞,在军校的大门凝视了很久。人生中总有一些地方,让我们难忘并倍感亲近。即使记忆中没有任何具体的轮廓,但却总是在人生的道路上闪闪烁烁,成为熟悉的风景线。这个意外发现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电影《一代宗师》中的两句台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后的重逢”。

    西安便是这样的相遇吧!我这么想。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西安鼓楼

       

       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西安街头一瞥

  • 评论:0 | 查看次数:41
  • 上一篇:应试教育,真的错了吗?
  • 下一篇:长安道(下)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190423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