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王道强的指上烟云 > 日志 > 学海泛舟 > 热爱上海,不是以上海的“地位”为荣耀,而是要以上海的“作为”为骄傲!

热爱上海,不是以上海的“地位”为荣耀,而是要以上海的“作为”为骄傲! 发表于 2014-7-15 17:29:33

  • 热爱上海,不是以上海的“地位”为荣耀,而是要以上海的“作为”为骄傲!

    什么是全球资源配置?上海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差距和方向在哪里?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陈信康在上海财经大学内的一次演讲,或许会给我们带来思考和启示。《解放日报》在7月12日的七版上刊登了演讲全文,不过题目很中性——《纵观上海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因为从目前的上海现状来看,我们还真的不具备下定语下定义的时候。

    不知道陈教授演讲原来的题目是什么?但是我觉得陈教授实际地思考和论断肯定要比演讲本身深刻的多。从目前知识分子所处的体制来看,陈教授应该是“口下留情”了,因为从演讲内容来说,他做到了“点到为止”这一步。有人把当下的知识分子分成三类:一类叫拍案而起;一类叫洁身自好;第三类叫随波逐流。直观一看,很有道理,但是再仔细想想,不禁愕然而叹息——中国知识分子的生存之道与中国“与时俱进”的政治体制是密不可分的。之所以有上述三类知识分子,只不过是其个人的性格所致。

    其实,编辑在刊发时做得这个标题,已经把陈教授的主旨思想给弱化了。就资源配置与整合方面,上海的作为与上海在国际上的地位相比,真的是不相匹配。用上海语境来说,实在是“差得老远了”。作为一名“新上海人”,切身的体会和感触颇深。今天,我把题目稍作改动,转发在这里,希望上海的领导们看了不要难过!

    我们爱热上海,不是以上海的“地位”为荣耀,而是要以上海的“作为”为骄傲!

    全球资源配置能力:上海的差距在哪里?

    ——陈信康教授在上海财经大学的演讲

    上海作为崛起中的全球城市,在全球城市网络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2012年,上海的GDP总量、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规模、集装箱吞吐量、浦东国际机场的货邮吞吐量等经济指标,均位居全球城市的前列。与此同时,上海在很多权威的全球城市综合性或专业性排行榜上也屡有上佳表现,排名不断攀升。比如,2012年,在由科尔尼咨询公司和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合作发布的 “全球化城市指数”中,上海在66个全球城市中总排名第21,在商业活动方面的表现排名第7;在由日本森纪念财团都市战略研究所发布的 “全球城市综合实力指数(2012)”中,上海在40个全球城市中综合实力排名第14,经济表现排名第7。

      虽然,自浦东开发开放以来,上海以其卓越的表现,创造了世界城市发展史上可圈可点的奇迹。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当前制约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因素也愈发突出。比如,上海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虽然在经济方面有强势表现,但在文化、创新、信息等方面,仍与国际领先者之间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在“全球化城市指数”、“全球城市综合实力指数(2012)”等国际权威排行榜中,上海在经济以外其他方面的表现,还远未达到与其经济地位相符的程度。

      而对于那些在全球城市体系中居于最高等级的城市而言,在全球范围内集聚与配置高端资源的能力,是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如果上海想在2020年之前,基本建成为一个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提升乃重中之重。

      什么是全球资源配置能力

      世界城市除了需要具备对经济、创新、信息和文化等战略资源的配置能力,还需要有足够的制度支持和充分的资源配置潜力来确保全球资源配置的成功以及资源配置的可持续发展

      城市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是世界城市理论研究中的崭新领域,目前尚且处于发展的初步阶段。但如果我们基于前人对资源配置与资源配置能力等方面的研究,并从全球城市理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城市的发展趋势、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的现实诉求等方面展开梳理,一个可以初步评价全球城市资源配置能力的理论模型清晰可得。

      简要而言,一个城市的 “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是指该城市在全球范围内吸纳、凝聚、配置和激活城市经济社会发展所需的战略资源的能力。它反映了一个城市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配置的规模、质量和效率,是一个“全球城市”取得经济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而对于全球城市而言,尤其是对于像上海这样一个正在崛起的全球城市而言,这里所说的“资源”是广义上的综合性资源,而不单单是经济学上所讲的要素资源。

      “资源基础理论之父”巴尼曾指出,对于企业而言,可以产生持续竞争优势的资源必须具备4个属性。它们分别是价值性、稀缺性、不完全模仿性和不完全替代性。对于全球城市而言,它们如果要保持可持续的竞争优势,同样需要具备这4种属性的独特资源。若要做更具体的细分,我们的研究表明,世界城市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应该包括资本资源配置力、创新资源配置力、信息资源配置力、文化资源配置力和全球资源配置保障力等5个方面。

      资本资源配置力,指该城市所具有的在全球范围内吸纳、凝聚和配置资本的能力。它主要包括经济资源配置力、金融资源配置力、贸易资源配置力和物流资源配置力等4个层面。纽约、伦敦等举世公认的“全球城市”的成功经验都表明,资本资源的配置力是这些城市最核心的资源配置能力。另外,无论是从世界城市理论角度,还是从世界城市排行榜来看,这4个层面的资源配置力都是全球城市最核心的功能。

      创新资源配置力,主要包括创新成果配置力和潜在创新资源配置力两个方面。创新一直是推动城市发展和城市转型的主导力量,也是城市应对发展危机、融入全球城市网络的决定性力量。世界上最繁荣的地区囊括了全世界大部分的技术创新。资本和创新的双重驱动,已经成为当前欧美全球城市发展的主要动力机制。

      信息资源配置力,主要包括民间信息配置力、媒体信息配置力和组织信息配置力等三个方面。信息资源配置力反映了城市在全球城市网络中的话语权。它决定了城市对国际议程的影响力、塑造了城市发展的国际环境,并对城市全球吸引力的提升具有决定性作用。信息中心、国际组织中心、媒体中心等都是现有世界城市所共有的核心特征,同时也是全球城市排行榜关注的重要指标。

      文化资源配置力,主要包括文化基础资源配置力和文化消费引领力两个方面。首先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文化产业是21世纪世界经济的亮点和焦点,纽约、伦敦、巴黎等世界城市文化产业占GDP和就业的比重都比较突出,并且文化产业的增长率远远高于GDP的增长率。其次,从软实力发展的角度讲,文化资源是城市软实力形成的最核心要素,也是彰显世界城市个性和凝聚力的关键所在。因此,文化资源的配置力对于任何一个世界城市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

      全球资源配置保障力,指确保资源配置能力实现的制度力以及在配置全球资源上的潜力,主要包括资源配置现实保障力和资源配置潜力。竞争力研究领域的国际权威学者波特教授认为,社会基础设施和政治制度是影响企业生产率的两个最重要的因素。实际上,对于任何一个世界城市而言,制度和管理环境都是决定其资源配置能力高低和配置效率的关键因素。换言之,世界城市除了需要具备对经济、创新、信息和文化等战略资源的配置能力,还需要有足够的制度支持和充分的资源配置潜力来确保全球资源配置的成功以及资源配置的可持续发展。

      上海的现状与国际方位

      国际比较发现,上海资本资源配置能力较强,贸易与物流资源配置力出众。但在创新资源配置力、信息资源配置力、文化资源配置力、全球资源配置保障力的提升方面任重道远

      不久前,基于对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5大维度的研究,我和我的研究团队构建了由53个具体测项构成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评价指标体系,对上海目前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进行了测评。为了使这一测评有更直观的呈现,我们选择了国际上公认的、最具影响力的4个大城市纽约、伦敦、巴黎和东京作为上海的对标城市同时展开测评,以期准确把握上海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现状和不足。

      实证测评的结果显示,纽约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高居榜首。如以最高得分的纽约为100分的话,则伦敦为98分、巴黎为85分、东京为82分、上海为52分。总体而言,这5大国际都市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可以分为3个梯队。纽约和伦敦远远领先于其余3个城市,位居第一梯队;上海的综合得分与第一梯队的纽约和伦敦相比存在巨大差距,即使与巴黎和东京相比也有明显差距,因此它位居第三梯队;巴黎和东京得分分别为85和82,两城市的实力相当,但其资源配置力明显低于第一梯队,但是高于第三梯队。

      针对上海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现状及其所在的国际方位,我们获得了以下5大方面的初步判断:

      第一,上海资本资源配置能力较强,贸易与物流资源配置力出众。

      上海的资本资源配置能力,是其所有全球资源配置分项能力中表现最为强劲的。在这方面,上海之所以能够力压巴黎,紧追纽约、伦敦和东京,其在贸易资源配置力、物流资源配置力以及金融资源配置力等方面的出众表现是决定性因素。上海的贸易资源配置力和物流资源配置力都在5大国际都市中排名第2,体现出了较强的资源配置力。

      第二,上海创新资源配置力差距明显,创新配置潜力亟待提升。

      在创新资源的配置力方面,纽约和伦敦全面领先。上海与领先的纽约、伦敦和东京相比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按100分制折算,上海的得分为39,而纽约和伦敦的得分高达100和97。

      在创新成果配置力方面,上海与其余4个国际大都市相比差距非常明显。上海在创新配置潜力方面排名最后,其得分仅为排名榜首的纽约的41%。上海在创新成果配置力方面的差距,主要是由于上海在专利授权量、高校研发绩效等方面在这5大国际城市的排名中靠后。普华永道发布的《机遇之都2012》显示,上海在知识产权保护度、数字经济竞争力、人力资本等方面均在5大国际城市中排名垫底,并且与领先的纽约、伦敦等城市相比存在巨大差距。从国际比较来看,上海相对薄弱的创新资源配置力将是其在全球城市建设征程上亟待突破的重要瓶颈之一。

      第三,上海信息资源配置能力全面落后,媒体资源配置力尤为欠缺。

      在组织资源配置力方面,上海的主要差距体现在非政府组织和领事馆的数量方面,两项指标均排名垫底。其中,由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ECOSOC)认定的具有咨商地位的非政府组织,上海目前仅有3家,而纽约有725家、伦敦有347家。令人欣慰的是,上海在国际友好城市数量和举办国际会议数量方面表现不俗,在5大国际城市中均排在中等水平。

      在媒体资源配置力方面,上海的得分仅为排名榜首城市的36%,差距明显。上海目前还没有媒体集团进入到福布斯“2000强”,而纽约则有9家媒体集团入选,显示出超强的媒体资源配置力。

      在民间资源配置力方面,上海与东京旗鼓相当,但是与领先的伦敦、纽约和巴黎等老牌世界城市相比,差距明显。根据《世界城市文化报告2012》的数据显示,在国际学生数量方面,上海在5个城市中人数最少,总数大约为纽约的43%;在国际游客占城市人口比重方面,上海为36.3%,伦敦则高达194.5%;非本国出生人口占城市人口比例方面,上海约为0.9%,纽约为36.8%。从后面两项指标来看,与顶尖的世界城市相比,上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四,上海文化资源配置力薄弱,文化之都建设任重道远。

      近代以来,巴黎、纽约和伦敦等老牌世界城市一直处于世界文化中心的位置,它们都拥有卓越的全球文化资源配置力。上海作为正在崛起中的世界城市,得分仅为榜首城市巴黎的35.9%。在文化基础资源配置力方面,上海得分为巴黎的37%。

      上海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数量、美术馆(画廊)、每百万人电影院屏幕数量等文化基础资源方面,与其他几个城市均有较大差距。在文化消费引领力方面,上海的主要差距体现在每年举办的音乐会数量、每年舞蹈演出场数、电影节数量等方面。根据《世界城市文化报告2012》的统计,上海年举办音乐会的数量为巴黎的10.5%,年舞蹈演出场数为纽约的26.8%。

      第五,上海全球资源配置保障力不足,提高政府效率和公共制度力是当务之急。

      上海在资源配置保障力方面排名落后,其得分为榜首城市纽约的34.5%。政府效率和公共制度力是确保城市资源配置能力得以实现的关键因素。但是,上海在这两项指标上的得分在5个国际大都市中排名最后,且与排在榜首的纽约相比,存在巨大差距。上海的研发吸引力仅为纽约得分的31.3%。因此,对于上海来说,提高研发吸引力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下一步上海可以做什么

      对于建设全球资源的配置能力来说,符合国际规范的、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一致的、让企业能够更便利经营的法制化环境,是非常重要的

      上海在全球资源配置能力上的提升,显然需要系统化的思考和对策,并在现实中形成合力。其中,有4条战略路径值得引起充分注意和更深入的研究:

      第一,上海可以通过其国际影响力,提升上海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

      从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理论与实践来看,若作为一个单纯意义上的经济中心城市,其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参与全球资源配置的能力是受到制约的。而在此过程中,国际影响力与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有直接的正相关关系。从我们所做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测定来看,完全证明了这一点。

      上海的城市国际影响力中主要的问题是软实力,软实力薄弱限制了上海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我们要充分认识到软实力是整合城市力量和资源,突破城市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瓶颈的关键力量,是城市硬实力发展的倍增器,是推动城市可持续发展、提升城市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关键点。

      第二,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应作为上海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上海文化创意产业集群与城市经济系统耦合协调度总体呈现出明显的增长趋势。因此,在通过重点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带动上海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的同时,促进上海经济的转型发展,应是明智之举。而且,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又会增强上海的软实力,从而加强上海的国际影响力,进而提升全球资源的配置能力。

      第三,利用“自贸区”平台,探索全面开放包括文化产业在内的现代服务业。

      文化创意产业等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对上海城市发展的重要程度,无论怎样看重都不为过。上海应借“自贸区”的“东风”,在“自贸区”域内,向国内外、全方位地开放包括文化创意产业在内的现代服务业。现代服务业对于城市网络资源的集聚具有很强的促进作用,而城市网络资源的集聚,有利于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提升。

      第四,建设国际化、服务型善治政府,提升全球资源配置保障力。

      近年来,上海一直致力于建成 “全国行政效率最高、行政透明度最高、行政收费最少”的行政区之一,但是与纽约、伦敦等全球城市相比,上海的差距仍然非常明显。在《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2011-2012》中,上海在公共制度力(包括经商便利度、自由度指数、政府公共治理指数等)上排名全球266位,在我们测评的5个国际大都市中排名最后。为了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上海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进行重点突破:首先,建设国际化、法制化营商环境。对于建设全球资源的配置能力来说,符合国际规范的、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一致的、让企业能够更便利经营的法制化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其次,建设高效、便捷、透明的服务型政府。

      世界银行《2012年营商环境报告:在一个更加透明化的世界里经营》指出,如果开办企业所需的时间减少10天,就会使投资率增长0.3个百分点、GDP的增长率增加0.36%。因此,上海需要着重强化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核减审批项目、简化审批程序、减少审批环节、公开收费标准、严守审批时限,提高审批效率。同时,以企业登记制度改革试点为重点,加快市场准入体系建设。

      二是按照“非禁即许”的原则,凡公民或法人能够自主决定、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行业组织或中介机构能够自律管理的事项,政府都应退出;凡可以采用事后监管和间接管理方式的事项,都不设前置审批。

      三是借助智慧城市建设,进一步推进政府信息公开,推进公共资金、公共权力、公共资源、公共服务的高度透明;同时加快建立、健全政府履职的监督体系,使政府在社会监督之下有效运行。

    思想者小传

    陈信康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兼任上海财经大学现代服务经济研究院院长。1983年获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系学士学位,1988年赴日本国立神户大学经营学部留学。1997年作为日本国立神户大学的特聘研究员,赴日本从事营销与流通系统化国际比较研究工作。曾任上海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研究领域为战略营销理论、服务营销、流通革命与商业现代化。著有《企业国际市场的开拓》、《中国商业变革与创新》、《上海世博经济研究专论》、《服务营销创新研究专论》、《中国城市国际贸易竞争力评价》等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195448
  • 文章总数: 889 篇
  • 评论总数: 2178 个
  • 今日访问量: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