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戴朋文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母老虎”是怎样炼成的

“母老虎”是怎样炼成的 发表于 2018-3-21 14:00:26

  • 小拍是只猫,一只鼻梁上长着一块黑斑的野猫。

    小拍是我给起的名,这名皆因那块黑斑而来。青岛土话里有一个动词,形容用鞋底去踹人,比如“我pai屎你”,意思就是“我踹死你”。

    那是一个傍晚,我在小区里散步,一只野猫尾随而行,至单元大门,借灯光发现这只猫咪鼻梁上,赫然印着一块黢黑的斑点。行至此处,任凭我如何引诱,猫咪仰着高傲的头颅,姿态优雅的端坐门前,决不再靠前一步。

    第二天清早,我和老婆、女儿结伴出门散步,那只猫咪如同昨晚相仿,仰着高傲的头颅,姿态优雅地端坐原处。女儿使尽手段,猫咪岿然不动,直到我冲它招手,便步态轻盈地尾随其后。路上,女儿建议:爸爸,给它起个名吧。

    叫小拍如何?你看它鼻子上那块黑斑,像不像被人用黢黑的鞋底拍了一脚?

    好啊,就叫小拍。女儿兴高采烈,一路之上“小拍、小拍”的叫个不停。小拍于此全然不知,对女儿的“殷勤”毫不理会,一直都是姿态优雅而又小心翼翼地尾随在我的身后……

    晚上,我下班回家,女儿略显委屈地说:我拿了些剩食,想去喂小拍,可它就是不理我。我问为何?女儿说她从窗户上看到小拍和两只猫咪在一起,便把中午的剩饭,顺窗扔了下去。“你猜如何?”女儿绘声绘色地说道:那两只猫咪猛地扑向食物,狼吞虎咽一样,很快就吃光了。小拍却像没事人一样,用舌头舔它的爪子,然后用舔过的右爪,优雅地抚摩自己的脸部。“比女人还女人,就差摆上镜子臭显摆了。”

    以后再喂它,一定要叫它的名字。必须亲自到它身边喂。

    那它不成了神猫了?像猫国国王,不对,像皇后。

    那时,小拍就是一只与世无争的猫,不叫名字,从来不会吃你给它的饭食,更不会像其它猫咪,为争夺食物而拼命一搏。似乎活着,就是为了擦洗那张鼻梁上印着黑斑的脸,就是为了孤芳自赏爱美一生,直到它做了猫的母亲。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端着一合剩饭,去到小拍经常守护的草丛,刚把饭盒放下,还没等喊出小拍的名字,只见一只肥猫疯一样跳出草丛,恶狠狠地叼起饭盒,一溜烟似地跑回草丛。恍惚间,猫咪鼻梁上那块黢黑的斑点,异常刺眼。

    那就是小拍,你不知道吧,它怀孕了。老婆很神秘地说道,俨然一副很懂行的表情。我说呢,从来不愿待见猫狗的老婆,怎么也开始把剩饭打包放进小拍的草丛,原来如此啊。

    没过几天,窗下那片草丛——小拍的领地,传出阵阵猫仔儿的叫声。从那天起,再也没看到小拍优雅地抚摩过脸颊,反倒像其它同类一样,凶狠地与其他野猫争夺人类的剩食,甚至还钻进龌龊不堪的垃圾桶里,寻羹觅食。也许就是从那天起,小拍已经忘记它的名字,不管谁来喂食,它都像饿狼扑食一般,与其它猫类奋力一搏,有时甚至与其它猫咪撕扯抓斗。窈窕淑猫,俨然变成一只撒泼斗狠的“母老虎”。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窗下草丛里蓦然传出猫咪的嚎叫,那叫声撕心裂肺,让人惊悚不已。隔窗借着昏黄的路灯,隐约看到小拍,正与几只身体健硕的猫咪厮打在一起,厮打中,小拍的脸颊成为那些猫咪攻击的重点区域,尖利的爪子不时地划向那块黑斑,恍惚中,有一汪血迹流出,小拍白色脸颊已呈殷红。当我找到一块肥皂准备砸向猫群时,小拍已惨叫着逃向远处……

    从此,那片肥沃的草丛旁,再也见不到小拍的身影,每天却见几只精灵一样的小猫咪嬉戏打闹,也许这些是小拍的孩子,却看不出它们失去母亲的悲伤或失落,每天都踮着模特的步伐,享受天真烂漫的生活。

    忽有一天,老婆告诉我她在小区湖边看到小拍了。

    一连几天,我围着迦南美地湖寻觅小拍的身影,可每次都失望而归。那一段日子,总感到小拍就在我周围,不然那群小精灵不会那般天真烂漫,不会那般无忧无虑。

    这种感觉一直陪伴着我,直到女儿读完大学、远嫁他乡……然而直到现在,再没见到小拍的影子,反而那群小精灵,眨眼间都长成了大猫,并且陆续离开了那片草丛……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24
  • 上一篇:寻觅,那漫天繁星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089292
  • 文章总数: 275 篇
  • 评论总数: 1939 个
  • 今日访问量: 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