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戴朋文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寻觅,那漫天繁星

寻觅,那漫天繁星 发表于 2016-5-20 11:21:15

  • 寻觅,那满天繁星

    戴朋文/文

    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谁还会需要星星,谁还会在夜里凝望寻找,遥远的安慰。

                  ——摘自江河的诗作《星星变奏曲》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小时候理想根本不是作家,更不是律师,就在参加工作之前,还一直幻想着成为天文学家。

    这个浪漫与疯狂的理想,完全归结于一架俄式军用望远镜。那架油漆斑驳的古铜色望远镜,曾经像一位匆匆过客,转瞬即逝,留给我一怀挥之不去的浩瀚梦想;又宛如一位不速之客,久驻我心,直到现在,仍然深藏着紫金望远、哈博看月的冲动,甚至幻想着成为火星第一批地球移民。

    那是一个繁星点点的夜晚,邻家卷毛小子,兴奋地炫耀着挂在脖颈上的望远镜。那架望远镜,很沉,沉得仿佛随时都能压弯那颗雄狮般的头颅。卷毛得意之至,无论如何央求,就是不肯让我一饱眼福,郁闷得真想扁他一顿。幸好,口袋里还有两个柿子饼,那可是当时的绝世美味。很犹豫地变幻了另一种以物换物方式,没想到卷毛小子确实嘴馋,一个柿子饼就将那架宝贝望远镜轻松拿下。

    通过望远镜,看到了与平时大不相同的夜空——月亮表面上出现了环形山丘,满天繁星晶莹剔透,或一串水晶项链惊现西方苍穹,或一条飞流直下的瀑布飘洒东边天际,还有恍若七仙女缥缈倩影,定格在无垠的幽蓝……星罗棋布的太空,如同一幅绝美画卷,诱惑着我轻轻地伸出手,用心去捕捉神秘,用眼睛去采摘空灵……

    一个柿子饼,只换得十分钟沉醉。就是这十分钟,恍如经历了千百年的遐思;就是这十分钟,感动了十个钟头,感动了十年,甚至感动了一辈子。

    卷毛小子高我一届,大我两岁。初中毕业,死活也不读书了,就想去当兵。那个年代,穿上那身草绿军装,让人既羡慕又嫉妒。那时城里就业难,如同国外服兵役,除家里老大之外的应届毕业生,一律去广阔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所以,军装穿在身,雄赳赳气昂昂,一派英武之相不说,还能躲避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苦改造。

    卷毛爹很有本事,硬是把有点近视的儿子送进了部队。半年后,被闷罐子运兵车,送到了一片陌生的热带雨林,对越自卫反击战前线。

    一个阴云密布的傍晚,我敲开了卷毛家那扇古铜色大门,厅堂中央一张黑纱素裹的巨幅照片,像一把飞刀,击直我面门,顿觉天旋地转,顿时泪水涟涟。卷毛去了前线后,不到1个月时间,一封阵亡通知书送到了卷毛家。

    “我知道你很喜欢它,卷毛不在了,就送给你吧,省得我看到它就伤心。”卷毛爹把那台高倍军事望远镜,白送给了我,那是卷毛留下的最值钱的财产。那一刹那,我发现卷毛爹两鬓的卷毛,瞬间斑白了。透过望远镜凝视天空,那个夜晚,苍穹中没有一丝亮光,黑漆漆如同一幅硕大的黑纱……

    打那之后,我陆续买了几架迷彩军用望远镜,虽然价格高得离谱,可效果远不及那只油漆斑驳的古铜色望远镜。我那天文学家的理想,随着逐渐模糊的星光,变淡变远——如同宇宙距地球最最遥远的星星。

    从单纯到成熟,从热情到理智,从诗情画意到柴米油盐,一晃过了几十年,从一个毛头小子,成了为人夫为人父的中年人,吃得越来越精细,住得越来越豪华,行得越来越高级,可天空却难得见到雨后彩虹,更难得发现那水晶般点点繁星。

    那年秋天,大爷去世,我家兄弟三个回老家奔丧。仪式过后已是黄昏,仨弟兄分别借宿在几个侄子家里。原始的农村,在这凉意乍现的秋夜,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然而,当我不经意间抬头仰望天空,那点点繁星惊鸿般地映入眼帘。这是个奇迹般的夜晚,几十年来第一次,奇迹般用肉眼,看到了那闪烁的“项链”,飞泻的“瀑布”,还有缥缈的“仙女”……

    在落后的农村,吃的是淡饭,住的是平房,行的是双脚,听的是蛙鸣蝉吟、溪水淙淙,看的是雨后彩虹、点点繁星。

    在繁华的都市,吃的是鱼肉,住的是高楼,行的是汽车,听的是流行音乐、马达轰鸣,看的是七彩霓虹、雾霾天空。

    曾经无数次,苦苦寻觅灿烂纯净的星空,竟然出现在不经意间的不经意之处——那个漆黑静寂的夜晚,那个简单纯朴的村落。那一刻,我想起了卷毛……


  • 标签: 分类 评论:2 | 查看次数:38
  • 上一篇:遥远的溪流——漫话青岛东山路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