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忆2017 发表于 2018-1-2 17:00:59

  • 存忆2017

    良人照容辉,衣文连新见。

    古欢当告谁,阿阁出高檐。

    今天坐下来,翻看手机图片,看到我题写拓片的句子。

    这是在2012年为汉砖博物馆收藏的汉砖拓片上题写的一首诗,前天日子翻书看到,用手机拍了个照片,今天抄写出来重温,也为我的2017年存忆。

    我题写的这个汉砖拓片图的第一层(似男子)立在高阁下面,上面是虎纹,第二排人物(似女子)手持花伞,上面是虎头的形状,左面是卷云纹,从服饰到纹理,有汉代风尚,栩栩如生。他们在做什么,我头脑中如同一团迷雾,但是传递给我一些古人的心情,此时里不觉吟出“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的诗句。

    就在今天(2017年12月29日)清晨,大雾来临,骑上自行车,在雾中穿行感受着雾的迷茫。

    书画艺术联盟在今天召开成立大会,千人千作书画作品展开展,各个年龄段的艺术家几百人共沐2017年的最后一场雾,同受千人千作的艺术熏陶,我也是没法感知他们的心情。这么多人,这么多面孔,这么多作品,层层入眼,同雾一样具有独特的魅力。

    回念2017,的确记不清曾经做了多少事情,每天都对自己说:忙完了今天就好紧接着忙明天了。

    忙碌就如同2017年最后的这场大雾,密密地把我和身外的世界连接在一起。这也让我能好好地观照自己,感受身边的自然。人处在雾中,前行时看不远,更需要清楚地关注自身,慢慢行。

    2017年里,我极少能回到老家看望父亲、兄长、家门外的槐树。家是院子里有一颗枸杞树,从春天发芽开始,每次回家我都摘几片叶子慢慢咀嚼,直到树上结了枸杞,一串串桔红色的枸杞,那么让我感到至美,我会站在小花墙上,直接用嘴去咬几颗枸杞,牙齿一用力,枸杞便化开了。树枝上还挂有枸杞,经历了霜雪,有些偏干,放口里一嚼,味道美啊。有时候带着口里枸杞的甜味,到门外抱一下槐树,我一搂都抱不过来了。槐树旁边的小竹林,竹子一年比一年粗。

    2017年,单位组织丛书时候我整理了《道艺三记》;参加了省书协学术委员会议;参与了作品进京展览;继续做了点小公益活动;二孩来到我们这个家庭,给我们带来新的欢乐。到今天,母亲离开我们两年多了,母亲的面容在我脑海里更加清晰,常常伴我入睡。

    记起我在主持书画联盟选举开场白的时候说:大家都是迎着今年最后的一场大雾前来相聚,这是多么充满诗意的相聚啊,雾如同在座画家笔下的氤氲,如同书法家笔下的墨彩,是大雾将我们与天地、自然、山川、河流等有机融合在一起……我们沐雾而来,浑身浸润了艺术的气息……

    雾,可爱否!

    这是我自己能够记起的一些小事,还有很多给我以支持关注而生发的情感,已经融入我身。

    想到我开头的句子,想起我题写拓片中的汉代人物像,他们或许也曾沐雾而行、聚、观、记,除了图片上定格的形象,其余便化作文化的雾了。

    (2017年12月29日)

                                                             北京展览作品现场照

  • 标签: 分类 评论:2 | 查看次数:53
  • 上一篇:医者有道金方堂
  • 下一篇:《安详集》小记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796532
  • 文章总数: 390 篇
  • 评论总数: 95 个
  • 今日访问量: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