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金秉坤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医者有道金方堂

医者有道金方堂 发表于 2017-6-14 11:26:37

  •                                ——走近非物质文化遗产金方堂金方传承人金进木

    张陶莉

    (这样一位老者,孜孜不倦地用毕生精力传承着祖国博大的中医艺术,从未言过“放弃”,用祖传秘方和精心独创的“金方”良药,为千万家庭带来欢乐,他就是平度白沙河街道金家河岔村非物质文化遗产“金方堂金方”传承人金进木。)

    “落药河”,一条流淌了千年的河流。据说,秦王李世民东征时,全军染上瘟疫近乎瘫痪,驻扎在离河七八里地的土埠子(之后称为皇埠)做修整。夜里,士兵们迷迷蒙蒙中,做了同样一个梦——一个白胡子老头倒骑着驴,手持葫芦往河里倒一片五彩斑斓的霞光……第二天大军来到河边,一番酣畅甘饮之后,浑身病气顿无,士气重振。李世民高兴地御封此河为“落药河”,并祈愿河畔多生药草,代出大医。

    “中庸传家,医者有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金方堂”就在落药河畔,主人金进木,一位视中医艺术为生命的非遗传人。

    苦难磨砺  励志研医

    今年87岁的金进木老人,生性仁慈,淡泊名利,用满腔心血悬壶济世,是一位令人敬仰的老中医。生活的磨砺,造就了老人豁达仁善、宠辱不惊的秉性;攻学的艰苦,塑造了他坚韧不屈、砥砺奋进的精神;坚定的信念,使得“金方堂”的治病妙方得以脉脉传承。

    现在,金进木老人抽出时间读报纸、电视报道,了解国际国内大事。他说:“学而时习之,读书,是一件充实心灵最好的事情。不读书,人容易迟钝,思想就会落后。”读书之余,他仍旧研究不辍,根据药理和实践经验,自己配制药方。

    “金方堂”中的妇科金方,是传承了四代的治疗妇科疾病的妙方,不管是哪家的妇女患上妇科病,或者不孕不育,经过把脉调治,几副草药下去,一定会药到病除。到了金进木这里,却不是简简单单的随分从时,是命中注定的人生,他从小对浓郁的草药香有浓厚的兴趣。最终,让他励志攻研祖国传统医学的,竟是面对父亲临终时的誓言。

    上世纪50年代前,金进木的父亲,无辜地被土匪打成重伤,浑身肉骨分离落下大病根。后来不幸发作,病情来得急而奇,已经无法救治。他搂着去世的父亲,头紧紧埋在父亲的脖子里,不愿意父亲离去:“我一定要继续攻中医学,不信有治不了的病”。那年,他22岁。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金进木抱定“悬壶济世”的坚定信念,白天,在忙忙碌碌的劳动之后,稍有点空闲,别人歇息,金进木则自己抄录拿出传统医学典籍《医宗金鉴》《脉经》上的内容背诵;晚上,舍不得烧火油,他就把油灯芯子弄得比豆还小,默记书上的口诀……这样的苦学,却不被他人认可,有不少人都嗤笑他是一个“傻子”。每当听到这些话,金进木总是微微一笑,摇摇头之后又把心思沉浸在医学书籍中。

    经过多年的苦苦求学,金进木不仅能熟练背诵各种医学要领,还练就了一双把脉治病的“圣手”——只要他轻轻把着患者的脉,平心静气诊断之后,就会准确无误地辨别出病症所在。每每给病人把脉时,他总会先让来人调息到平心静气之后,才轻轻把五指放到病人的手腕上,一点便准确找到脉,然后,再认真辩脉。

    “百人百脉,各不相同。不同的脉就代表不同的身体状况……以脉诊病,非一日之功也。”抽出空闲金进木总会给自己的女儿、儿子传授诊脉要术。这番本领也被熟知他的老百姓赞为“圣手”。

    到现在为多少家庭带来欢乐,不可胜数。

    传承精髓  独研金方

    从医以来,金进木坚持“只看病情,不看背景”的看病原则。在他敬重的只有生命,眼里只有病人。近半个世纪以来,金进木都在孜孜不倦地为老百姓们治病,不图名利,不保留技术。找到金进木,他的一副草药让孩子立马好好的;谁家的媳妇不孕,找他一把脉,吃点草药,不久就会顺利怀孩子;谁不小心被烫伤了,来找他敷上一点药,患处就生新皮……五十多年来,在治病助人中享受着自己的幸福和快乐。

    上世纪70年代初,平度大型水利工程尹府水库涵洞工程中,金进木作为医务副组长为工人们服务,同时为周围乡村医生培训中医。一天,时任工程总指挥的原平度县主要领导杜日尧找到金进木,“小金,我有个事情麻烦你。我‘家里’(妻子)来工地看我,正好你给她把把脉,看看她为啥老是当不了娘?”

    看着书记信任的目光,他根据脉象辩证出病因——体寒宫寒,导致不孕。“杜书记,这个是小毛病,我给嫂子开个方,让她按照方子去抓药,熬好了吃上几副,就会好的。”

    两个月之后,杜日尧又找到金进木为妻子把脉。“我一试脉,跳动有劲,就是怀孕的脉象。”当金进木笑嘻嘻地告诉杜日尧喜讯时,在场的人都为金进木的高超技术竖起了大拇指。

    云山李家场村。一位叫杨宝永的汉子,金进木为他儿子和儿媳,终于找到不孕的根源。几个月后,杨宝永推着土车子,装了满满两偏篓地瓜,前来给金进木报喜。“神奇啊!孩子怀上了!这么多年了,就你几幅草药就怀了……真是感谢你!俺,给你磕头……”老杨越说越激动,眼里涌满了激动的泪花。几十年过去了,他和孩子每年都到金进木家拜年,他用一生来感激有了孙子。到现在他一家第四代十几口都曾得金进木给把脉调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金进木医术精,人品好,医德高,医风正,把中医药的简、便、廉、验等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其中,也有很多前来“偷方”的不良医者。拿着金进木老先生开的药方,就给其他病人开药吃。时间长了,金进木老先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心中感到很不舒服:“这太不应该了,人和人的体质不同,病因不同,施药也不尽相同,怎么能拿一个方子去治病呢?!”

    为了能让更多的不孕患者早日圆求子梦想,避免不良医者的叵测居心,金进木潜心研究了独家治疗妇科疾病、不孕不育的“金方”。

    落药河畔到处生长着可以治病的草药——艾草、青蒿、茅根、蒲公英、茵陈、苔藓、桑皮……只要有空闲,金进木和他的儿子就会到落药河边去采集药草,精心炮制。他拿着艾蒿说:“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地域,药草的药性也不一样。朝阳生的草和背阴生的草又不一样。治疗的病症也不一样……”

    妇科金方是金老以中庸为指导思想专门研制,以强中扶正为主旨,治疗常见的妇科疾病。

    金方草药在“浸、蒸、泡、煮”等方面形成了独有特色。

    金老的儿子说:例如艾蒿,入脾、肝、肾经,把刚刚采集回来的艾蒿等,用清水洗净之后再清蒸,这样性能就多了温性,起到增加胃气的作用。蒸的时候要注意用文火,锅内保持有足够的蒸汽即可,开锅后就停火,慢慢冷却,这样药草也随着锅温下降慢慢冷却,药草和水蒸汽有了很好的交流融合。

    把冷却后的落药河药草,取出来晾晒干后,药性就很平和了,闻起来清香。取一点点干透的药草,用药捻子或臼子捣成细末,就成了治疗妇科的药引之一。金老的儿子说,药捻子或药臼子捣碎的过程中,里面的药成分更多的是碰撞结合交融,生发格外的功效。

    然后用这些草药粉配以姜末等六味药粉煎鸡蛋饺子饭前服用,就是金方治疗妇科疾病的第一步。

    金老的女儿说,油煎鸡蛋,在胃里消化的时间长一些,药力作用时间持久,为贯通正气打下了基础。

    妇科金方的第二步就是根据脉象,以金丝小枣、鲜姜、优质老黄酒、落药河药草等为药引,选用茯苓、甘草、黄芪等配伍使用,患者一般需要服用四五天,腹内气血通畅,妇女患的子宫小肌瘤、输卵管堵塞、宫颈糜烂等病症即好。

    第三步就是根据脉象,配以金方中药,让经络通畅的身体正气充盈,就可受孕。

    这就是妇科金方,无论从炮制药引和用药配伍,到熬制服用以及辅助治疗,融通了正和的中庸文化思想,普遍的疗效,此金方至今已在传承到5代。

    中庸传家  医者有道

    金进木最推崇的就是“中庸”之道。顺应天时,合应地气,天人合一,这也是中国文化的最高境界。

    金进木说,“中和”是中庸之道的主要内涵,就要使阴阳二气和谐。他说,中和是一种人生大修行。正是这种“中和”思想,使金进木的医德医术到达极高境界,他也用来教育影响自己的子孙后代。

    在日常的诊病过程中,他的儿子、女儿都会在一旁仔细听辨,认真领会父亲治病诊脉的要诀,一言一行都熟记于心,默默传承着“金方”的中庸精髓。

    他的小儿子借鉴父亲“诊脉”的手法和要领,运用到书法之中,字体充满“中和”之气,赏来让人心怡,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在这样一个和睦上进的大家庭中,金进木的孙辈有博士、研究生、大学生……都能自食其力,在自己岗位上勤恳工作。

    金进木的家门对联“荆树有花兄弟乐,书田无税子孙耕”,这是他教育子孙重品行好学上进的见证。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金进木每天起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认真读当天的报纸,了解国内外大事。读完报后,若是没有病人来,他就坐在靠窗的圈椅上,认真研究医学书籍。他感慨地说:“人,要活到老学到老。一时不学就跟不上趟儿。”

    节日休假,子孙们回家陪在他的身边。是子孙们聆听他谆谆教导、传医授道的时刻。

    “当医生最忌的是无德,不是以治病救人为根本。你还年轻,千万不要做无德之事。”

    “没有国就没有家,要真心实意保卫国家。”

    “外国再好也不是家。去看看就赶紧回来,咱国家处处都是瑰宝,研究透自己的学术,造福人民。”

    孙辈从爷爷身上学到了最宝贵的财富,这就是“连根养根,报效家国”。

    医者仁心。一对聋哑夫妻前来金家河岔村找金进木看病。因为无法用语言表达,沟通上有困难。金进木耐心看着夫妻二人的手势,意会两人要表达的意思,数次开方送药药,分文不取。两位聋哑人深受感动,离开时,一边退着出门一边给作揖。

    几年前,青岛城阳一位教师回来感谢他,还说:“金老先生,我建议您还是自己开药方、收取一点费用的好。我们以前到各地治疗,花费很大,您应该在家里备点药,不用再出去跑腿抓药,您也应该收取费用,不然,我们心里老是过意不去,背上感情债。”这番发自肺腑的话,才改变了金进木保留多年不收取任何费用的老传统——金进木不愿看到患者急病乱投医,花冤枉钱。

    作为一名乡间“布医”,金进木的家里还常备自己研制的烫伤药、肾结石、疔疮等药方,这些药总是免费赠送给患者。半个世纪以来,金进木为全国各地无数病患解除忧愁,收到好的口碑,但是他不收锦旗匾额,默默无闻地诊治病人,让这个弥漫着中草药香的农家小院充满温情。

    金进木常说:“中医就是自信,把内功修炼好,世上有矛就有盾,就怕思考不到。……中医的道路很长,很有前途,我还要继续钻研。”

    画家史春堂被金进木的医德所折服,精心绘制了一幅画相赠,题字韵味悠长:“画有画道,医有医道,书画借笔墨喻理,医以药石济世,故非圣手不能也”这是金进木老先生的真实写照。

    大医精诚,悬壶济世;“中庸”传家,医者有道,金方如此。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