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情 发表于 2014-2-7 8:17:57

  • 雪花情

    清晨,推开屋门寒风漫卷着雪花扑面而来,徐徐飘落,这是今年的首次降雪,也是近几年来淋漓酣畅下的最大的一场雪。飘雪是冬的灵魂,年味未消的正月飘雪,给人们送来了瑞雪兆丰年的欣喜,给寒冬送来精美的画卷和生命的气息。

    天空中,雪花时而如乱蛇狂舞,扭动着精致的身躯,飞速地旋转着、欢快地游弋着;时而像婀娜多姿的天使唱着优美的情歌轻盈而来、飘然而至;时而似跳动的音符,在优美的旋律中翩翩飞舞,纷纷扬扬,洒落人间,没有喧嚣,只有无忧无虑。圣洁的它们,浪漫着、潇洒着、自由自在地飘逸着,如天女散花,几多花絮、几多絲绒,似乎有些眼中无人的傲慢,令人产生睱思缕缕。

    房上、地上、树上及路边停放的汽车,都己是银装素裹,茫茫的山野白雪皑皑,晶亮耀眼的雪絮覆盖着北国风光的大地,使天地间变成了粉雕玉砌的白玉世界。白雪独步天下,做然屹立在赤橙黄绿青蓝紫之外,是大自然孕育出的宠爱。此情此景正如唐朝诗人岑参所描绘的那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来到海泊河公园,走进冰雪的世界里,我张开双臂,抬起额头,让雪花不停地洒落在我的脸上。我放慢脚步,闭上双眸,那雪花如同是美女的香吻,不停地吻着我的脸颊,吻着我裸露的肌肤,跟雪花零距离的接触,留住对洁白天使的挚爱。雪花,沐浴着我们的肌肤,软绵绵的、凉丝丝的,一会儿就溶化成了一滳清凉的水珠泌人心脾,感觉特别地温馨和恬静,使人的心绪蓦感释然。小巧精致的雪花,有着晶莹洁白的玉体,玲笼剔透的形态,它是美丽的体现、纯洁的象征,洗涤着世人心灵中肮脏的灵魂。在这迷人的白色里,天空虽有些寒彻,心却已荡漾在二月的春风里..,象南北朝时期的《子夜四时歌》中所吟唱的那样“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太阳出来了,雪初霁霁,雪野莽莽,天空淸澈、晶莹、一览无遗。冰雪世界在蓝天的映衬下愈加冰清玉洁,万树梨花,碎碎琼枝,让人恍若隔世。房顶上的雪开始缓缓溶化,屋檐下滳水成冰,悬凝着长长的奇形怪状的椎形冰棱,晶莹剔透、闪光明亮。看着梦幻般的冰雪世界,心中激情涌动,徜徉其中,仿佛走进浪漫的童话世界。使我不禁想起了李咸用的诗句“玉圃花飘朵不匀,银河风急惊砂度”,和苏轼的名句“云容皓白,破晓玉英粉似织。风力无端,欲学杨花更耐寒”。

    看着众多在洁白世界里游玩、摄影的人们;看着在雪地里堆雪人的孩子们;看着身穿鲜艳服饰运功锻练的男男女女;我的思绪游入了记忆的海洋里……

    记得,童年时代,下雪天里,和邻居小朋友聚集一起,在街头里院的空地上堆雪人。一根胡萝卜当鼻子、两个小煤球做眼睛、两根枯萎的枝条做眉毛、一块瓦片当大嘴、一顶破草帽戴在头顶上、一根向日葵杆做刀枪,哈哈,好一个威武的大将军。雪花给萧杀沉寂的冬季带来了活跃,带来了无限的情趣。

    记得,上中学时的寒冬腊月,在生着火炉、温暖如初的家中,在萧瑟冷澈的教室里、在冰雪覆盖的操场上,到处都有我们活泼向上的身影。向往着未来,憧憬着梦幻般的理想,奔跑在汲取知识殿堂的路上。

    还记得,在朔风呼啸的青藏高原上,风卷雪花惟余茫茫,喀喇昆仑冰峰雪峭,我们兵团战士顶风冒雪兴修水利、平整荒蛮,歌声唱响在戈壁滩上如昆仑惊雷,唤醒旷无人迹、沉睡的大地,激越的青春在飞扬、在闪光。还有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六月雪,滋润着干渴的狼烟大漠。

    还记得,家中院子里那棵含苞怒放的红梅,出剑争俏,跃娆的花儿红得象血一般、象火一样,燃烧在冰天雪地里,与晶莹洁白的雪花争艳斗奇。正如卢梅坡在《雪梅》里所写“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红的梅,白的雪,实为人间报春的绝色,二者和谐相融,相得益彰,预示着春天就不会远了。

    我喜欢这肃穆雅致、纯朴的雪,它沒有缤纷炫耀的色彩,没有红装素裹,无需遮掩,娇而不艳,如初恋的表白坦坦荡荡;它冰风玉骨、守身如玉,高风亮节、光彩照人,使人充满了信任,放射着完美无缺的光辉。我喜欢这瑞雪兆丰年的雪,它虽千里冰封,但会给人们带来五谷丰登的美好日子,在严冬中让人们充满对春天、对未来的渴望,给人们带来无限的愉悦和浪漫的腵想。我喜欢这黙黙无闻和谐的雪,它淡泊名利、众志成城,象征着真挚的追求、美丽的人生,生命因它的到来更精采。

    雪花是美的,美在纯洁无暇,我爱它忠贞不渝的纯洁无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