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晚风吹过来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时光飞逝,纪念老冯

时光飞逝,纪念老冯 发表于 2018-6-25 15:27:50

  • 时光飞逝,纪念老冯

    老冯从行政楼上跳下去到现在,已经过去五个多月的时间了。

    我得知老冯死讯的时候,还在国外。看着微信群里发出的要给老冯开追悼会的消息,我开始不大相信是他,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而且我也确实不见得能认的单位里的多少人。而且,我十多天前还刚刚在行政楼上的楼道里偶遇他且聊了一会儿,他没给我留下任何异常印象。但同事告诉我,就是他。但即便此时,我并不确切知道老冯是怎样死的,所以, 我在给同事回复微信的时候,本能地写了“死于非命”。后来,我的预感得到证实,老冯真的是“死于非命”:从他工作多年并且得到提拔的行政楼上跳下去了。从此之后,老冯再也不用佝偻着身子走路,不用借酒浇愁,或者,不用其他等等,反正,他存在了30多年的这个环境中今后发生的一切,再也于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十六年前我刚来到这所大学的时候,老冯已经是学院的副书记,负责学院的党务及学生工作。那时的老冯三十刚出头,年轻,有干劲,组织也很重视,有人说,老冯的省级优秀党员一旦批下来,老冯转正的事情将水到渠成,老冯就会成为这所大学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然而,许是命运使然,在2005年、2006年,连续两年学院发生在校生意外伤亡的事件让老冯的命运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老冯,转到后勤的一个副职岗位上去了。

    之后几年,老冯好像去过审计部门等处,但不管去到哪儿,都是副职,老冯干什么事大家不知道,但老冯成天满嘴的酒气与烟熏味,特别是老冯走起路来不再风风火火而是举步维艰的样子,让一贯认可他的人为他担忧,可老冯总是笑呵呵的,看不出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终于,大约3年前,老冯当上了正处级干部--老干部处的处长。我曾在楼下遇见老冯,还向他表示祝贺,老冯“没啥没啥”,最后和我说“我就是遗憾当年没有读一个博士学位”。我回去后和别人说,多少教授、副教授、博士做梦都想当领导,老冯竟然身在正处级岗位却盘算着读博士。现在看来。老冯那时候已经开始为自己的一生作总结了。

    地球少了谁都在转。是的,地球确实还在转。估计老冯就是深谙这句话的含义而毅然决然地与这个世界告别,他什么也不用担心,例如学校的发展,学生的管理与教育,还有他离开后留下的位子,等等,有的是时刻准备着的后备力量。有生就有死,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迟早都要完蛋,每一天都有那么多的人在垂死挣扎,但也有那么多的人在放弃生命,老冯选择成为后者中的一员,给有时候还会念想他的人们留下太多的迷!

    老冯头天跳下去,第二天就被开了悼会。之后,再也没见过有关老冯的半点儿消息,老冯的离开就像秋风中飘落的一片叶子。

    “曾经在我院工作过的冯**书记不幸去世,明天上午在QD市殡仪馆开追悼会,前去参加,......。”这是微信群里有关老冯的最后的消息。

    老冯,出身农村,勤奋,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是他最大的财富,也是依靠。

    老冯的哪一根神经被压垮了?!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988019
  • 文章总数: 752 篇
  • 评论总数: 3289 个
  • 今日访问量: 1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