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晚风吹过来 > 日志 > 时政评论 > 路人甲乙丙丁

路人甲乙丙丁 发表于 2015-10-20 20:12:32

  •                         路人甲乙丙丁

    从出站口出来,我拐弯抹角按照引导通道走向公交车候车口,眼看着好几位农民工手提肩扛着大包小包直接从车站里面径直走向候车口。

    在我前面已经有几位候车的乘客,他们像我一样,看上去对此并无异议,面部没什么特殊的表情。但我的心里有些想法,我想,民工,真的很辛苦。我看到他们的脸都那么的暗,每个人的衣服近乎一个颜色--灰!

    车,没有来。我还想,等一会儿, 我就要和他们坐在同一辆车上,也许,我会挨着其中的一位坐。

    车来了,没有人和他们争上车的优先权,是他们自己在争,所以,上车的前门显得拥挤不堪,当然,他们的大件行李也要占用通道的空间。人,行李,挤在一起,动惮不得。

    司机打开了下客门,让他们从后面上车,上车后买票。那里,宽敞。

    农民工们立马转移到车中部那里上车。

    我本来就排队在最后,所以最后一个上车,坐在上客门口的座位。

    我挨着一位农民工。

    司机让农民工买票。司机说,总共36元。后边有人嘀咕怎么这么贵,司机说,行李占用车座费。

    “我这里有10块”,“我这里有零钱”。

    “不是16块,是36块”,司机大声提醒。

    交过钱后,车里没有了说话声,只有公交车沉重的喘气声。

    我又看几位农民工,看到他们暗色的脸,脸上的皱纹,深。背,驼。

    有几位脸上似乎带着些笑意,定定地看着窗外。

    他们只坐了一站,下车。下车的时候,互相吆喝着。下车地方是一处商住楼的工地。我突然想起来,刚才有一位农民工说了一句:“离车站这么近,也不弄个车来接”。

    靠近下客门的座位是一位20多岁的姑娘,穿着算不上时髦,甚至有些土,在最后一位农民工下车后,两边嘴角都动了动,是在笑。

    笑什么呢?

  • 评论:1 | 查看次数:18
  • 上一篇:诺奖,没法热炒
  • 下一篇:胡子拉碴的岁月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709390
  • 文章总数: 787 篇
  • 评论总数: 3292 个
  • 今日访问量: 1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