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晚风吹过来 > 日志 > 时政评论 > 成哥这一辈子

成哥这一辈子 发表于 2015-6-19 15:09:15

  •                       成哥这一辈子

    成哥是我的表姨哥,今年58岁,今天,是他出殡的日子。估计在我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成哥已经被埋进地下去了。

    我能想到成哥今天早上在彻底离开这个世界时的样子:在村里的一块空地上,成哥的棺木被放在两张凳子上,前面有吹鼓手吹吹打打围着他的棺木左转右转,后面跟着他的两个儿子,闺女可能会趴在他的棺木上哭,周围是是村子里送她最后一程的人们。烧纸打砂锅后,一辆汽车把成哥送到祖坟。

    我觉得成哥命苦,成人的时候家穷,后来,在大人的撮合下,娶了刚出三辈血缘关系的我所在的那个村子的一位女子为妻并入赘女方家。由于是近亲结婚,成哥生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明显不一样,主要表现在智商发育较慢。记得我的父亲那时候曾教过他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在6岁之前,从来没有能把数字数到过6;二儿子直到12岁以后才开始说话,只有女儿还算正常。所以, 成哥的两个儿子对付着小学念完了,再没有读书。

    成哥最大的优点是吃苦耐劳。老家那里地广人稀,只要有辛苦,村子里的30来岁的年轻夫妻一年可以种六、七十亩地。所以,成哥从年轻时候起就领着自己的两个儿子种地、种地、种地。但成哥并没有挣下多少钱,一方面是由于成哥孩子、双方老人都离不开他照顾,另一方面老家那里的种地一般是靠天吃饭,值钱的经济农作物种不起来。

    成哥的孩子渐渐长大了,由于孩子之前的成长情形众所周知,所以,本地没有人家愿意把闺女嫁给他家的儿子。大儿子在19岁那年,有人贩子从南方领来一个小姑娘,成哥二话不说付钱领人,才把大儿子的婚事给解决了。一年之后,儿媳妇给成哥生下了孙小子。那段时间,应该是成哥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吧!

    可惜,好景不长。在孙子4岁那年,成哥的儿子在操作玉米脱粒机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右手的4个指头给机器切掉了。本来,渐渐长大的儿媳妇越来越懂事,也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丈夫配不上自己,这一次事故终于让成哥的儿媳妇彻底下了决心,在某一天去县城赶集离开后,再没有回来。

    这样的祸不单行对成哥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成哥40多岁的人,几乎是一夜之间头发全白。

    但生活还得过,成哥毕竟还有一大家子人,还有,那个成天叫他爷爷的孙子。

    在过去的四、五年,老家那里的年景好的出奇,说风调雨顺一点儿也不为过。像成哥这样的人家,一年收入6-7万在村子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几年下来,成哥的手里竟然有了数十万块的存款。有了钱,成哥有了新打算,给儿子娶媳妇,孙子念书,种更多的地,卖更多的玉米赚更多的钱。农闲时节,成哥间或还会去村子里的麻将摊子、扑克摊子上玩两把,一上午赢上一瓶啤酒或者输掉医保5块钱的烟,然后回家看电视、含饴弄孙。成哥在大街上说话的声音也高了,脸上的笑容一年比一年多了。

    可是,就在去年夏天,村子里的人们发现成哥好像不如以前精神了。出来大街上站一会儿,成哥就会坐在地下;走路也不想以前那么风风火火了,看上去病恹恹的样子。有人建议成哥看看医生,陈哥总是说没事没事,自己天生受罪鬼的贱命,没啥事。

    就这样,成哥该锄地还锄地,该秋收还秋收,和老婆孩子们一起忙活完了秋收。

    今年的正月,成哥去别人家唠家常、看人们打麻将、打扑克,看着看着就困得不行,回到家里也老是睡觉。成嫂听了别人的劝,成哥也终于觉得应该出去看看。

    出去没多久成哥成嫂回来了。

    村子里的人们很快知道了事情的缘由。成哥成嫂去的是北京的大医院,检查结果一出来就宣判了成哥。成哥的病已经是晚期,全身扩散,已经没有了治疗的价值。成嫂曾哭求医生给开点儿药,医生可能可怜他俩是村子里来的,觉得花再多的钱也没用了,还不如节省下些给家人花,就一直没有给开药,只是叮嘱成哥回去好好养着以度余生。

    回到村子里后,成哥的病情发展的更快,5月份的时候就不能下地了,吃饭也难以下咽,还得成嫂拿小勺子喂。上个月低,成哥连饭也吃不下去了,只能喝些水。成哥坚持了半个多月,一周前走了,留下了老婆,两个儿子,一个孙子,留下几十亩仍然需要有人种的土地。

    成哥的家在进村那条大路的边上。我每次回家,没有不遇见成哥的。成哥总是喊我的小名,还会让我到他家坐坐。我有时候会停下来和成哥说上几句,看着成哥黝黑的脸庞和满是光亮的眼神,我曾多次为成哥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感到欣慰。

    成哥提前走了,一辈子为了儿女为了家任劳任怨,没有给国家添过一丝乱,来的平平淡淡,走的平平常常,一如大多数普通的老百姓。成哥走了,我不能送他最后一程,写下这几行字,算作对成哥的纪念吧。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981511
  • 文章总数: 787 篇
  • 评论总数: 3292 个
  • 今日访问量: 2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