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晚风吹过来 > 日志 > 怀旧情感 > 大上海有多大?

大上海有多大? 发表于 2014-11-1 21:27:16

  • 大上海有多大?

    五天前,老家的表姐用一根绳子了却了自己,享年57岁,身后丢下80多岁的母亲、老公、一双儿女以及所有关心她的亲人。

    表姐去世那天早上,表姐夫要她一块儿下地去掰玉米,表姐说自己不想去。中午,表姐夫回来,发现自家大门从里面紧锁着,喊门喊不开,找人找不见,翻墙进去,最后在地窖中找到表姐,但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表姐没上过学,不识字,和表姐夫育有一儿一女。儿子争气,上的是上海的重点大学,后来又找了研究生毕业的媳妇,一起在上海工作。在老家那地方,家里有子如此,绝对是值得全家族骄傲自豪。表姐和表姐夫在村子里曾经享受了不知多少来自左邻右舍、亲戚朋友的羡慕与赞美。

    然而,表姐的生活在表姐帮儿子在上海买了房并亲自去上海帮儿子照看了半年小孩回来后,便再也没有了从前的影子。表姐,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少言寡语,忧心忡忡。

    表姐第一次从大上海回来后就经常和村里人说,自己死也不会再去上海了。表姐说儿子的房不大,窗户也小,家里黑乎乎的,自己简直能憋死。到楼下走走,不会普通话的表姐无法和人交流,再加上所有的楼都一个模样,而且很高,在阴沉的天气,表姐有时竟会在小区里迷路。每天,儿子和媳妇早上很早就出门,很晚才回来。表姐怎么也理解不了,自己含辛茹苦培养儿子上大学,帮儿子买房,为此把一辈子的积蓄给了儿子,还贷了款、借了债,儿子过的生活竟然是那样子的。

    但孙子必须的有人哄。表姐不去,表姐夫就得去。表姐夫不在家,表姐一个人种地持家。但表姐夫也不能一直待在上海。后来,夫妻两个人交替去上海照看孙子。就这样,表姐在一次又一次的去那个她最不想去的地方的过程中,孙子一天天长大,到今年能上学了。但表姐却落下了睡不着觉的毛病,经常出来和村子里的人说自己活着很难受。表姐,不再快乐,不再自豪,抑郁了。(可是,同样是农民的表姐夫和大多数乡下人一样,从来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抑郁这样的病,更不知道这样的病一样需要吃药治疗。)

    表姐和我的亲姐在一个村子。去世前,表姐和我的亲姐说:“姐呀,我实在活不行了,我整天全身难活的不行,我不想活了”。我姐以为表姐说傻话,在老家那里,村里人动不动就说别人或自己死呀活呀的逗人是常事,没有人会当真。结果,第二天就出事了。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和表姐并不常见。10年前我最后一次见表姐,那时候表姐的脸上全是笑容,因为当时儿子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不想,那一次见面竟然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面。几天来,我一直在想,表姐如果一直不要去上海,就在老家的村子里天宽地大、阳光灿烂、春种秋收地活着,表姐应该还是那个脸上总是笑着的表姐吧。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926122
  • 文章总数: 787 篇
  • 评论总数: 3292 个
  • 今日访问量: 1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