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北非蝶影 > 迷城菲斯的穿越之旅【北非蝶影之摩洛哥篇】

迷城菲斯的穿越之旅【北非蝶影之摩洛哥篇】 发表于 2017-2-17 13:48:31

  • 几年前我阅读了《西班牙旅行笔记》,里面有这样一段话:“摩洛哥的菲斯,是令所有的旅人欣喜的地方,因为整个城市是一部活着的《天方夜谭》,要是有一张载着阿拉伯人的飞毯突然飘起来,你也不会感到奇怪,人们还维持着那神话里的生活。”

    《米其林旅游指南》中关于菲斯是这样描述的:“如果你只能选择一座摩洛哥城市去看看,那你就去菲斯吧。菲斯是摩洛哥人的骄傲,承载着摩洛哥的过去与现在。这里有装饰着马赛克锦砖的华丽庭院,也有狭窄黑暗、疮痍斑斑的巷道迷宫。如果说马拉喀什已经变成《天方夜谭》的迪斯尼版本,那菲斯就是《天方夜谭》的现实版本。”

    我,循着这些迷人的描写来到菲斯古城。

    文字总有夸张的成分,就像游客们只会对着最美的、最有代表性的部分拍照一样,然而菲斯是个例外,它是件真正的文物。穿越镶满蓝色瓷砖的城门“布鲁日蓝门”的瞬间,仿佛穿越了800多年的时光,一头扎进百转千回的小巷里,立马就迷失了,没有任何一个人,或是任何一处景物能提醒你,外面的世界已面目全非。

    菲斯古城建于公元789年,是世界上最大的无车古城、现存世界最大的中世纪城市。菲斯的历史,几乎就是摩洛哥这个国家的历史。它是摩洛哥四大皇城中最古老的一座,早在9世纪中叶便迎来了它的第一波发展,卡拉维因大学和安塔卢西亚神学院相继创立,到12世纪末,菲斯已经拥有12万间房屋和3500多个作坊,考古界一般认为,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身形、气度、长相均像极了《天方夜谭》里某个宫廷老巫师的向导艾哈迈德,用流利的英语这样介绍着......我望着他深邃神秘的黑眼窝,不禁在想,若不是靖康之耻,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必是我大宋东京汴梁无疑!


    【古老的圣城】

    菲斯古城,被称作“非洲的雅典”、“西方的麦加”,一直被视为伊斯兰教的圣地之一。城里有300多座清真寺,这个数量几乎达到了整个摩洛哥的一半,可见当地文化之丰厚,信仰之虔诚。伊斯兰建筑艺术素以精湛著称于世,其中卡拉维因清真寺和摩洛哥最古老的寺院之一昂达吕西昂清真寺最为著名,其他反映伊斯兰建筑艺术特色的古城堡、宫殿、博物馆等也比比皆是。


    藏身在迷宫中的卡拉维因清真寺是这座古城的心脏,也是目前仍然在运转的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但只允许穆斯林入内。即使在伊斯兰教真正的发源地中东,也不可能看到真正属于那个神话时代的城市遗迹。然而在菲斯,仿佛时针停止在了千年以前,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传承的匠心】

    很早以前,野心勃勃的工匠们就涌入菲斯,渴望在麦地那能站住脚,甚至扬名立万。走在迷宫一样的老街上,每走一步,你都能听到工匠们工作的声音,它们就藏在主街后方的工作室迷宫中,有人在敲打着铜锅,有人在雕刻,有人在使用巨大的织布机织布......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他们都按照千年以来的习惯合理地分布着。


    菲斯是摩洛哥的陶瓷之都,出产精美的瓷器和装饰用的马赛克瓷砖,著名的“菲斯蓝”的产地。向导老艾哈带我们走入Art Naji,在这里,熊熊燃烧的橄榄石窑炉中,烧制着谜一般的马赛克拼贴艺术品和常用的生活器皿。



    不同分工的操作间,井然有序地排列着,有的在制做陶胚,有的在做图案设计,相邻的就是用油彩来一笔笔勾勒图案的彩绘师;马赛克,原来是把烧制好的各色瓷砖敲碎,纯手工敲打成各种形状的小块儿,再由下一道工序的工人一块块地拼镶成各种图案......一切的一切,都是遵循古老的传承,现代的菲斯人,甚至整个摩洛哥,都依然在使用这样的工艺和材料,也都依然把这些当作他们的瑰宝。

    我终于知道马赛克工艺瓷砖为何售价高昂了!这种纯手工制造的马赛克工艺品,尤其是大面积的地面和墙面,那真不是小康家庭用得起的啊!

    【“臭”名昭著的大染坊】

    我要单独把皮革染坊拿出来讲一讲。

    在古城任何地方打听Tanneries,人们都会为你指路,甚至无需打听,在卡拉维因清真寺附近循着那似臭非臭的怪味而去就能找到。穿过狭窄湿漉漉的小巷,与驮着皮革的毛驴擦身而过,走到小巷尽头,眼前豁然出现的景象让我瞬间猛抽一口气,又迅速屏住了呼吸——上百个石臼,铺天盖地的皮毛,这里,就是菲斯闻名于世的皮革作坊!


    门口会有人贴心的给你送上一株薄荷叶,放在鼻尖闻一闻能抵消那刺鼻的气味。

    那一个个灰白水的石臼,里面装的是鸽子粪和牛尿!能去除动物毛发,又不会破坏皮革的纹理。染料也一样天然有机,黄色和红色来自藏红花和罂粟花,绿色来自薄荷,啡色来自夹竹桃……工人们把牛皮、羊皮、骆驼皮和山羊皮,一摞摞的叠放,被天然提取的颜料染成蓝色、红色、黄色、绿色等,再放在屋顶晾晒。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皮质手工制品不仅仅是出售给游客的,当地人也使用。这种天然加工方式已经保持了上千年,摩洛哥很多地方的皮革业都已经工业化了,只有菲斯的传统作坊还在坚持人手操作。

    菲斯的染坊受到了国际环保组织的诟病,因为使用染剂及刺激性气味,造成环境污染和严重伤害工人的呼吸系统。本地政府的回应是:如果停产,染色工人、制作工人和摊贩会面临失业,菲斯的旅游经济也会受到重创。看来,要环保还是要GDP,永远是一个难题。



    【五花八门的大迷宫】

    我用“迷城”来形容菲斯,堪称极致!几百年前的阿拉伯人显然没有城市规划这个概念,他们只是依据自己的需要,在一栋房子的旁边加盖另一栋房子,最宽的马路也只需要两头牲畜错肩而过,而最窄的地方俨然就是“一线天”。

    在这千年大迷宫中,流动着的除了人,还有比人地位更高的驴。时常会听到毛驴叮铃叮铃的走来,行人遇到之后都得避让三分并以注目礼相送,而它就慢悠悠地经过,甩都不甩你一眼,随后啪嗒啪嗒地飘走。老城内早已实现环保零排放,大到修缮房屋的砖瓦水泥,小到需要宅急送的针线布匹...亲,全都得依仗这些毛驴来包邮哦~

    这座城市,近千年来从没有真正改变过。无论是混乱喧嚣的城市规划、狭窄曲折的小径,还是那些穿着长袍大声叫卖的商贩、薄荷茶的清香、鞣皮的恶臭、婴儿的啼哭、毛驴的铁掌沓沓......好的坏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全都被这座老城温柔地保护起来,也许连它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在光和影所组成的背景里,陌生的面孔变得似曾相识,就像是每一个奔波在旅途中的自己。我爱那些精彩绝伦的故事,也爱庸常生活中的种种因果,这是一个缭乱的世界,也是一个简单的世界。这是彩色谜城菲斯,是一个我来不及了解却已然深爱的地方。它没有大都市的包罗万象、吐纳四方,它有的是那种“无一物中万物足”的气质,让你把悬着的心放下来,体会到暌违已久的自由。

    千年如一日的菲斯,如今也如同其他城市甚至其他国家一样,正面临着无数机遇和挑战,也许某一天,哪个居民家就被翻修成一座连锁酒店,店铺也都卖起了跟其他城市大同小异的纪念品,而手工作坊受到自动化机器的高效率取代。我希望,菲斯像睡美人一样再一睡千年,晚点醒过来。

    如果有一天,你误入了《天方夜谭》里的小城邦

    请一定要放轻脚步,不要惊扰了他们

    抖落身上的铅华,让时间烂在每一条老街的肚子里

    也许这只是一支梦中的玫瑰

    盛放之后将一去不回......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912925
  • 文章总数: 358 篇
  • 评论总数: 2249 个
  • 今日访问量: 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