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北非蝶影 > 撒哈拉已没有哭泣的骆驼【北非蝶影之突尼斯篇】

撒哈拉已没有哭泣的骆驼【北非蝶影之突尼斯篇】 发表于 2017-3-3 15:45:01

  • 提到沙漠你最先想到什么?

    说来好笑,我最先想到的不是孤独,不是死亡,而是财富。这大概和它金黄的颜色有关,和那些一夜暴富的中东国家的石油有关,也和电影里常出现的古代商队有关。在我的印象中,最险峻的环境往往对应着最大化的利益,有人葬身沙海,有人便飞黄腾达。


    撒哈拉,是地球上除南极洲之外的第二大荒漠、世界最大的沙漠,占非洲总面积的25%。虽然撒哈拉沙漠横跨整个北非,可是相对安全旅行的国家也就几个而已。2011年初利比亚暴乱,随后埃及政府也垮了台,阿尔及利亚常年不断的动乱,马里又时不时传出政变的消息......能深入探寻撒哈拉的国家也就摩洛哥与突尼斯了。

    初识撒哈拉,还是要得益于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书中描写了三毛与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生活时的所见所闻。三毛用自己的心去适应、关怀这片大沙漠,在她的笔下,那些撒哈拉沙漠的人和物变得丰富多彩。三毛以一个流浪者的口吻,轻松地讲述着她在撒哈拉沙漠零散的生活细节和生活经历:沙漠的新奇、生活的乐趣、千疮百孔的大帐篷、铁皮做的小屋、单峰骆驼和成群的山羊。书中无论是荷西把粉丝当做“雨”来吃,还是他们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婚礼,去海边打鱼,白手起家建立他们沙漠上最美丽的房子,都渗透着彼此间浓浓的温馨的爱意。因此,撒哈拉茫茫无际的起伏沙丘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浪漫的、温暖的。

    这片辽阔的沙土自少女时期时便深深地种植在我的心底,当年也曾着了魔一般探究撒哈拉的地理、人文、历史,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投身撒哈拉的怀抱。当然,那时的我脑子里想的是要像三毛一样居住个一年半载的。从小到大,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浪子,定不会束缚于平常的人生轨迹。美好的愿望总是妥协于现实,终于明白,自己终究是个凡人,实在没有勇气把现实生活长时间暂停在撒哈拉的梦想中......



    撒哈拉绝大多数的土地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并不是处处都是沙丘。撒哈拉中星星点点的人类文明大多数存在于千顷平漠或是有水源的绿洲里。当地许多居民依然是游牧民族的生活状态,哪里有蛛丝马迹的水源,便赶着羊群骆驼往哪里走去。


    长久以来,撒哈拉沙漠犹如天险阻碍着旅行者的深入。时至今日,几条穿越大漠的路线相继开通,使冒险家们的梦想成真。沙漠中的旅行是对人的体力与智力的挑战,但却奇异而刺激,游走漫漫大漠,远离城市喧嚣,是世界十大奇异之旅之一。


    【好莱坞青睐的外景地】

    达玫赫扎(Tamerza)绿洲,是国际大导演最喜爱的外景地之一。连绵的沙漠,多变的色彩,苍凉的气氛,是第69届奥斯卡独揽九项大奖的影片《英国病人》的外景拍摄地之一,也是《星球大战》的外景拍摄地之一,据说从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开始,乔治·卢卡斯每一集都会来这边拍摄部分场景!


    相比人工的《星球大战》基地,我更喜欢天然的《英国病人》峡谷!

    《英国病人》这部由沙漠、飞机、地图、战争、壁画和匈牙利歌谣所构筑的影片被誉为“如油画般的柔美”,影片的外景地选在这里,壮观而绚丽。最遗憾的还是没有携带一件泳衣......因为这个沙漠绿洲竟然有!瀑!布!

    请看“沙漠玫瑰”!一种纯天然的奇石,因外形酷似玫瑰又生长在沙漠中而得名。逼真开放的玫瑰石瓣,是细沙在几千万年的轮回中风化而成的。它没有玫瑰花的叶和刺,也没有玫瑰花的芬芳,只默默地开放在戈壁滩中,永远不会枯萎凋零。


    【投入撒哈拉的怀抱】

    一程接一程,逐步深入撒哈拉沙漠腹地。穿越杰里德盐湖(Chott El Jerid)。

    一路上,道路两旁的景色从黄色逐渐变为白色,直至白晃晃一片。这里是世界上第三大盐湖,在见识过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湖(天空之镜)之后,这个星球上任何其他盐湖在我心目中都已经没有“惊叹”了,所以对于杰里德,我比较淡漠......据说在雨后的杰里德盐湖,可以看见海市蜃楼,赶上的却是沙尘暴天儿,所以与海市辰楼无缘了。



    当车队穿越沙漠,拐进一片被绿荫包围的营地,眼前的景象让人着迷。很难想象在这一望无边浩瀚起伏的沙漠里,包裹着这样一块世外桃源:椰枣树、天然温泉、咖啡吧、沙漠越野车和摩托车,以及会享受的悠然自得的人们,正因为这种大自然的野性中融合适应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才会使人身心舒适,不觉得疲惫,而视觉上的反差又映衬出景色的丰富、画面的美艳。——这里是撒哈拉沙漠的腹地,吉兰堡。

    穿越撒哈拉,传统上都是通过骆驼队,缓慢,艰苦,也危险。需冒迷路、酷热、沙暴以及干渴、饥饿等危险,还可能遭到打劫。尽管有这么多危险和困难,连接绿洲的商队路线,让泛撒哈拉沙漠贸易从很早时候起就一直延续了下来。


    骑上单峰骆驼,穿上特色袍子,围好贝都因头巾,全副武装,我们就像一支阿拉伯商队,重启丝绸之路。


    心里有个声音轻轻地说:“你向往的撒哈拉,现在已经在它的怀抱里了。”我不由自主点点头,然后长久静默......

    【住在洞穴屋里柏柏尔人】

    柏柏尔人是生活在非洲西部和北部的古老民族。Berber在古罗马语中意为“野蛮人”,而事实上他们有着游牧民族传统的好客精神且十分淳朴。

    马特马他是柏柏尔人部落的总称,这是一处由黄土、砾石构成的崎岖山区,有壮观的山丘、峡谷,却不见苍郁的树林、草地,放眼望去一种荒凉的美。


    当地居民的建筑是“穴居式”,跟我国同样缺水的黄土高坡民居有异曲同工之妙。门的两侧墙壁上多有蓝色的掌印和鱼状纹饰,那是护身辟邪的吉祥图,能给人带来好运。

    穿过低矮的通道进入院子的中央,感觉豁然开朗。院子的地势从高到低倾向大门,遇到下雨天,雨水很容易地就会顺着渠道流入水池。小院的四周分布着大小不同的房间,有客厅、卧室、厨房。

    50岁的Fatma是一位典型的柏柏尔妇女,她的名字也是柏柏尔妇女很常见的一个名字。她们祖祖辈辈都穴居于此,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建这房子的到底始建于什么时候。

    在马特马他住一晚洞穴酒店,是此程尤为特别的体验!话说,穴屋里一点不干燥,甚至有些潮湿阴凉。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426635
  • 文章总数: 359 篇
  • 评论总数: 2245 个
  • 今日访问量: 1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