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北非蝶影 >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北非蝶影之突尼斯篇】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北非蝶影之突尼斯篇】 发表于 2017-2-20 16:18:04

  • 突尼斯,一半是风情万种的地中海,一半是三毛钟情的撒哈拉!

    北部和东部,蔚蓝的地中海温柔地亲吻着法兰西烙印深重的港口城市,带来如水般的柔情,时间也放慢了脚步,一派晒着太阳的慵懒姿态;南部,茫茫撒哈拉大漠铺展开来,风沙卷起沧桑,刻在柏柏尔人黝黑的脸上......海水和沙漠就这么交织着,两种看似相互矛盾体却溢出同一种浪漫,缠绵悱恻。

    突尼斯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可说是地中海沿岸的一件活古董。这里曾拥有迦太基人的地中海文明、腓尼基文明、古罗马文明、拜占庭宗教文化、阿拉伯文化、土耳其奥斯曼帝国遗迹,还有近代的法国殖民文化,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合之地。如果是长期关注皂姐地球足迹的朋友,那你一定知道,这样的旅行目的地是皂姐所钟爱的!当然它所拥有独特自然景观,也成为了很多经典电影的取景处,包括《星球大战》、《英国病人》等,可以让我在探索文明遗迹及地域文化的同时,把自己代入经典影片的场景角色中臆想一番......


    19世纪末,统治突尼斯领土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经奄奄一息,法国人跨越地中海乘虚而入,把突尼斯归为自己的管辖地。此后的50年内,法国一直试图把突尼斯变成一个欧洲风格的国家,直到二次大战之后,北非各国独立的呼声日益高涨,1956年出于战略考虑,法国认可了没有石油的突尼斯独立,但最终也没有保住隔壁的“石油殖民地”阿尔及利亚。今天的突尼斯通行法语,法国统治过的痕迹随处可见。


    首都突尼斯城的主干道布尔吉巴大街上,高大宏伟、装饰精美的欧式建筑比邻而立。需要一提的是布尔吉巴,号称突尼斯之父。20世纪50年代中期,突尼斯摆脱法国的统治获得独立,此后30年,布尔吉巴用极其世俗的方式来治理突尼斯。他没有大兴土木或建设一支强大的军队,而是毫不吝啬地花钱搞计划生育、提高农村妇女的文化和加强小学教育。他取缔戴面纱的风俗,并试图废除斋月习俗,主张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这比埃及政治家萨达特前往耶路撒冷早10多年。布尔吉巴引领突尼斯走上了发展之路。

    “麦地那”MEDINA,阿拉伯语“老城”的意思,专指阿拉伯人传统聚居的城区。因此,几乎每一个重要城市都有一个“麦地那”。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城的麦地那,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是该国境内七个保存相对完整的老城之一。

    现代化的都市大道在一扇土褐色的拱门前驻足,这拱门其实是麦地那旧城十几面城墙之一,当年拱门外就是地中海的汪洋,如今填海成了漂亮的新城区;拱门内就是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高亢深沉的诵经声......


    卖铜器的店门口挂满了锃光瓦亮的工艺铜盘,光耀四方直如百面照妖镜。循着叮叮咚咚的击打声,才能在一堆铜盆中找到铜匠滚圆的脑袋。

    突尼斯城的麦地那,忙乱与闲适同在,嘈杂与清幽同在,神圣与世俗同在。

    巴尔多国家博物馆,是仅次于埃及开罗博物馆的非洲第二大博物馆。馆内展出的上万件展品都是从全国各地近百个古迹处搜集来的,其年代最早可追溯到史前期,其中,珍藏的突尼斯各个历史时期绚丽多彩的镶嵌画最为闻名。

    镶嵌画首创于伊拉克两河流域,以烧土、粘土、卵石、贝壳为材料,人们称它是“洗不掉的壁画”、“踩不烂的地毯”。这种永久性的图画由腓尼基人带到北非,装饰于迦太基的宫殿、神庙、浴池的墙壁和地面上。后来,迦太基的历代统治者以及阿拉伯人,继承发展了这种工艺,将材料扩展到色石、碧玉、红玉、玛璃、珊瑚和有色玻璃,色彩越来越艳丽。突尼斯因此被誉为“镶嵌画之都”。如今迦太基的建筑物已不复存在,但地面的一些镶嵌画却奇迹般地保存下来了。

    《海神尼普顿的胜利》是世界现存最大镶嵌画,面积137平方米,占据一个展览厅的地面。画面上手持三叉戟的海神站在四匹海马拉的战车上,56位神女在周围陪衬。

    《维尔日勒肖像》用十几种彩色石块和绿玻璃镶成,诗人维尔日勒握着诗卷坐在椅上,聆听历史女神克丽亚朗诵,悲剧女神听得悲怆戚戚,刻画得惟妙惟肖。是巴尔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426637
  • 文章总数: 359 篇
  • 评论总数: 2245 个
  • 今日访问量: 1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