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极致南极 > 极致南极~智利双城,南极跳板

极致南极~智利双城,南极跳板 发表于 2017-2-9 17:33:44

  • 此次南极之行的中转国家是智利,南极二十一世纪探险公司的大本营便设在智利最南端的城市蓬塔阿雷纳斯。

    智利诗人聂鲁达说:“没有来过智利的人,就不会了解我们这个星球。”

    智利,世界上地形最狭长的国家,是拉丁美洲比较富裕的国家,拥有世界上已知最大的铜矿,有“铜之王国”之称。由于地处美洲大陆的最南端,与南极洲隔海相望,智利人常称自己的国家为“天涯之国”。


    【圣地亚哥】

    首都圣地亚哥是一座拥有400年历史的古城,流水奔放的马波乔河从城中穿过,奥希金斯大街横贯全城。大街中间是草地花园,两边林荫遮道,每隔不远就有一座悠扬喷泉,或者是精美铜像雕塑。

    在每一个不经意的转角都可能遇到让人惊叹不已的街头艺术家,在每一个漫步其中的瞬间都有可能收获不期而遇的触动。或许正是圣地亚哥如空气般自然纯粹的艺术氛围,为伟大诗人聂鲁达提供了艺术养分和创作灵感,带来了《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在南美旅行,只要提到Plaza Armas(武器广场),就一定是这座城市的市中心。西班牙殖民时期,南美洲的武器广场一般设有绞架,象征着皇家法权,也是群众举行重大聚会、庆典以及交易的场所,因此广场多平坦空旷,周边被教堂、法院、市政厅等建筑所围绕。

    主教堂竣工于1800年。教堂内共有三个拱形长廊,每个长廊长度均超过90米。内部的雕栏石砌非常精美,尤以屋顶为最。重达二十多公斤的17世纪银制灯具以及《最后的晚餐》油画都非常值得一看。智利历任大主教的遗骸均保留在大教堂内。

    让我最觉得有感觉的反而是这个武器广场旁边的老邮局。玻璃的屋顶和黑白相间的菱形地砖在我看来非常的美,是那种时光荏苒我自有格调的美。阳光从透明的屋顶照下来,配着大厅中古朴的木质桌子,仿佛时间都在这里凝固了。


    圣克里斯瓦尔山顶(San Cristobal)是圣地亚哥城里的第一高度,880多米,当地人称圣母山,因为山上有座建于1908年的圣母雕像,白色大理石雕刻出的圣母玛利亚神态圣洁优雅,是圣地亚哥的城市地标之一。

    山虽不高,在艳阳高照下的攀登也令人热汗漓漓,途中一杯冰凉酸爽的智利特色饮品(加了甜麦仁的杏子水),以及石头小教堂里静坐听一段圣经,都能让燥动不安归于宁静平和......

    白花花的拉莫内达宫是智利的总统府,是18世纪西班牙美洲殖民时期最赏心悦目的建筑之一。这座由意大利建筑师于1784年开始建造的宫殿,现今成为智利国家级历史遗迹,在没有国事活动时是免费对游人开放的,习大大访问智利时就是在这里“走红毯”的。

    Parque Arauco,当地华人说的“东区”,其实就是一片商业广场。由于智利这个国家不光贫富差距较大,连人种都规律划分,东区就是所谓的“富人区”,就像纽约的曼哈顿一样,大部分人都是金发碧眼的欧洲后裔,身材普遍姣好,甚是养眼,来这里就仿佛置身巴黎市中心的感觉。

    东区商业广场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咖啡店,你会问咖啡店有什么稀奇的?这里的咖啡店倒是有点意思,因为它在当地俗称“美腿咖啡”,主要是因为这里的咖啡店服务员大部分是当地勤工俭学的女大学生,穿着超短裙站在比地面稍高的台子上为客人服务,咖啡店里不设座位,客人站着喝咖啡,桌子也不高,可供客人欣赏她们骄人的青春。

    只要有机会,我就会钻进所到城市的农贸市场里,感受一下当地居民的生活氛围,也见识一下我没有见过或是不熟悉的物事。

    圣地亚哥农贸市场里的水果摊子,最多见的就是各种浆果。浆果植物本不是智利本土植物,后来的移民把他们从欧洲带到这里,从此在智利疯狂的生长,所以这里的浆果不仅品质好而且价格低廉。我双手拎着大小不一的塑料袋,一边想象,回到酒店可以大把大把地吃蓝莓、树莓、车厘子......这在中国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哈哈!

    智利是南美第二富裕国家。智利人没有拉丁民族普遍的热情气质,但是非常勤奋。如果拿巴西、阿根廷比欧洲的意法,智利则跟德奥相近。以一个游客的眼光来看,圣地亚哥市容干净整洁,交通便利高效,海鲜美食遍地......除了物价较高,在这里生活工作应该很不错。

    【蓬塔阿雷纳斯】

    Punta Arenas 距首都圣地亚哥3090公里,世界最南端城市之一(另一个是阿根廷的乌斯怀亚),智利南极区和麦哲伦省首府,位于麦哲伦海峡西岸的自由港城市,始建于1843年,巴拿马运河修筑前,为大西洋与太平洋间过往船只的补给站。


    小城只在每年的11月才开始变得繁忙,这时候是南半球的盛夏,也是去南极最好的季节。除了为过往的科考船提供补给,这个与火地岛一水相隔的城市还开辟了通向南极洲内陆和乔治王岛的航线。



    麦哲伦海峡广场的大航海雕塑。晚上九点,天空透彻,夕阳渐落,迎面吹来夹杂海腥味的凉风,顿感寒意袭人。

    站在海边遥望麦哲伦海峡(Strait? of Magellan), 感慨在地球的最南端,一百多年前,人们要花几个月甚至一年时间绕麦哲伦海峡的合恩角,从大西洋到太平洋……



    下榻酒店对面的广场上正在进行着一场集会,集会者大多是年轻人,穿着同样标志的服装,挥舞着旗帜和烟花,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欢呼雀跃。搞不清他们是为何事集会,但看这架势,加上对南美国家足球运动狂热程度的了解,我猜,八九不离十是在庆祝他们城市足球俱乐部的一场胜利!

    人人会唱《鲁冰花》,可知鲁冰花真正的样子?这拥有浪漫名字、绚丽色彩、摇曳身姿的花朵,只是高纬度寒温带地区遍地生长的野花而已。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624755
  • 文章总数: 360 篇
  • 评论总数: 2247 个
  • 今日访问量: 2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