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极致南极 > 极致南极~每一次登陆都是大写的感叹号

极致南极~每一次登陆都是大写的感叹号 发表于 2017-1-24 14:09:23

  • 南极半岛的探险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登陆,而每一次的登陆都是一场带着无数感叹号的奇特体验!

    第一次在南极半岛的登陆点是奥恩港(Orne Harbour)。

    之前在做功课时并没有涉及这个港口,因为大多数邮轮都不选择这个港口登陆,或许是因为较为困难吧?我们第一次的登陆活动就是攀登垂直高度百余米、坡度近60度的雪山,观察在山顶崖石上筑巢的帽带企鹅,以及观赏山峰另一侧的海湾美景。

    我曾一心想攀登一座6000米以上的雪山,随着年龄渐长、体力下降,这个想法已经很难实现,不想今天在南极半岛有了一次攀登雪山的体验!虽然海拔不高、路线不长,但却是十分难得的极地雪山!算是圆了皂姐一个愿望吧!

    探险队员在最前面探路,提前踩出脚印、拓出休息点并插好指引路线的小红旗,我们首尾相连排成一线跟随在领队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在之字形路线上……这几百米的攀登距离对我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不过背负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又加上山风凛冽,等到达山顶已经是汗水淋漓,专业的户外服装此时起到了重要作用,防风保温又排湿透气,很快就感觉不到湿凉了。


    大雪纷飞中登陆拉可罗港(Port Lockroy)

    最受欢迎的南极登陆点之一是历史遗迹,包括废弃和正在使用的各国科考站,这是一道特殊的人文风景。但是近年来很多科考站开始拒绝被打扰,当参观科考站日益稀罕时,有一个站却是敞开大门,那就是拉克罗港的英国站。1996年南极洲遗产基金会将其改建成为一座小型南极博物馆,里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那些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陈设 、黑胶唱片和食品罐头,都非常古风可人,从墙上的美人海报,可想而知当年极地生活苦中作乐的情况。博物馆还出售邮票、明信片、纪念品,重要的是,只有从这里才能寄出一张真正来自南极大陆的盖有企鹅形状邮戳的明信片。


    这里的企鹅特别亲人,也亲屋。初夏时节,企鹅们正忙着在裸露的岩石上筑巢孵蛋,我在它们身边徘徊,孵蛋企鹅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完全当我是一块晃动的红色石头……

    彼得曼岛(Petermann Island)是杰拉什海峡最南端的美丽小岛。

    登上顶峰俯瞰整个港湾,周围景色一览无余,海湾内水面平滑如镜,一块块浮冰漂浮在深蓝色的海面上,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我还看到远处崩塌的冰川溅起巨大的水花,崩落处腾起了蘑菇状的冰雪雾;红嘴巴白眉毛的金图企鹅在我身边大摇大摆走过,对我的存在不屑一顾。


    乘坐橡皮艇冰海巡游,探险队员以他的经验为我们寻找浮冰上栖息的海豹和企鹅,一旦发现便驱艇靠近,让我们可以近距离观察和拍摄。

    晶莹的冰山触手可及,幽蓝的海水荡起如蜜波纹。一直很喜欢港版天龙八部主题曲里的这一句歌词: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正合此情此景。

    这一次,来自日本的探险队员RAY把冲锋艇直接开上了一块大浮冰,我可以下船享受一下海豹和企鹅的待遇。空气异常清澈透明,阳光毫无遮拦地倾泻下来,强烈的紫外线应该是非常厉害的,然而我早已顾不得,完全沉浸在美景中。

    抓起一小块冰雪,放入嘴中,慢慢融化,体会在一瞬间相逢万年的这种时空穿越的感觉。

    威尔米娜湾的“冰海漫步”是最特别的一次登陆。

    天公不美,雪花纷飞,心情不禁因担心影响登陆和景色而郁郁……却听到船长广播说他将尝试把船直接开上海面浮冰,让大家体验一次Amazing的“冰海漫步”!

    我站在船头甲板用视频记录邮轮冲上浮冰的过程。一次,两次,三次,不但没有成功登冰,还在海面制造出数块面积巨大的游离浮冰……


    直到第四次冲击,巨大的邮轮才成功地静止嵌入更巨大的海面冰架上。下船后直接踏上平坦无际的坚厚冰面。


    在无垠的纯净上踩出人类第一串脚印,不久以后这片冰架将随着气温渐升而不复存在,在冬天来临之时又会生成崭新的冰架,从这个意义来说,我的这串脚印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想到这里心内小小激动了一番。


    远远地走向冰架边缘,这里有刚在大海深处捕食吃饱后上来休憩的海豹和企鹅……

    迪塞普申岛(Deception Island)如同一幅奇幻莫测的水墨写意。

    南极大冒险时代,多位驾驶小帆船的探险家,在精疲力竭的暗夜里看见火山闪烁的亮光,误以为有人烟,于是穿冰而至,结果原来是一场幻梦,故名Deception,有“欺骗”之意。


    这是一座神秘莫测的马蹄形火山岛,在火山口破裂的环壁上有一条狭窄的入口,造就了一条通天之路,径直通往火山口内部湖区。自然之力使火山形成了天然的锚地,加之迷人的风景,让该岛享有“梦幻之岛”的美誉。

    作为火山岛,给周边环境带来了巨大的改变。火山岩渣形成黑色海滩,巨大的冰川缓缓漂向宛若黑玉的海滩,原本莹洁的冰层中渗入了火山灰,层叠分明,弯曲无序,形成了斑马纹式的旋涡状图案。


    我们的OCEAN NOVA号静静地镶嵌在这幅美丽画面中......

    索性在雪坡上席地而坐,贪婪地注视望着眼前亿年未变的景色,仿如一部失落远古文明的无声电影,一种时空凝滞的虚幻感觉。静静闭上眼睛屏住呼吸,让身体每个细胞都感受一下南极的清新,风儿掠过,耳畔传来企鹅叽叽喳喳的叫声,丝毫没有尘世的烦嚣杂念,美得干净而纯粹。



    捕鲸人湾(Whalers Bay)是迪塞普申岛火山口湖边最受访客欢迎的登陆点之一,还遗留着昔日捕鲸人的大量机器设备,例如炼油厂房、储油罐、废弃的船只等等。

    这一片海啊/让你联想不起任何一片海/就比如一个姑娘/让你想不起她之前的任何一个姑娘


    在这冰雪开始消融的季节,我见识了大自然的神奇,在任何语言都无法描绘出的空旷与纯净中,我也被冰雪洗净了一身的尘俗,脑子里一片空白,此刻任何杂念都对不起眼前的良辰美景。唯一能做的便是,将绝尘的宁静、旷世的悠远、生灵的优美,以及寒冷和纯洁封存在影像中。

    自然世界是澎湃激情最大的源泉,是视觉之美最大的源泉,是智慧兴趣最大的源泉……她是一切丰富壮丽的生命之源,正因如此,她让我们的生命值得体验 ,不枉此生。 如果真的有一条路是通往心中的伊甸园,那么一定如眼前一般,有幸能够用镜头记录下这方净土,也是地球上最脆弱的生态系统所具备的惊世之美,此生,足矣!

    再美的风景和时光,我们也得笑笑说再见吧…

    无论旅行多遥远,它都悄悄带领着我们驶向自我。相逢亿万年生命,终究是有结束的时候,但是,我们是否能够在最美丽的年华,见到最美丽的风景,一辈子,有那么一次,背起行囊,走到地球的另一边,一路向南,去发现那未知的世界……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